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三一言   【因支持而轉貼】中共结党九十年致左右各派人士的公开信 2011-06-26 04:38:30  [点击:576]
中共结党九十年致左右各派人士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北京革命与改良研究组





(博讯 boxun.com)

从现在的国内政治情势看,对毛泽东先生的评价已经成了中国要继续前进必须闯过的一个关口。在中共结党九十年之际,我们在此发表十点意见,希望对推动这场讨论有所进益。

  一,我们支持“反毛派”人士对毛泽东先生几十年专断统治给民族造成的可怕灾难的批评意见。对其几十年中的一切违逆天道、肆意孤行的政治行为必须明确的坚决否定。

  二,我们支持“拥毛派”对现实社会的极度不公,及利益集团把持国政民政的批评意见。这种不公和利益专政是伴随三十年改革同时出现和形成的,对此必须明确的坚决否定。

  三,无论对毛泽东先生的革命如何批评,他能够在中国取得胜利肯定是因为首先做对了什么。比如曾经一度实现的“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另一方面无论对邓小平先生的改革如何批评,他能够在中国实现经济的快速增长,也肯定是首先因为做对了什么。比如一定程度上解放了农民,并确立了市场经济体制。不论对毛泽东先生还是邓小平先生,全面否定都是不合逻辑的,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

  四、毛泽东先生和邓小平先生的主要问题是,在统治国家方面都长期的偏执于一端。毛泽东偏执于改造思想,政治革命。邓小平偏执于发财致富,经济增长。任何偏执于一端的长期的政策路线,都必然会带来严重的结果,无论是中国还是世界上任何国家。先祖有道,“通其变,天下无弊法;执其方,天下无善教。”

  五、邓小平先生和当时多数统治者的目标在于富国强兵。而毛泽东先生和洪秀全先生一样,是要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建立一个天国。毛泽东先生几十年的思想和行为,既有浓厚的中国传统专制主义的底色,又有非常强烈的宗教情怀和天国启示的色彩。比如对农民,既有公义性的同情和悲悯,同时又有恨恶性的怀疑与不信任。截然不同的感情只有在宗教的认知才可以解读清楚。堪称人类政治奇观的“文化大革命”,无论揭露出多少内幕和血淋淋的事实,都无法彻底否定曾经带给许多人们心灵的巨大震撼和信仰的巅峰体验。人既是属世的,也是属灵的。避免悲剧的出路在于,人神必须分开,政教必须分离。

 六、上古列祖对天道的敬虔信仰为华夏神州奠定了一个伟大基础。两千多年来对天道的悖逆导致了长期的专制主义。在中国,夺得天下者才是天子的信仰导致了皇权专制和万民服从的野蛮秩序。在西方,人人皆为上天之子的信仰导致了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的文明道统,导致了昌明的科学技术和现代的工业经济。尽管两者都经历过复杂曲折的过程。毛泽东先生的命运就是两千年中华民族的命运,只是在许多内外因素的推动下,展现了一个极端。中国三十年改革的首要意义在于开放,我们知道了人类还有另外一种活法,政治还有另外一种秩序,心灵还有另外一种结构。在市场主义、科学主义、民主主义的强大推动下,恢复中华民族的整体良知,重建中华民族的文明道统是当代人们的重要任务。

  七、毛泽东先生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专制主义的结合体。马克思主义是要在地上建立天堂的救世主义,其主要理论的原教旨偏颇形成了近世极权主义的主要思想来源。至今的中国政治仍然深陷其中难于脱身。原因在于,其无产阶级专政学说切合了中国长期以来的人治、专制、独裁的历史传统。其唯物主义认识论切合了中国人蔑视天道的无神论文化传统。其阶级斗争理论切合了中国历史上自相残杀、你死我活的仇恨心理。其在中国表现为官员垄断制和命令经济的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切合了中国两千多年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河之滨,莫非王臣’’的大一统意识。

  八、三十年的改革到了今天,还主要处在器物层面和非常有限的制度层面,而最根本的改革是在精神信仰层面的真正建造。失魂落魄的中华民族必须重归神州大道。大道同天,有慈爱,有公义,有赏赐,有刑罚,有来自,有归宿。这是中华民族的立族之本,也是中西文明的交汇点。大道之下,人不会成为神,人也不会成为草。大道之下,“同胞”如“兄弟”,‘‘朝官’’成“公仆”。大道之下,中华民族的崛起带给人类的将是伟大的福祉,而不是不可测度的祸患。

九、“拥毛派”和“反毛派”在进行激烈的左右论战的时候,庙堂大盗和江湖豪强却一直在黑着头进行着他们利益王国的事业。他们是一伙唱着革命歌曲却压制人民反抗不平等的革命,颂扬着建党伟业却压制人民立党自卫的金正日、卡扎菲之流的政治骗子、野心家和专制者。他们不敢帝制自为,却在‘‘坚持党的领导’’的嚎叫声中把自己变成瓜分天下的大股东。国家不是他们的,人民不是他们的,只有熏天的权势是他们的,只有命和钱是他们的。他们拼命的抢夺、拼命的破坏、拼命地向国外转移。他们是民族肌体上的肿瘤,是左右派人士和全体国民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反击的最大敌人。

 十,我们不相信大多数人会真正愿意回到毛泽东时代,不相信大多数人会真正愿意永远生活在今日的世道下。所有还愿意生存和最后安息在中国这条船上的同胞们,我们需要共同对我们身居其中的历史来一场全民族的大反省、大检讨和大忏悔。我们不能把全部的责任推到毛泽东先生的身上。毛泽东先生也绝对不是中国的出路。中国的出路也绝对不是命中注定有限有罪的任何人。中国的出路在于“敬天顺道”的神州道统的大复兴,在于自由平等民权民生的原则不仅在法律制度上而且在全体人民心里的根本确立。

2011年6月25日,北京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