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空椅子   关于任畹町谈论宋书元一文的说明 2011-06-26 01:12:58  [点击:830]
任畹町先生在6月中旬写了一篇关于宋书元先生的文章。此文的抬头是写给郑存柱的个人邮件,但是后来张贴于独立评论。中国民主党全联总刚在二大后拜访了中国民主党全委会,正在试图建立互信,消除歧见。这篇文章是写给全联总的个人,又被全联总的成员公开张贴于网络,而任畹町先生在民主党全联总二大之前一直是三位核心领导人物之一,故此文客观上给外界造成是民主党全联总在继续制造两个组织的矛盾。

对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秘书处经过讨论,进行必要的说明如下:

1、任畹町先生在中国民主党全联总二大召开前夕,主动要求辞去全联总一切职务;
2、他目前也不是中国民主党全联总的成员;
3、任畹町先生的那篇文章纯属他的个人意见,与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无关;
4、中国民主党全联总不同意任畹町先生关于宋书元先生的猜疑;
5、中国民主党全联总认为任畹町这篇文章事实上制造了和全委会成员之间新的矛盾,公开发表这样的文章有害于中国民主党全联总和全委会建立互信、商谈合作。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秘书处

2011年6月26日

附录:以下为任畹町的文章

=============================
作者: 欧阳发 任畹町关于“徐宋矛盾问题”(此件任兄委托张贴,内容任畹町负责 2011-06-16 17:27:34 [点击:343]
全委会以徐宋二人的所谓私人矛盾作为两大组织和谈的条件是绝对的愚蠢弱智
(此件任兄委托张贴,内容任畹町负责)



郑存柱:

看到你关于李国涛说,全联总徐文立向宋书元道歉,只需说宋不是特务,“全委会内部就不会有人反对大家坐在一起商谈合作或者整合的事情”了。

这是通过李国涛第一次传出来的消息,应该感谢国涛出国后捏合两大组织的用心和成果。这个消息太重大了,包含了太多的内涵和秘密。弄了一年多人们才明白,宋书元是两家和谈的秤砣人物!太有玩味了。

什么时候徐文立暗示宋书元可能是特务了?即使如此,仅仅是“暗示”和“可能”就非要道歉不可了!?就搞到全委会全体为了此宋一人牺牲了民主党和谈大计!?

★路是人自己走的。宋书元企图以徐文立之嘴为其打包票不是特务就以为进入红色保险箱了,多么值的买卖!★再说徐宋是一个档次的人吗?全委会的头头们昏胀了脑袋!

明明是凭空制造和谈麻烦罢了!!既然如此,此宋抓住特务问题不放那就敞开了谈。

★2010-2011,历史将记录作为中国铁窗民运尖兵和劲旅的两大民主党的和谈与整合仅系于一个小小的也是重要的不良人员。而此宋主掌全委会国内外联络。

★以宋书元的历史、份量、臭名及在全委会的职务来看,他有具备整合两大组织的秤砣作用吗!?能和徐文立相提并论吗!?响当当的全委会共同主席王有才王军涛秘书长付申奇倒做不了小小此宋的主!?或是你们和此宋同样都可能是特务同命相怜?!

★全委会以徐宋二人的所谓私人矛盾作为两大组织和谈的条件是绝对的愚蠢弱智!是全委会上大当受大骗之在!

这正好符合了共方渗透和侦查民运的一贯伎俩——用民运人物的光发自己的热
,以隐蔽身份随时监控、汇报民运及其主要人员的动态,并伺机从中作梗或直接破坏。不急,此类人总要逐步露馅的,而且已经彻底露馅了。

全委会的共同主席及秘书长首先违背了“建设一个强大的、统一的、务实的的民主党”的宗旨上了一个不良人员的大当!分化、瓦解民主党正是这类人最初的最终的目标!即使老徐出面道歉,此宋家伙的上级还有不停的坏主意!

★告诉各位一个常见经验,越是特务越是不依不饶拿“特务”说事,制造和谈借口,设置和谈障碍。全委会是献身崇高理想还是毁灭民运大事!?他们要为全体的弱智付出历史的耻辱代价!而此宋正是以王军涛王有才等人的大名以联络国内为名引蛇出洞早已引起国内的警觉和厌恶!你们不知道国内同志因为民主党国内一帮人马,海外两块牌子而痛心疾首吗!你们为什么为一个暴露的人员公私不分言听计从!亏得你们还是政治学博士,物理学博士,饭桶废物!

早被海外识破已沉寂多年的宋在89六四20周年的时候突然冒出来做了纽约地区纪念活动的总指挥。蛰伏一段,先热身后联络再卷土重来这是老手法。
此宋在国内就不是好东西。六四后积极活动频繁向公安局密报众多民运人员及其家属的的各种情况。

历史是改变不了的。民运里有的人有不同的改变是正常的,没有人纠缠谁的过去,但不能因为你今天变好了,就把过去黑的说成白的。

他姓宋真的变好了会反省自己不会纠缠任何人向他道歉。良心责备悔恨自己还来不及呢!两大组织的和谈大业还来不及呢!哪儿有功夫有兴趣纠缠人家来道歉那!另有破坏民运的可耻隐情而已。而且,此宋在全委会离间两大组织的言论比比皆是。
结论很清楚,此宋是民主党两大块和谈的确切障碍,他彻底暴露了。
怎么办?

我问老徐否认说过这句话,没有道歉的问题。由此可见,这是此宋变造出来的和谈难题。当然,为了和谈与整合大计老徐直接澄清此事是完全必要的。

我已不在全联总。此宋总不会拿我变造为两大组织和谈的障碍吧!如果他需要任某道歉作为和谈条件那不在话下。
此件烦请存柱转发全联总和全委会主要人员并告知我。


任畹町
15/06/2011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6-26 01:14:2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