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余大郎   听阿贝老唱片想起老唱机·兼说阿徐镙杆之争及唱红歌打黑金 2011-06-26 22:01:01  [点击:804]
多亏楼下阿贝,不由我在寂寞中想起故乡老家那台文革前从上海搬去的立式老唱机来了。

那时父亲从工厂回家,每每带回来“美国剩余物资”巧克力,藏进放唱片的下层。
第二天偶就忙忙地去啃啃那条大似口琴的巧克力。但糖贼硬乳牙力弱,最后就像而今海啸时不孝们舔盐路般了事。
就此开始折腾老唱片,也学会摇手柄懂得削竹针甚至换钢针了。李香兰、白光们的声音终于烂熟。
那时的配器似乎不太好,唱针旧了或唱片“锈”了常有沙沙声。发条松了变得哀转九绝,而半途摇柄又变得阴阳怪气。。。
不过我还是很享受,好像看着天上螺螺的白云,悠悠。
后来,卅年代的上海石库门,也就在阁楼读老爸一堆签名本藏书中丰富起来,像是见穿旗袍叉腰的张爱玲侧影,又斜眼睨视着。
终于,找到的我的初恋---虽然单纯些可脸架子也还是那模样。只是旧歌变成了格里戈的钢琴曲,周旋换了舒伯特:
我的歌声穿过黑夜轻轻飘向尼。。。

我想,祖国,就是列祖列宗故土故国。
就像男生往往按恋母情结暗寻第一个情人般,爱故乡及于文化民俗,人多半说月是故乡明的。笃,公刘。能不爱周原?
国家就不同了,加上了政权这第四个因素羼着历史的政治现状,也就爱恨交织欲说还休、说不清道不白了。
祖国和国家其实是交叉概念。既被糅合,且国家在对外时节又每每在一定程度上代表或涵盖了全族群利益,
这才有了娘打儿不怪的“爱国贼”和“与汝偕亡”的卖国贼之争。但爱祖国母国,原本是不错滴。

这就说到“唱红歌”。于是我首先想到“文化交汇”和“移情转基因”。
譬如说《静静的湖泊》的美国配器一用来奏《玫瑰玫瑰》,就化出水天一色的恬淡隽永,沉溺了上海百乐门的纸醉。
在“香槟酒气满堂飞”的及时行乐中透着一点“嫩苞娇蕊蝶恣采”的无奈。曰:郑声淫,亡国音。能无慎乎?
说到移情转基因,事情就更简单了:设若有红司令者,正荳寇年华老听“说打就打”,则自觉噼啪声无比美妙若见初恋,
这本也是人之常情。而人无更少年,又在时间的流水中淘洗漂白扬弃乃至附着融入后来的文化内涵而异化,就更复杂了。
先不在此深文首倡者之动机,但时代既急转,取风啸啸之壮而代其靡靡之音,总比国将不国之际引冰毒麻醉而自愚好罢?
况且,正如邓丽君的一些情歌本来自世界名曲【如刍鹰飞】一样,这《打倒军阀》还不是抄自《两只老虎》?
《团结就是力量》,“无产阶级可以用,资产阶级也可以用”,万不可象黎萍原肝们那样二。

以法打黑金政治,就更应该了。否则,今日白光李香兰们还不是被黑金斩白肉?
一潭死水被搅活,才是最最要紧哦。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6-26 22:07:3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