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峰   我给邪恶的中共敲响丧钟! 2011-06-27 04:31:43  [点击:394]
看中国论坛编辑你们好:下面是我留给邪恶中共警狗们的公开信,你们可以在听到有关天津刘长海的消息之后把这封信公诸于众,如果没有听到消息就不要登出来,因为那就是我失败了。一个失败的消息无法鼓舞民众而只能相反。——2011年6月9日

我给邪恶的中共敲响丧钟!

这是一封留给邪恶中共看门狗的公开信,我把你们邪恶中共的“公安”称为两条腿的狗是因为你们只认骨头,相比四条腿的狗,你们缺少忠诚,如果不区别开来就是对狗的侮辱。

当今中国社会里才只有三种人,奴隶、奴才、狗。奴隶就是普通大众,奴才就是官僚集团,狗就是军警、国安、法院等公务员,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奴才和狗都要杀、也都该杀!!!我让你的邪恶政权瘟锭,杀你们这些狗操的,看你还瘟锭不瘟锭。

我叫刘长海,生于1952年1月15日,天津人。我“韬光养晦”了60年现在过了“隐忍期”了,2011年6月10日上午10点,我就带着我自制的枪和手雷执行“让领导先走”的使命,去邪恶的天津市政府给邪恶的中共敲响丧钟,给你们这些两条腿的狗提前留下这些文字、是为让你们对邪恶的主子有所交代和警示,更重要的是:你们这些邪恶的东西最善于编造事实、欺骗民众,我会请求看中国论坛在我行动之后、把这些文字发表出来,因为我的这些话、你们这些邪恶的东西是不敢让民众看到的。当你们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邪恶的天津政府已经被我攻击了,虽然我不能确定:是否能够杀死几个中共邪恶集团的妖魔鬼怪,我甚至不能确定能否攻进这所大楼,因为凭我一人之力要攻进便衣警察密布的且有数百武警狗守卫的大楼又谈何容易?即便如此我也要做,因为能够和你们这些狗东西们面对面的较量并亲手杀死你们这些邪魔是我最大的愿望和快乐,只有面对面的搏杀才更加过瘾,你们这邪恶的东西不是总想让民众“感恩”吗?这就是我对你们的“感恩”方式,即使一个妖魔鬼怪也没能杀死,但只要在邪恶的政府大楼跟前响起了枪声和爆炸声,就是我给你们邪恶的中共敲响的丧钟。

我也曾经想过到公安局去杀你们这些两条腿的狗,但你们终究是共匪的看门狗,直接杀你们的主子比杀你们这些狗更让邪恶的中共害怕。而且公安局的狗已经被杨佳凭着一把杀猪刀杀过了,杨佳何等人物?一人一刀就杀向公安局魔窟,从一楼直杀到21楼,杀的你们这些狗鬼哭狼嚎、跪地求饶,最终一个上校、两个中校、三个少校的武警狗毙命,还杀伤4条狗,杨佳日子选的也好,单选7月1日来给邪恶的中共送终。杨佳大侠的英雄之举必定要千古流传,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国历史上的真正英雄公民。杨佳杀你们这些狗的爆发点、是因为再次受到你们的欺压迫害。而我杀你们中共匪徒没有爆发点,完全是觉得你们邪恶而该杀,我已经60岁了,再不动手就没机会过一过杀共匪的隐了。感觉到可怕了吗共匪们?在你们创建的这个人吃人的邪恶社会里、如果人活一生没有杀过中共恶魔不但遗憾、更是罪过。因为你们的邪恶,使得现在就成为了5000年以来中国最为邪恶的时期。

邪恶中共,你们不是总觉得自己很强大吗?不是把你们这个邪恶集团以外的人、向来都当做“屁民”吗?可你们这些狗东西们在我一个平常人的眼里、连个“屁”也算不上,如果我住北京,我会直接杀向新华门、杀进中南海。早晚有一天会有人这样做的,让胡锦涛、温家宝等狗×们心惊肉跳的等着吧!也许是另一种形式的袭击,当匪首坐的汽车从新华门开出来时,当头就是一炮!

从去年的6月10日我就已经决定在今年的6月10日动手,并开始进行准备。获得炸药非常危险也很难难,我已经在春节期间、以购买烟花的方法获得了不足4公斤炸药,做好了枪和手雷,因为我计划要杀死你们至少10个妖魔。购买太多的烟花被谁看到都会引起怀疑,从腊月22到正月14期间只要有机会就在分散购买,因为只有在这个期间购买烟花才不致引起怀疑,从购买、分拆、处理废弃物都要在没有任何人知晓的情况下完成。这就是到处是眼线和告密者的、中国人的处境。枪和手雷的形状、构造都是凭空想象的,枪能否打响?会不会炸膛?手雷能否炸开?威力多大?都无法证实,试枪、试爆非常危险,因为共匪关注着民众的任何异常举动,我对共匪的杀戮只剩下“主动”这点优势,绝不能丧失,所以这个谜也只有开战以后才能知道。这件事过后,你们这些邪恶的东西可能又要禁止烟花爆竹了吧?

在导弹已经成为战争的常规武器时期,邪恶的中共却在国内把水果刀列为武器进行管制,这一方面说明中共纸老虎的原形,另一方面说明中国民众想获得与邪恶中共拼杀的武器非常艰难,买枪的想法非常危险,因为绝大多数的卖枪者都是中共匪徒在“钓鱼”。

对于邪恶的中共匪徒已经不是该杀与不该杀的问题,而是是否必需要杀光的问题,因为你们这些党徒们都是有“党性”没人性的反人类的妖魔,只有杀光你们这些恶魔才能净化人类。

当电视上出现对美国9.11恐怖袭击的画面时,邪恶中共匪徒们的掌声和欢声笑语、恰恰把你们的邪恶嘴脸刻画的淋漓尽致,只因本拉登做了你们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就的好像是你邪恶的中共匪徒们又取得了什么伟大胜利似的。本拉登是很坏但并不邪恶,他反美敢说敢做,不怕被消灭。你邪恶中共天天反美,但你从来也不敢做出一件反美的实际行动,因为你知道:敢于做出一件像9.11这样的事情,美国人就能够立刻把你中共匪徒消灭掉!当然,邪恶中共暗中做出的反人类的事情很多,比如:把核材料给伊朗,把核弹给朝鲜,但这些,邪恶的中共都是偷偷摸摸做的,就是打死它也不敢承认,这就是中共的邪恶之处,每当邪恶中共带上伪装针对国际事务声明立场时,我都觉得恶心,因为它永远都是一副邪恶的嘴脸!

把狗中共称为匪徒已经是抬举你们了,因为过去的土匪也还讲个信义,而你们中共这群王八蛋们、从来就不知道信义是什么。这就是你们的邪恶之处。

对于我的做法,虽然我不确定能够名垂青史,但你们邪恶中共的最终结局却必定是遗臭万年,因为由一群邪恶分子以一个邪恶党为最大利益的共匪国,中国民众必定是要彻底消灭的,因为这个邪党的唯一的“中心”就是权力,维护这个中心的“两个基本点”就是依靠谎言和暴力,这就是邪党常说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实质。被消灭的这个最终结果,邪恶的中共比我更清楚。应验我这个说法的时间不会太长,最多还有两年。

希特勒疯狂但并不邪恶,希特勒执政期间德国人的生活水平世界第一,希特勒从来没有对本国民众进行敲诈勒索,也从来没有屠杀过本国民众,希特勒想称霸世界,他敢想敢说也敢做,不像邪恶的中国共产党,背后做尽了坏事,而表面上却装成正人君子,欺软怕硬的邪恶中共也只敢用武装到牙齿的军警、无休止的屠杀、镇压、抢劫着手无寸铁的本国公民,邪恶的中共更想称霸世界,但它却永远也不敢说,以前还的总叨叨着:“要去解放世界上处在水深火热的三分之二的人口”现在连这个也不敢再叨叨了,原因是它自己很快就要被消灭了!

去年8月在邪恶中共获知美韩要在黄海联合军演时,可忙坏了邪恶中共的外交部和国防部,一面叫嚣着:“核心利益不容侵犯”,国防部长甚至叫嚣要“击沉美国航母”。从当时的气势和架势上看,满以为这次邪恶的中共要让人刮目相看了,民众也要有好戏看了,可谁能想到,当美国航母进入黄海后,还是中共这帮王八蛋们,不但连个屁都不敢放,反而又说什么“要对话不要对抗了”,从这件事就可以把中共匪徒的丑恶嘴脸一览无馀。以前邪恶中共就像一条经常被人打的、夹着尾巴的狗,那时邪恶中共把这种现象叫做:“掏光养晦”,这次当美国航母进入黄海后,邪恶中共又开始叫喊:“掏光养晦”了,就是又要乖乖的做一条经常被人打的夹着尾巴的狗了。邪恶中共对“掏光养晦”在国际国内有两层解读:国际上要做一条夹着尾巴的狗,而在国内,就是掏光全民的资产、养着它们这群晦气的狗东西。中共匪徒在国际上的每次较量都是输家,从南联盟的中共大使馆被炸到南海撞机、令中共机毁人亡,中共从来不要脸也不在乎,这次针对美韩联合军演的叫嚣,原以为具体军演日期又没有敲定,本想通过高调叫嚣、暗中再给美国送个大礼,面子就挣下来了,不承想美国人根本就不吃这套。中共的外交部、国防部就像讨饭的叫花子弄得灰头土脸的连个下台阶的地方也没有。就这样胡紧掏这个老匪徒今年2月去美国照样把大礼奉上,一单就购买了200架波音飞机。在美国人面前中共邪恶政权永远都是战战兢兢的。

美军的一位上校说得好:航母在黄海军演还会继续,想来就来,北京只有叉开大腿。事实证明,邪恶的中共只好岔开了大腿乖乖的让美国人“操”,因为它听懂了:如果不叉开大腿乖乖的让美国人“操”很快就要被消灭了。

6年前,邪恶中共曾经大张旗鼓的对世界宣称:军队强大了,武器先进了,已经过了“隐忍期”了,当时,还真以为邪恶中共在“痿哥”的作用下,要在国际上“强硬”起来了,结果呢,不要说和西方的美英法,就是南海岛屿的归属权它也不敢与周边小国抗衡,原来邪恶中共还是在放屁。什么叫做“隐忍期”?这和“掏光养晦”在国际上的解读是一样的,也是总被人打、夹着尾巴的狗一样。邪恶中共满以为自己可以不再象总被人打的、夹着尾巴的狗了,其实邪恶的中共一生也只能做一条总被人打的夹着尾巴的狗了,直到它灭亡,始终都是一条被人打的夹着尾巴的狗。

每当国际上的独裁政权遭到西方国家的军事打击时,邪恶中共准会跳出来以不干涉别国内政或者平民伤亡的借口唱反调。联军打萨达姆时,邪恶的中共说:为了控制伊拉克的石油资源,战后,邪恶中共却成了伊拉克石油的最大开采国,究竟是谁在掠夺伊拉克的石油资源?就是邪恶的中共!现在多国联军又开始空袭利比亚,邪恶的中共又说西方国家为了控制利比亚的石油资源,就的好像美英法等西方国家的石油都是抢来的、没有花钱似的,其实,只有与西方民主国家的国际贸易、才能体验到什么是公道、公平,西方民主国家的石油都是买来的,从来也没有少花过一个铜板。世界上的独裁政权大多都是以屠杀了大量的平民才获得政权的,尤其中共匪徒在中国已经屠杀了五千万平民,饿死了四千万平民,这说明邪恶的中共从来不会把平民的死亡当回事,还是少你妈的藏着邪恶的嘴脸、少玩弄这套装神弄鬼的把戏吧。

在国内,邪恶中共却非常在乎“脸面”,无论多大规模的群体事件,也无论民众群体的诉求完全正当,邪恶中共匪徒从来都是以暴力镇压做为唯一手段。现在邪恶中共的议事日程中的重中之重就是维持政权稳定,也就是“维稳”,2009年的“维稳”费用已经达到6000亿元,远远的超过了军费开支。我就奇了怪了,在中国连个反对派也没有,全的是共匪在横行,今天吹嘘“盛世”,明天又吹“和谐社会”,怎么就跟打仗似的,而且这个费用还的远远的超过了军费开支。其实中共匪徒心里非常明白:一旦丧失权利,中国民众的复仇怒火就和如今被迫害时的忍耐力一样强大,一旦爆发出来,一切和邪恶中共集团有牵连的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在这里奉劝这个邪恶集团里的混蛋们:你们一定要紧密地团结在你们的这个邪恶匪党的周围,邪党在你们活,邪党亡你们全的都要死!

邪恶的中共很强大吗?对外它连纸老虎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一条夹着尾巴的狗而以。而对内,它的军警使用着进口来的、世界上最为先进的防爆、反恐武器,但它却害怕水果刀,凡是超过10厘米的小刀都被这个邪恶的狗东西管制了,这样看来,面对国内的民众它也只能算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中国历史上的冷兵器时代也未见统治者管制刀具的,在导弹、核弹时代邪恶的中共匪徒们却害怕水果刀了,这完全暴露了邪恶中共匪徒既张狂又贪生怕死的邪恶本性。

5000年以来中国的历代统治者从来就没有什么好东西,但它们却远远的强于邪恶的中共,到了今天的中共、只能用邪恶来形容,因为过去的皇上还知道君无戏言,而今天的邪恶中共从来都是一屁两谎,说出来的没想做,而做出来的却又不敢说。一个政权的邪恶与否并不是看它做了什么,而是看它说与做是否一致,只要是敢说也敢做的政权就不是邪恶的,即使它再坏再霸道、无人性,民众也不怕,因为这样的政权很难长久,而邪恶中共却靠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来欺骗国民长期等待,我就是一个等待了50多年的老受骗者,所以当我到了等死的年龄时,就是要杀你们这些邪恶的东西来泄恨,你骗了我50多年,我杀你也算很公平吧?何况我还是冒着被你杀的危险来杀你的,如果最终你们这些邪魔一个也没有被我杀掉,我还真的有些冤枉,但愿佛祖保佑我能够杀死你们10个、20个甚至30个邪恶的反人类分子。

在邪恶中共之前的统治者,尽管都很坏,但每个朝代普通民众还都有自己的土地,还能够过上天高皇帝远的日子。自从中共这个邪恶的东西来了就不行了,它不但抢走了所有的土地,这些混蛋们还要把“政治思想工作”做到人家的炕头儿上,即使再偏远,也挡不住邪恶中共的存在。

为了控制所有中国人的思想和行动,也为了中共魔头们的奢靡和挥霍,中共匪徒们抢走了本属于每一个中国人的一切生产、生活资料,也抢走了一切矿产资源,他们以此来要挟中国公民、只有对共匪赞扬的才能获得共匪的施舍,这群拿着枪的寄生魔鬼每天的任务就是研究坏门儿:谁能想出更好的欺骗民众的方法就能升官。这样的政权本质、难道不邪恶吗?!

邓矬子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经过横征暴敛、以及国民所有的资产官有化,如今的官僚集团果然全的富了,有了钱的官僚们吃喝嫖赌、包养性奴,这还嫌不过瘾,官僚们的眼光又开始转向13岁以下的女学生,对这些幼女,官僚们展开了“破处”竞赛,被举报后,竟然以嫖宿结案。操你妈的!在共匪的刑法里明文规定:与14周岁以下的幼女发生性关系的,按强奸幼女论处,怎么一遇到邪恶的官僚集团,就全变了呢?!

邪恶的中共官僚集团如今到炕头儿做的已经不是“思想工作”,而是漂亮女下属的“肉体工作”,裸死在女下属床头儿的中共匪徒前仆后继,这些匪徒大多是40到70岁,在许以漂亮女下属升职加薪后如愿以偿,当他面对2、30岁的漂亮胴体时,在伟哥的作用下必定加速血液循环,小脑袋瓜还处在充血不足的疲软状态时,却先把大脑袋瓜的血管撑爆了,脑溢血就要了他们的狗命。再有就是想想家里那满身褶皱的黄脸婆、看看眼前这富有弹性的肉体和漂亮的脸蛋,心情无比激动,死在心肌梗塞的老匪徒们也不在少数。

在这个邪恶共匪、创建的邪恶社会里,任何人都无法保护自己漂亮的妻子和女儿,只要你的妻子或女儿被上级领导看上了,就很难逃脱魔爪。在中共狗里,有很多为了升官,心甘情愿地把自己老婆按时给上级领导送去,让领导享用玩弄。共匪是讲究级别和背景的,没有级别和背景的民众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即便你有级别有背景又能如何呢?刘少奇不是照样被整死吗?周恩来在毛泽东这条老疯狗面前不照样就像一条可怜的小疯狗吗!因为邪恶的共产党官高一级压死人,从来不会把任何人当做一回事。

克拉玛依大火,宁可烧死数百名幼儿也要“让领导先走”,在邪恶中共的眼里,妇女儿童的生命根本就是草芥,只有共匪的狗命才是高于一切的。高叫“让领导先走”的那个女魔头刑满之后马上又升官成为市长了。中共这是要让民众看:无论你有多坏,只要你对共产党有好处,我就重用你。今天我也搞一次“让领导先走”我要送你们这些恶魔去见你们的祖师爷“马克死”。中共匪徒们不是经常以去见“马克死”引以为荣吗?别急,两年之内,民众们都要送你们去见那个马克死的,想不去都不行!

中国又有和尚了,现在的和尚和以前的和尚有很多的不同之处,现在的和尚除了酒肉穿肠过、娶妻生子、包养情妇、嫖娼之外,最大的不同是信仰变了,他们不再信奉佛祖而改成信仰共产党了,释永信这个王八蛋就是一个共产党员,但它现在明着的身份却是少林寺方丈,在释永信这个共产党匪徒的带领下,少林寺现在的创收工作搞的红红火火,一万贰仟元一炷香竟然应接不暇。中共匪徒能够把本应该清净廉俭的寺院、都变成了创收敛财的工具,你说还有什么地方它不能变成敛财的工具呢?共产党把原来信奉佛祖的和尚杀了个干干净净,5000年的中国历史还没有这样的事情吧,够邪恶吗?!

在邪恶中共的看守所、派出所和监狱里,每年被你们这些两条腿的狗所虐杀的无辜平民不计其数,什么叫虐杀?就是长时间的、受尽了生不如死的种种折磨以后致死的,对于这一点,你们这些两条腿的狗都比我清楚。当年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时候,为了减少人的痛苦专门研制一种毒气,使人瞬间死亡,希特勒还能够如此对待人类,而你们这些中共匪徒杀人,除了要让人没有尊严、还要让人百般痛苦,邪恶中共的目的,就是要让人体验生不如死的感觉,它才能够觉得痛快。你们这些两条腿的狗们,对女人的阴部兴趣最大,用烟头烫女孩子的阴唇,用电棍捅进女人的阴道,这都是你们这些畜生不如的狗东西们经常干的事。邪恶中共拿美国军人在伊拉克虐囚说事,我操你妈共匪的,美国军人在伊拉克战争中关押的都是汽车炸弹、路边炸弹、人肉炸弹的恐怖分子,没杀他们已经就便宜了,虐囚怎么了?而你邪恶共匪是在和平时期、只是为了取乐或钱财就虐杀无辜平民且不计其数,你的邪恶不邪恶?!

真的命不好啊,我一出生怎么就赶上了世界上的共产党邪魔大泛滥的时期呢,半个世界都成了共产党匪徒的天下,邪恶的共产党把这叫做“社会主义大家庭”。共产党邪恶,而中国的共产党又是最为邪恶的,而我就恰恰地被邪恶的中共统治,而且是整整一生啊,一生之中就没有过一天的舒心日子,自从邪恶的中共1949年夺取政权之后,中国人就成了真正的亡国奴。现在的中国就是名符其实的共匪国,邪恶中共就是苏联的汉奸。

共产党匪徒曾经对民众说过:“谁叫你不幸生在了中国”。这句话应该这样说:谁让我不幸,偏偏生在了邪恶中共的统治时期。不过,生在这个时期也有好处,因为这个时期的普通中国人也注定了不平凡的一生:不是受苦受难的被欺压、被屠杀,就是勇敢地拿起刀枪杀邪恶的中共匪徒。生在一个人吃人的邪恶社会,不想被人吃,就要杀掉那些想吃你的邪魔。如果长期生长在这个时期的人,一生没有杀过人、没有杀过中共匪徒还真是白活一生。

美国人看错了一步棋:原以为希特勒和日本是世界最大的危害,错误地帮助苏联和中国打击希特勒和日本,给了苏联和中国的共产党匪徒们喘息的机会,我相信:如果有重新选择的机会,美国人一定会选择让希特勒消灭了苏联,并帮助蒋介石消灭掉中共匪徒的。

邪恶共产党国家之间的关系就像街头的地痞无赖说翻脸就翻脸,先有匈牙利、南斯拉夫,后有邪恶中共上世纪60年代就和他的老大哥苏联翻脸了,他们的狗屁“社会主义大家庭”迅速土崩瓦解。70年代,由中共扶植的波尔布特柬共邪恶的杀人集团被越共消灭,为此,邪恶中共在1979年还发动了侵越战争,15天里扔在越南数万具尸体、灰头土脸的跑回来了,再不跑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就要消灭它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又有了齐奥塞斯库被民众迅速枪决、苏联解体等对共匪的打击,使得邪恶的共产党阵营快速完蛋,如今只剩下了邪恶的中共和朝鲜,邪恶中共的“同志加兄弟”或是“老朋友”们都被以美国为首的联军或本国的民众消灭了。

89年的春天中国的民众也抗争了,由于邪恶的邓矬逼“杀20万也要保政权稳定”并调集30万“党军”进京镇压,邪恶的中共才得以苟延残喘,在暴力镇压这一点上,邪恶中共是区别于其它共产党国家的,这说明中共匪徒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邪恶的,所以自从89年镇压之后、中国民众对待邪恶中共的唯一办法就是:干净、彻底、全部杀掉!仅仅打倒共产党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是消灭、杀光,中国民众的目标应该是:杀光邪恶共产党,建立民主大中国。

89年春天中国民众抗争的失败,就是因为对共匪还抱有幻想,所以没有暴力跟进的措施,如果一开始就对中共匪徒实施暴力杀戮,对共匪的一切党政机关进行扫荡似的杀光措施,邪恶的中共匪徒就早已经全的上马克死那里报到去了。和共匪没有暴力杀戮跟进的对抗、就是相当于等待中共匪徒来对民众进行屠杀,和中共匪徒对抗,必定是个你不杀它,它就杀你的结局,绝对没有其他结果,所以民众一旦抗争,就必须做好对中共匪徒进行大屠杀的准备!即使共匪投降也要杀,千万不要给这些邪恶的匪徒们留下任何反把的机会!

邪恶共产党做为人类的祸害来到世界已经将近一个世纪了,哪个国家只要沾上共产党的边,哪个国家的民众就一定遭殃,你可以看看:凡是共产党国家的民众都遭到过共产党的大屠杀,你再看看:有哪一个共产党国家的民众、没有经历过饿殍遍地的大饥荒?哪一个共产党国家不是官富民穷?共产党匪徒们靠着谎言和暴力、靠着肆无忌惮的杀戮夺取了政权。邪恶中共就是在前苏联的扶植下,屠杀了数千万人而夺取政权的,邪恶中共不过就是苏联的狗腿子,苏联的傀儡和汉奸,毛泽东和周恩来这两条老狗就是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的罪魁。

邓小平说过:我们这个政权是用两千万人头换来的,想要就拿两千万人头来换。如果让我说,用两千万人头换就太少了,我估摸着至少也要6000万人头才够,现在共匪的官僚集团就有四千万,再加上两千万两条腿的狗至少也有六千万,也就是说:凡是共产党匪徒利益集团里的人都将是民众虐杀的对象,这还应该包括他们家里的任何受益人。
自从中国的土地上出现了中共这个邪魔,杀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被中共这个邪魔屠杀的中国民众超过五千万人,它夺取政权之后,抢走民众的一切财物和口粮,宁可饿死四千万中国民众也要去“支援亚非拉”。至今,邪恶的中共匪徒们仍然继续着杀人的本行,除了前面说过的看守所、派出所和监狱里,每年被虐杀的不计其数的无辜平民之外,邪恶中共最近几年又开始大规模的摘取活人器官、以满足需要器官移植的中国人或是外国人,无论换肝、换肾,在天津的一中心医院一周之内准能提供,能够这样迅速的器官供给、就是在一些贫穷的、允许器官买卖的国家都无法做到,但在邪恶中共这个、不允许器官买卖的邪恶国度里却轻易的就做到了,容易的简直就像到商店里选择商品一样,如果不是有数十万、上百万活人、在那里登记待选?这些器官从哪里来呢?西方的发达国家换肾最少也要等3年,换肝等的时间就更长,很多人一直等到死,也没有等到器官。在邪恶中共匪徒控制的这个邪恶社会里,每一百个失踪的人里、至少有九十五个是邪恶中共的原因,究竟有多少无辜的中国人、被中共匪徒做为器官的供给源杀害了?这个问题,只有等铲除了邪恶的中共匪徒以后才能够搞清楚。这种邪恶的事情也只有在邪恶中共、控制的中国才能发生。够邪恶吗?!

有很多混蛋说到与共匪的对抗时,总以非暴力在那里装仁慈,其实这些混蛋就是邪恶中共的人。

中共匪徒把邪恶不叫邪恶叫“特色”,他们以“特色”之名行邪恶之实。掠夺式的经济使水源、土地、空气都被共匪污染了,民众吃着有毒的食品,花着美国的房价、住着非洲人的房子,缴纳着世界上最高的赋税活在物价最昂贵、上不起学、有病等死、死了又要面对高昂丧葬费的没有任何社会福利的邪恶社会里。社会的邪恶体现在到处都是骗子,因为邪恶的中共就是最大的骗子,所以大小骗子才会泛滥。邪恶中共的“保险公司”个个都是骗子公司,且不说它的各种骗术,就说共产党本来就是一个邪恶的骗子集团,你能指望它的公司给你“保险”吗?邪恶中共是个说完蛋就完蛋的邪恶集团,连它的“老大哥”都说完蛋就完蛋了,这说明它都无法保它自己的“险”。

两条腿的狗们最愿意干的差事就是“扫黄”,因为这是即安全又能分钱的美差,对站街、洗脚和发廊女不但罚钱还要白嫖,这就是共匪的“人民公安”。但他们对那些灯红酒绿的红灯区、打死也不敢去,因为那是他们的上级领导开设的高级妓院,不但不敢去,还必须要加以保护。其实两条腿的狗们“扫黄”的主要目的是“创收”和嫖女人,但这些拿着枪的骗子们却能够做得冠冕堂皇、丝毫不觉得自己的丑陋和邪恶,这就是共产党的邪恶本质。

在邪恶中共建立的邪恶社会里,如今各种假货横行在社会的各个角落里,所能够买到的任何商品都有假货,如果让我说出一个没有假货的东西,我还真做不到。就连死了快100年的假孙中山都的跑出来了,究竟还有什么不会有假的呢?中国历史上有它妈的这样的混蛋时期吗?打假打了几十年了,越打越的假,这种现象也只能够出现在邪恶的中共匪徒时期,因为邪恶的中共就是假货的最大最多的发明和制造的罪魁。中共够邪恶吗?不杀光邪恶的中共匪徒、假货永远也不会杜绝。

邪恶中共的敛财手段极其阴险狠毒,中国人缴纳着横征暴敛的世界最高的赋税,前段时间,邪恶中共竟然要开征“呼吸税”,只因闻所未闻、害怕暴露这露骨的邪恶才暂时作罢。税赋之外,它还收取着五花八门的“费”,如过路费、过桥费、城市建设费、教育附加费、排污费、社会抚养费等等,光是一项土地使用费,邪恶中共2009年就收取了五千亿。过去的匪徒收取过路费都是找个背静的地方,一旦有人来时则跳出来大喊一声:“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而现在邪恶的中共收买路钱就“先进”了,除了荒无人烟的地方,无论大路、小道通通拦住,谁过谁交钱,且不分昼夜,不但收买路钱,同时还收取着养路费,这就是邪恶共产党的“先进性”。上面说到的“费”都是大明大白收的,邪恶的是还有很多暗中的收费,比如被劳教一年的肯交5到10万元就可以回家,判刑一年肯交10到20万就能够假释。除了收费,中共匪徒还制定了各种“罚款”,共匪的任何行政部门都有罚款的权利,邪恶中把这叫做“创收”,每年的罚款和收费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横征暴敛的税赋。收了这么多钱、邪恶的中共都干什么用呢?据说邓狗逼的孙子在美国上学时都是坐直升飞机来回的,没有个几百亿美元的财产能够如此张扬吗?邪恶中共的政治局的狗官、哪一个没有上百亿美元存在西方国家呢?

邪恶中共控制的物价也是世界上最贵的,尽管假货横行,无论什么商品很难找出低于世界均价的,一旦低于世界均价它们就要“接鬼”,不把“鬼”接到世界最贵从不罢手。每次涨价后的新闻发布会都会有邪恶的狗官这样说:“此次价格调整还在老百姓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给人脖子套上绞索,只要能够承受,邪恶的中共就给你紧一紧。邪恶中共控制着一切市场价格,就这样还总要求世界承认它的“市场经济”地位,好在美国和欧盟都已经看透邪恶中共的鬼把戏,至今也不承认这样的“市场经济”。其实涨价的最大因素就是邪恶中共烂印钞票,它自己公布的数据,自2001年以来就超额发行45万亿元,实际肯定要远远的超过这个数字,这也是邪恶中共掠夺民众财产的证据。

邪恶中共也有很多法律,但这些明规则都是如同放狗屁的摆样子,比如宪法规定:民众有游行示威以及言论的自由。实际情况大家都看到了我就不说了。我就说说共匪的潜规则,潜规则就是不能说出口的、但你却必须要遵守的规则。比如想升官的就要去行贿那些能够让你升官的上级,女人想升官更简单,只要劈开大腿让上级领导玩的舒服满意,当然,女人如果人老珠黄的也就没什么指望了,无论想和邪恶的中共达到什么目的,都离不开这两样:钱和女人。这就是邪恶中共潜规则中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办事情就是中心,两个基本点就是:男人成事要行贿,女人成事要被睡。办大事、大行贿、长期睡,办小事、小行贿、偶尔睡。共匪的任何衙门里都有这样的潜规则,这些潜规则始终都不折不扣的在执行。妓女被睡成局长的有了,唱歌的被睡成将军的也有了,被睡成女市委书记的也大有人在,每年潜规则的行贿款就超过两万亿。中共匪徒够邪恶吗?!

30年的“经济改革”把邪恶的官僚们都变成了既有钱、又有权的魔鬼,这些邪魔现在所想、所做的就是如何捞钱嫖女人。中国民众总在盼望政治改革,其实共匪一旦真的进行政治改革时,改革的结果会让民众大失所望的,因为邪恶中共的任何“改革”只能对共匪有利,只能是越改越邪恶。“经济改革”的结果就说明了这一点。所以,民众不能对中共匪徒抱有任何幻想,民众要把获得平等自由、民主法制、人权信仰、普世价值的希望付诸到屠杀共匪的实际行动当中去!

邪恶中共把舆论工具叫做“喉舌”。“喉”指喉咙,“舌”指舌头,人人都知道:喉咙舌头只能自己用,但那些甘愿做“喉舌”的混蛋们、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喉舌给别人用,它们就像妓女用自己的“喉舌”给邪恶的中共使用,去满足邪恶中共任何龌龊的性欲要求。

在这个只要反对共匪就会被杀或投入监狱的邪恶社会里,共匪却能胡搅蛮缠的说:它的人权比美国好五倍,对于中共这样的邪恶政权、只有用它能听得懂的语言、也就是暴力消灭来告诉它:去你妈的蛋吧!既然不能反对你,所以就只有杀你!

在中共统治的这个黑暗的邪恶社会里,任何有组织的地痞流氓黑社会都是由邪恶的中共控制的,凡是被中共取缔的黑社会组织,都是因为没有给上级当好狗的角色,重庆的打黑除了这个原因,还有就是薄熙来这个邪恶分子、要树立自己的狗屁威信而以,它只不过是想在权力之争中“勃起来”,也可以看作是黑社会之间的火拼,但把邪恶中共等同于黑社会也是对黑社会的亵渎,因为黑社会还讲点道义。

现在邪恶的中共官僚集团的汽车撞伤人以后、已经没有主动救人的、都学会来回碾压了,不要了被撞者的命碾压就不会停止,这种杀人的目的就是为了省钱,操的,杀了人居然还的能省钱,这就是邪恶中共的恶法,这也是邪恶不叫邪恶叫“特色”。

胡锦涛这个邪魔最近又弄出个“包容性发展”的邪恶论调,这个意思就是:无论中共做出多么邪恶的事,为了它们的“发展”也要“包容”。还有温家宝这个狗逼,每当它装模作样流鳄鱼泪的时候,就令人觉得除了恶心、还非常阴险,难怪网友把他叫“影帝”。每当我不小心从电视上看到胡锦涛、温家宝等那些政治局的丑恶嘴脸就恶心,恨不得立即杀了这些混蛋,他们把本属于中国民众的财产偷偷地转移到美国等西方国家,并让他们的家人入了外国籍,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躲过清算,当这个邪恶政权的完蛋之日,我相信会有千千万万的中国人追杀他们到天涯海角,不但要夺回被他们抢走的、本就属于中国人的财产、还要取回他们的狗命。

共产党究竟是什么东西?这里的“产”就代表着财产,这里的“共”就是抢,用到暴力时,就是抢劫,把共产党按照字义解释就是:抢劫财产党!把一切财产都“共”成“党”的财产,这就是共产党的目的,“共产党”这三个字里就透出了邪恶,因为它不敢直接就叫“抢劫财产党”,如果直接就叫“抢劫财产党”也早就被民众消灭了,而是把抢劫财产叫做“共产”,当人们认识到共产就是抢劫财产时,人们的财产已经被抢劫一空,这就是共产党的邪恶之处。世界上的各种政党还未见把抢劫财产列为政党名称的,也只有邪恶的共产党敢于如此蔑视人类,它的终极目标就是夺走所有人的财产、让那些失去财产的人再去祈求共产党、以便获得邪恶共产党的施舍,而在这个过程中,共产党不但不觉得自己邪恶,反而觉得自己就是拯救民众于水火的“大救星”,最近几年邪恶中共不是在让民众对它“感恩”吗?大家可以看一看,自从有了邪恶的中共,它们的每一步是不是这样走过来的?!

说邪恶的共产党共产共妻是有根据的,共产就是抢劫财产,共妻就是玩弄别人的妻女,苏共历史上曾经有过共妻的记录,他们给共产党匪徒发“允许性交”票,根据级别的高低来决定允许性交人数、次数的多少,只要在大街上看到中意的女人都可以拦住要求性交,但如果拦住了她家里人有比你级别更高的女人、那这个共产党匪徒的小命就危险了。这就是的共产党。邪恶的中共虽然30年前还没有明目张胆到这个程度,但现在却已经超越苏共的共妻时代了,它们现在都可以包养“奶”了,级别高钱就多就可以多包养,级别低的可以少包养,已知包养最多的竟然达到100多名女人,这些女人就如同邪恶官僚饲养的宠物或叫性奴,她们以满足邪恶官僚在“伟哥”“神油”“勃起来”等药物作用下的性交来换取奢侈的生活。邪恶的中共官僚集团还把眼光转向大、中、小学校的女学生,就连10岁的幼女也不放过。苏共的“共妻时代”还能够规定16周岁以上的女人,而邪恶的中共已经比苏共“先进”多了,因为已经没有年龄限制了,苏共的共妻是以强迫的手段,而邪恶的中共却是以抢劫来的财产进行引诱、以邪恶的制度逼人就范的,这就是邪恶中共比苏共的“高明”之处,其实这个“高明”就是更加邪恶。邓小平这个狗逼的“摸石头”也是一种邪恶的表达,因为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摸石头”的,这个“石头”只有它们这个邪恶集团里够级别的混蛋们才可以摸,由于篇幅太多我就不再多说了。

邪恶的共产党就像一条贼船,上船容易下船难,邪恶的共产党就像母狗的生殖器,只许进不许出。因为你从邪恶的共产党那里听到的、从来都是又有多少人加入了这个邪恶组织,却永远不会听到:有人提出退出共产党的要求,因为没有人敢于提出退党。邪恶的共产党就是一个邪教,所以邪恶的中共官僚集团只要在它的上级面前,个个都是一副奴才相,个个都是一条夹着尾巴的狗,如果当不好奴才和狗的角色就要失去眼前的一切利益,甚至招来杀身之祸,这是人人共知的邪恶共产党内的潜规则,由于邪恶的中共官僚集团人人都明白这个潜规则,也都知道这个集团里个个都是这种角色,所以当他们坐在一起时谁也不觉得自己可耻,甚至还觉得自己很“伟大”“光荣”“牛逼”。当他们面对下属时,透出的那种傲慢、凶狠就是在显示它们的“成功”。这个邪恶的官僚集团在训斥下属时经常说过这样的一句话:“长能耐呀”。数十年以来,我还真没有观察出这个邪恶的官僚集团里的官僚们究竟有什么“能耐”,我都怀疑:如果离开了当奴才和做狗的本行、像个正常人一样、这些邪恶分子是否还能够生存?邪恶的中共可以把我们民众当做奴隶,但我们永远也不会做奴才,愿意给邪恶中共做狗的人尽管很多,但我们永远都是人。

中共匪徒里绝不会有什么好东西,赵紫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共匪内没有邪恶的表现,怎么可能升到他那样的职位?他在四川时帮助邓矬子就说明他助纣为虐,从他签署文件枪决自己父亲一事来看,就是个十足的、只为自己没人性的疯狗,无论刘少奇、彭德怀、林彪、贺龙都不是好东西,也就是说:只要你是共产党匪徒,被共产党匪徒杀害迫害都是活鸡巴该!都是该死!应该说这才是共产党的特色,也是加入邪恶共产党的必然结果。因为邪恶的中共就是一群疯狗,只要权利需要,无论亲疏远近得谁咬谁,它们把这叫做“大义灭亲”。正常人都知道如何对待疯狗,就是坚决杀掉。

中共邪恶集团做尽了人所能够想到的一切坏事、丑事、邪恶事,如果想找出一种它没做过的坏事简直比登天还难,因为人所想不到坏事、丑事、邪恶事它都做过了,否则怎么会说它邪恶呢?!

中共邪恶集团就是一个疯狗群体,和这群疯狗接近的人要么也成为疯狗,要么就是被疯狗咬死。也就是说:没有狗基因的人、是不会成为共产党的,任何人得了疯狗病只有死,只有那些天生基因就有狗的本质、才能大难不死而成为疯狗,难怪中共匪徒经常说自己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原来他们天生就有狗的基因。说中共匪徒天生就有狗的基因是有根据的,你可以观察一下:哪个中共匪徒、无论官职多高、只要在它的上级面前,有哪一个不像一条夹着尾巴的狗?共产党疯狗病就是一种病毒,而在共产党这群疯狗里,谁的病毒大、中毒深反而就权力大。世界上那么多的共产党疯狗已经快被人们消灭干净了,如今剩下的中共疯狗集团正在被中国民众围追堵截赶它下水,一旦落水之时,就会出现民众痛打落水狗的壮观场面。

上面我说过:要把共匪官僚集团的利益受益人、也就是共匪的家人一同进行屠杀,这是因为他们享受了经过杀人得来的不当得利。仗势欺人也是它们的一贯作风,还因为共匪从来都是讲株连的,杨佳的事情一出来,共匪马上把杨佳的母亲关进了精神病院,并定时强迫其服食不知何种药物,只因杨佳之事舆论巨大,民意一边倒力挺杨佳,才使得其母被关押数月之后释放。如果没有网络,如果没有上海民众在法院外的围观并高呼“打倒共产党”,杨佳母亲就可能永远也难以释放。其实打倒共产党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所以应该是杀光共产党才能彻底解决问题。

说到株连,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些共匪的狗们:我没有孩子,老婆离婚了,我看你们这群王八蛋们株连谁?无论你们如何株连,我都是要杀你们这些邪恶的狗东西的。在这里我要警告你们这些两条腿的狗:善待我的亲友,可能就是你的救命符,关键时刻我的亲友如果能够为你说句话就有可能留你一条狗命,刁难迫害我的亲友,很可能你都等不到邪恶的共产党完蛋、就会有人先要了你的这条狗命!几千年来的统治者,都是摸准了人们害怕株连亲人,所以就长期忍耐的弱点。忍耐不下去的,宁可自杀也不拿起武器杀向统治者,这就是中国人的懦弱。我非常鄙视那些自杀、上访、自焚和下跪的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男人。

对于因为我而引来麻烦的、被共匪株连者,我先行向你们致歉,在共匪完蛋之日相信你们会理解我的。

对邪恶中共进行屠杀都是仁慈了,前面我已经说到过虐杀,这是因为共匪向来对中国民众都是虐杀的,共匪的酷刑是民众们无法想象的,高智晟律师就是一个经历过共匪百般凌辱的人,至今还下落不明。所以对共匪这些疯狗就要进行虐杀,要让这些邪恶之徒长时间的品尝一切酷刑的滋味,让他们深刻的体验一下生不如死的感觉。清朝有凌迟的刑罚,就是对罪犯割上3600刀,必须在3000刀之后才能断气,民众不妨效仿。我不希望美国来消灭中共,因为美国不会允许大规模的虐杀共匪,也不会允许大规模的屠杀,所以我盼望中国民众自己起来消灭共匪,只有这样,中国民众与中共匪徒的不共戴天的仇恨才能彻底雪耻。

中共匪徒最近几年经常以各种形式来反对民众仇富、仇官的问题,其实官就是官,富也是官,根本就是一个问题,为什么能够无官不富?因为中共匪徒集团就是靠杀人抢劫达到了无官不富!现在的强拆、活摘器官都是例证。所以这不光是个“仇”字所能够说明问题的,这是民众对共匪的仇恨,仇恨之后必定就是杀戮!不杀又怎么能够解决仇恨的问题呢?现在从共匪的电视剧里经常可以听到这样一句台词:“冤冤相报何时了”让我说:快玩你妈的蛋去吧,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有仇报仇,有冤报冤这是做人的德性,共匪休想用“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样的混蛋逻辑蒙骗民众,都的把你们这群邪恶的疯狗杀光了,看你还拿什么相报?苏联虽然解体了,就是因为没有对原共产党匪徒进行大规模的清算,尤其俄罗斯至今还被原共匪的特务头子统治着,所以他们在一些国际事务上的态度总是冒着一股邪气。

邪恶的中共匪徒们极力反对普世价值观,它向民众灌输的价值观就是邪恶中共的“伟大、光荣、正确”,中国民众的一切都被它“三个代表”了,邪恶中共反对普世价值也就完全证明了它反人类的邪恶本性。把中国社会改造成一个邪恶的、不讲道德、没有人性的社会就是邪恶中共的目的,只有把中国人都改变成无道德、无人性邪恶的人、才能够使人难以察觉中共的邪恶。大泼妇做派的江泽民大娘儿们儿不就曾经说过:“中国人的素质低,不适合搞民主”吗,一条邪恶的疯狗竟然嫌人类的素质低,这就和这群狗东西的“共产主义”一样、全的是放屁!当今中国凡是的在那里标榜自己素质高的混蛋,准是邪恶的中共匪徒,魔头怎么会承认自己邪恶呢?“三个代表”就是这位江大娘儿们儿发明的,这个江大娘儿们儿就曾经代表它邪恶的党、把女共匪睡成了市委书记,看好的女人它先睡,这就是邪恶中共的先尽性。所以民众在虐杀中共匪徒时,不要忘了:对它家里的女人要先奸后虐杀,中国民众也要给这些匪徒们尝尝什么是共产党的“先尽性”。

有人会说:我对中共匪徒的看法做法很极端,应该允许邪恶的中共改正错误。我要说:说这种话的人就是邪恶的中共匪徒,因为错误可以改正,但罪恶却是不能够改正的,尤其是邪恶的罪恶就更不能改正,有罪恶的就要清偿,就要赎罪,有邪恶罪恶的就必须进行肉体消灭,人们对得了疯牛病的牛进行屠杀灭迹,只因为害怕传染,而中共匪徒就是一群得了狂犬病的疯狗,它不但传染还咬人,所以对邪恶中共就应该更加坚决的屠杀灭迹,杀绝中国共产党就是硬道理!!!

在屠杀邪恶共产党的过程中,民众不要被他们“混口饭吃”的托词所蒙骗,因为人人都想混口饭吃,为什么只有你们能够吃上“共产党的邪恶饭”?为什么邪恶的共产党选择你们?是因为你们符合邪恶共产党的邪恶标准,所以就要坚决的杀!!!

国际社会已经对波尔布特柬共邪恶集团进行了审判,这个杀害了国内三分之一人口的邪恶集团,就是中共邪恶集团传染、教唆的结果,国际社会只审判了刽子手,却没有对邪恶中共这个教唆犯加以制裁,就显得不公平。但我是不愿意看到国际社会插手中国事情的,因为审判的结果并不是中国民众想要的,因为这个结果不能够为中国民众雪耻,中国人和邪恶中共之间的仇恨和耻辱、是不能够用审判来解决的,只有民众亲自动手才能够彻底洗刷冤屈、仇恨和耻辱!

当今的中国社会已经什么邪恶的事情都发生了,邪恶的中共却还在那里叫喊“稳定”,它们要稳定的:是它们的邪恶政权,所以凡是在这个社会里叫喊稳定的,民众就一定要先杀死它!!!

自从去年的6月10日我闺女被这个邪恶的社会夺去生命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了今年6月10日和你们邪恶的中共匪徒算总账。等一年是因为我需要做一些必要的准备。这一天也是我女儿的忌日,在这个日子里给你们邪恶的中共敲响丧钟,就是对我女儿最大的缅怀和慰藉,我要用你们邪恶的狗命祭典我女儿的灵魂。

由于社会的邪恶,我闺女很难找到工作,更不要说好工作,一切好的位置都被与邪恶的中共有关联的崽子们占据着,邪恶中共的家属甚至可以占据着多个好位置吃空饷,但没有背景的穷人的孩子却无工可做。什么,你说我闺女的学历低?博士生的学历够高吗?可女博士生的学历、有哪一个不是用她自己的肉体换来的?这不就是你邪恶中共的潜规则吗?我宁可我闺女死,也不会让我女儿要这样的博士学位!再者,如今邪恶中共控制的学校已经成为中共匪徒的狗崽子横行霸道、欺压穷人孩子的场所,当我女儿被一个叫陈家轩的狗崽子欺负以后,我只好决定让闺女退学。那时我就想杀了陈家轩的一家,由于不想让女儿有一个杀人父亲的阴影,我也只好忍了。在这次行动之前,也曾经计划先杀陈家轩一家,再去杀你们邪恶中共,但由于不知道陈家地址,也不想因小失大,因为邪恶的中共才是这个邪恶社会的制造者、也是我最为憎恨的邪魔。我希望有人替我杀掉陈家轩一家,我在天之灵也会感激你保佑你的。

在这种邪恶的社会里,我不可能成为一个成功的父亲,因为我是一个不愿和邪恶中共打交道的人。自从我1985年成为个体户之后就受尽了邪恶共匪税务专管员等的盘剥、敲诈和勒索,所以88年开始就干脆不干了。由于在这个邪恶的社会里处处都要和邪恶的共产党打交道,我只好寻找还没有被邪恶中共浸透的地方,以便找到生存的缝隙,也就是能够少和共匪打交道的生计。91年开始我到邮票市场里混,虽然有赔有挣,但也能维持生活,磕磕绊绊的混到了2003年,这个时候我手里还有价值40多万的股证,虽然我当时没有住房,但只要出手股证,买房还是不成问题的。自2003年开始邪恶的中共开始操纵房价地价,至今房价地价已经涨价10倍有馀。而我手里的股证由于假货冲击却在大幅度下跌,买房已是根本无望了。只好把股证全部兑现搞权证,但共匪的证券市场本来就有很多的欺诈,而权证简直就是共匪设下的陷阱,这个陷阱使我自从2005年至2008年共计损失22万馀元,我使得家里经济陷入了危机。当然这些都是背着老婆和女儿做的,至今她们谁都不知道。

如果我是个有钱的父亲,我的女儿就不会死,我可以养着她、就可以让她不出去工作。但邪恶中共设计的这个邪恶社会、怎么会让我这个憎恨邪恶中共的人富起来呢?邓狗逼“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指的是:“让邪恶中共的官僚都富起来”,或者是能够勾结邪恶共匪官员的人富起来,不但不会包括我也永远不会包括普通民众。因为只要是不想做邪恶中共的狗和奴才的人、在这个邪恶的社会里、你就永远也不会富起来。

不要以为我是因为失去女儿、或是经济原因才杀你们这些邪恶分子的,如果我真的有财力,在安排好女儿的后路之后,我会在公司、商务、企业等经营的掩护下发展、组织一股专门屠杀共匪的力量,等待时机与国民一起铲除你们这群世界上最为邪恶的狗东西。这种思想就是你邪恶的中共给我数亿美金也无法改变。

不想再多说什么了,说了这么多也觉得并没有把自己要表达的说完全,连万分之一也没有,这是因为邪恶的中共匪徒把它的罪恶都以“国家机密”的名义隐藏起来了,如果想知道中共究竟有多么邪恶,只有等民众消灭掉邪恶的共产党以后、才能把它的全部罪恶进行调查汇总,对后人进行展示。

3月29日,深圳又上市了两个新股:N长海、N铁汉,N代表无穷个,而我刘长海就是准备在6月10日给邪恶中共敲丧钟的人,N长海、N铁汉的上市,就是预示着在我之后将涌现出无数像我这样的、和邪恶的中共匪徒进行生死较量的铁汉!

在消灭中共匪徒的动荡期间,我希望有影响力和能力的人物能够保护与我有关的一切亲友,前妻与我离婚是为了使我能够有低保,所以我前妻没有任何过错,离婚以后前妻又收留我将近两年,两年来都靠她的退休工资以及她出外打工养我,我也不想再拖累她了,并希望她找个老伴,她才52岁,能有个安定、幸福的下半生是我对她的祝福。保护她和她的家人是我的最大愿望。为此,先行感谢。

最后我要问问邪恶的中共,问问胡锦涛、温家宝、周永康等邪恶分子们:你们敢把我以上所说的这些话原封不动的公布给中国民众吗?如果你们敢,那就说明你们只是坏还没有达到邪恶的地步。但以我数十年的经验来看,你们是绝对不敢把我以上所说的这些话原封不动的公布给中国民众的,这是因为你们邪恶的本质决定你们邪恶的行动,你们从来都是以编造谎言来欺骗国民的。这次你们可能编造我是一个恐怖分子,我也可以告诉你们:能够做一个让你们害怕的恐怖分子就是我的目的,但我这个恐怖分子是必定要付出被杀的这个成本的。我还要问问胡狗逼:如果战斗之后我却侥幸没死,你的“包容性发展”还算不算数?

但你们却是邪恶的恐怖分子,给你们邪恶的中共在恐怖分子前面加上邪恶、这是因为邪恶的中共匪徒在实施恐怖行为时、都是偷偷摸摸的、在低成本、或是零成本的情况下实施的。低成本的恐怖行为有:你们扶植并教唆波尔布特邪恶集团的大屠杀,你们对伊朗朝鲜的核输出、核扩散,你们暗中勾结塔利班基地组织并输送武器。零成本的恐怖行为都在国内,比如那不计其数被你们虐杀的无辜民众,再比如:强拆以及活摘器官等等,不但零成本相反还能获得暴利,所以你们邪恶中共和塔利班、基地组织这些付出成本的恐怖分子相比,只能再加上邪恶二字!

5月26日上午9点多钟,江西抚州市临川区政府大楼和检察院同时被炸真是大快人心,没想到竟然有人在我之前就行动了,就差15天呀,我很遗憾的是:我没能做到第一个攻击邪恶中共的人。

对于以后的新政权,每个中国民众都要有个警戒意识:凡是没有通过每人一票、大选的政权都是非法的,都不是民众想要的,也都是应该推翻的!5000年的中国历史从来就没有英雄,统治者所吹捧的历史人物、不过就是统治者的需要,它们除了炮灰就是想坐江山的混蛋,只有现在敢于拿起刀枪杀向邪恶的中共匪徒才是真正的纯爷们,因为他们既不是炮灰、也没有坐江山的想法。世界潮流已经不允许“坐江山”的土壤存在!

世界局势的发展非常之快,随着卡扎菲政权的即将灭亡,完蛋的独裁政权又要增加叙利亚、埃及,所以邪恶的中共完蛋的日子很可能要大大提前,最快在2011年底就很可能完蛋。每一个中国公民一定要记住:在共匪完蛋的时刻必须要报仇雪恨、彻底的洗刷62年以来邪恶共匪给我们带来的一切耻辱!!!

当我准备杀你们这些邪恶东西的日子一天天的临近时我并不害怕,这是因为你们这些邪恶的中共匪徒在我的眼里还不如个屁的蔑视心态,相反,却很兴奋,因为憋了一辈子的怨气和仇恨终于等到了发泄的机会,这时我才深刻的领会到什么叫做:扬眉吐气!今天倒计时:还有15天。

刘长海于2011年5月27日


中华山河已破碎,邪恶共匪千古罪,杀尽共匪拯河山,侍待英雄万万千。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