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洪哲胜   《乌有之乡》上海公诉团骨干被警察抓捕殴打的启示意义 2011-06-26 20:45:53  [点击:1992]
┌────────────────────────────┐
│  《乌有之乡》上海公诉团骨干被警察抓捕殴打的启示意义  │
│                            │
│            洪 哲 胜            │
└────────────────────────────┘


我一再解说中国左派绝对是“已经权贵资本主义化了的中共”的心头
大患。因此,中共虽然不好意思对他们下手,但是,对他们的活动,
铁定感到不爽,对他们的打击,铁定不留余力。《乌有之乡》上海公
诉团骨干被警察抓捕殴打的伤害事件,并非意外,其发生有着“几乎
非发生不可”的根据和道理。

中国进步人士在这个关口,虽然对中国左派的诉求回归毛泽东不爽,
但是,一定要领会,回归毛泽东尽管不对,但是在回归已经完全没有
可能性的今日,回归的错误选择危害不大,需要探索他们选择回归的
理由,是因为中共已经转变为权贵资产阶级,严重伤害这它的集团之
外的全民,尤其是人口居于极大部分的底层人民,受害更大。载这时
刻,追求程序正义,不仅仅合乎普适价值的要求,而且是想大中国人
口打招呼的大事。

站在构建统一战线的立场,进步人士力挺左派,让左派逐渐理解,左
右构建统一战线、对抗中共的独裁迫害,远比两者为了其间的差异而
继续斤斤计较、互相恶斗来得无比重要。

统一战线的基础在于《零八宪章》,在于它所吁求的公民社会运动
统一战线的是否可以实现,在于右派是否能够成功说服左派,让后者
理解,所谓的产阶级专政,过去不可行,今后不但也不可行,同时行
了有害。


向中国左派在这我有需要象中国左派喊话──

中国左派如果还想为广大底层人民的出头天献心献力,应该改弦更
张,应该追求民主。因为,民主可让占国民多数的底层人民,通过
“一人一票”的游戏规则,在追求全民福祉的同时,成功地也追求自
身的福祉。

中国左派如果还想为广大底层人民的出头天献心献力,应该改弦更
张,应该参与公民社会运动。让底层人民的实力随着公民社会运动会
的进展,蕴积实力,从而水涨船高,而最终得以驯服政客、驯服政
府,终于在自己的家园凭借居于“多数”的选票主导国家事务。

(2011-06-27更新)



============================================================
作者: 老蝎 "zt乌有之乡的上海公诉团_骨干被当地警察抓捕殴打"

2011-06-26 19:06:48 [点击:27]
============================================================

乌有之乡的上海公诉团_骨干被当地警察抓获

以下转自网络,非常耐人寻味的是,这次公诉行动的发起人乌有之乡对这个事件保持了非常奇特的漠视,甚至还在继续欢呼根本不存在的所谓公诉胜利。

这倒和文革时期中央文革小组的一些宣传手法颇为类似,也就是中央文革小组不停地宣布获得伟大胜利,然后76年被一窝端送进了监狱。

两者,都是小资的唯心和狂热性的所导致的恶果。


========================

上海警察22日打人事件简况 红色网友:22日上海市一行三人去送公诉书,到市人大信访处遇到无理推委,达市人接待室又遭蛮横拒绝.我们详尽解说,接待员没说几句话,立即起身推开大门,叫我们出去.我们三人中吴育民同志拿着公诉书向他人解说.这时突然开来一辆警车,跳下数十名警察向我们发起袭击,他们三名警察对付一个吴育民,将他强押进警车.一人抓手、一人压脚,另一个017302号的警察一手卡吴脖子,一边挥手不停抽打在吴的脸上,嘴里还骂着不堪入耳语言不停,直到目的地.[吴耳至今红肿]快到警署又遭对面警察一记直拳,打得眼冒金花,当时红肿起来[均有照片、医院诊断].乔律师在车上尽力向警察解说,他越解说反而被打得更凶狠. 至使乔镜打掉、打碎,左边脸上明显红肿.我被警察双手反握,大声唬叫:"进去".

因里面人还未坐定,我迟疑一下,就被警察猛力推了进去, 厉声叫道:坐下,并随手给了我一拳.我一声不吭,默默记着最凶恶的打人警察017302因此而被打得较少.我一生清白、正直,从未进过公安局.此次亲身领受人民警察[部分]如何对付平民百姓的.我感到奇耻大辱,身心受到伤害,精神遭受极大损伤.故特向警方提出精神损害赔偿.我们强烈要求将害群之马 017302警察开除出公安队伍.


吴育民、乔宇东2011年6月22日星期三被上海警察毒打经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致全国人大上海代表团

这是吴育民写的事情经过。

6月22日下午15点45分左右,乔宇东、我(吴育民)和翁立国3人前往人民大道200号向上海人大递交"上海人民告诉茅于轼“公诉书,接待人员不但不予受理,反而叫来警察,3人反复向他们说明我们的来意:我们不是为了自己的个人诉求,是为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党!

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这帮警察恶狼一样的扑上来,把我们3人架上一辆大警车上,5.6个人把我按住,一个年纪40上下,警号为010723的警察左右开弓打我的耳光,口中狂叫”市政府白养我们的啊?“你们想翻天,”其中有一个年龄将近要60岁的警察,在快要到派出所时,对着我的左眼就是一拳,当时就左眼出血,耳朵w,w,响,....但是到了广场派出所后,这些家伙的气势反倒蔫了,对了,车上没有监控,请全国的红色网友注意:“你们想翻天”这句话!!!

上海警方无法无天,在上海人民广场,在乔宇东、吴育民、翁立国向人大递交对茅于轼的公诉书时,被强行带往派出所,幷在警车上毒打吴育民、乔宇东,请向全国红色网友通报此事。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6-28 14:26:4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