[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萧峰   也许本不应该的冷漠----有感于“乌有之乡”代表上海被警察虐待 2011-06-27 08:53:31  [点击:3557]
也许本不应该的冷漠----有感于“乌有之乡”代表上海被警察虐待

从网上得知“乌有之乡”的代表向上海人大信访处递交《上海人民告诉茅于轼》一文时遭到上海警察虐待的事件后,頗有些感慨:

如果这事不是发生在做着“公诉茅以轼”这样的事的乌有之乡们的身上,事件的是非本来是很明确的,表达意愿是每个人的权利,是不容剥夺的,因此而遭受警察虐待,特别是在毫无暴力倾向的情况下,是无法不引起人们对他们的同情,以及对施暴警察的憎恨的。同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同是平民百姓的我,虽然遇到警察施暴时肯定是不敢挺身而出的,但肯定会在心底里诅咒施暴的警察,愿上帝惩罚这些个人渣。

可是,一旦发生在这个时候的乌有之乡们身上,问题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首先,乌有之乡们供奉着的一个浑身沾满了中国人民鲜血的杀人犯,杀人犯并不是法庭给他定的罪名,而是历史给他定的罪名。对于供奉着这样一个罪犯的人们是否仍然具有随意表达意愿的权利,我个人是持否定意见的。试想,在德国,有谁能够随意表达对希特勒的敬意呢?

但是,如果乌有之乡们只是在他们的网站上帖些"公诉"茅以轼的帖子,又或者将这些"公诉"茅以轼的帖子帖在其它的网站上,虽然我也会对他们表示不齿,但也并不憎恨他们。因为他们这样做,虽然我同样认为不能容忍,但毕竟中国的宪法还是写了言论自由的。虽然谁都知道这只是写给别人看的,共产党从来就没有打算认真执行过。这也是中国人不讲诚信的根本原因,共产党说过的话都可以不作数,凭什么我说过的话一定要作数呢?

但是,乌有之乡们所做的不只是这些,他们还要向人大递交他们的请愿书,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意味着他们向人大提出了立法诉求,很显然,他们意图人大立法禁止有人再批评毛泽东这个杀人犯。

也许会有人认为,宪法不也写了请愿自由吗?我不知道中国的宪法是否写了请愿自由,但我认为,即使写了,也是有限制的自由。请愿所表达的诉求应该是合法的、是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的。而乌有之乡们请愿的诉求是禁止他人批评毛泽东,这样的诉求很明显已经侵犯了他人的言论自由了。如果这样的诉求人大也会接受,真的很难想象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一个怎样的世道。试想:如果在德国的有些人向议会请愿,要求立法禁止批评希特勒,他们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我想议会的工作人员肯定也不会给他们好眼色,如果赖在议会不肯离开,肯定也是会被警察强制离开的,如果不好彩撞在深受纳粹伤害老警察手上,挨一顿揍我想也是难免的,为此投诉无门大概也是无法避免的事。因为他们做的是挑战人们良心底线的勾当,凡是良心尚存的人都不大可能容忍这样恶劣的事件发生,甚至是无法容忍这样恶劣的人站在自己的身边。

自从杨佳一案后,我对上海的警察是没有什么好感的,但这一次对付乌有之乡们的行动,让我对上海警察有所改观。因为从网上的报道看,我认为警察的施暴只是他们的个人行为,因为警察们一到场,就表现得非常地粗暴,不由分说地将那班闹事的乌有之乡们押上警车,而且似乎一边押送一边就有肢体冲突了,这表明他们并不在乎是否有人见到他们动粗。但一到了警察局,他们对乌有之乡们的态度就好转了,没有再动粗施暴了,可见他们也知道在警察局里,是不可以教训这班人渣的。这不就是很明白地表示这几个警察的主管机构并无授意他们对乌有之乡们动粗,否则很难解释为什么动粗不避人耳目的警察一到局里就收敛了。

也许有人以为,他们受了共产党的警察的虐待,就会憎恨共产党的警察,也会更进一步地憎恨共产党了,也就会成为自己的同志,至少是同路人了。如果这样,真的是太高估乌有之乡们了。袁老师说过:把毛泽东当伟大领袖是一件太可怕的事,杀了几千万人还是伟大领袖,这个民族就是猪一样的民族。记吃不记打。这些乌有之乡们就是将毛泽东当伟大领袖的人,他们都是猪一样的蠢笨,到了警察局,只要有人安慰几句,他们立马就会忘了被打的事,又开始宣传伟大领袖的伟大了。指望他们成为反共的同路人,真的是太高抬他们了。

对乌有之乡们的被警察虐待,作为同类,也许我不应该如此冷漠,但是我做不到。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6-27 17:52:3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