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中国工党   方圆谈“人民文革”的提出,也谈“文革”与“人民文革” 2011-06-20 19:29:16  [点击:742]
方圆谈“人民文革”的提出,也谈“文革”与“人民文革”


今年是“文革”四十五周年。

“文革”是中华民族的一场大灾难。人民是这场大灾难中的受害者。“人民文革”是这场大灾难中一部分受害者维护自己权益与反抗压迫的空前悲壮空前惨烈的英勇抗争。

我们研究“文革”,不能仅仅研究这场大灾难留给人们的被奸污后的耻辱和畏于反抗的眼泪,更应当研究在这场大灾难中勇于奋起反抗的英雄行为与大无畏精神,这才能唤醒我们这个一向逆来顺受的民族沉睡的血性。

尽管这场反抗从一开始就被注定了失败的命运,尽管这场反抗的图腾是一条散发着浓烈专制极权法西斯腐臭与帝王罗曼蒂克腥臊的鲜艳内裤,尽管这场反抗裹挟了对红太阳幼稚单纯的盲从和入党做官的投机,但反抗就是反抗。

“文革”这个词汇是无辜的。毛泽东把党天下变为家天下的夺权斗争美其名曰“文化大革命”,真是“文化大革命”这个无辜的词汇的极大不幸。

毛泽东搞的实实在在不是一场“文化革命”,而是“革”文化的命。毛泽东搞的实实在在不是一场“文化大革命”,而是一场“文化反革命”,确切一点说是“反文化革命”。

今天我们不得不使用被毛玷污了的“文革”一词时,仅仅是为了尊重历史,也是为了叙述的方便,同时感到非常非常荒唐。毛在“文革”一词上烙下了一个时代耻辱和悲惨的印记。所以,将毛玷污了的“文革,称为“毛文革”更为贴切。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笔者都不喜欢“人民文革”这个提法,就是出于对“文革”这场灾难的苦难记忆。但是,经过多年来的争论,特别经过在纪念“文革”四十周年中关于“人民文革”的争议,笔者反而认为“人民文革”这个提法更能标志文革中这场受害人对这场灾难的反抗,更能生动地描绘这场反压迫、反剥削、反特权的自发群众运动,因为这个词汇既用“文革”标志了这场灾难的时代耻辱,又用“人民”记录了这场灾难中被压迫者既悲壮又无奈的反抗。

最近,在谁是“人民文革”这个概念提出者的问题上,人们有些争议。笔者认为,“人民文革”的思想早在“两个文革”争议前就已经形成,在郑义兄及笔者等不少人的著述中就已经出现。但清晰地提出“人民文革”这个概念的人,应当是王希哲兄。

在这场灾难刚结束的一九八一年,王希哲在他那篇石破天惊之作《毛泽东与文化大革命》中提出:“伴随着毛泽东的每一步胜利,都是人民对他的认识的进一步加深和抵抗的进一步加强。经过了1966年至1971年感性认识的积累,经过了1971年至1975年比较理性认识的积累,终于在1976年4月3日爆发了人民自己的文化大革命。

王希哲在这里提出的“人民自己的文化大革命”,虽然指的是这场大灾难即将结束时爆发的、以结束这场灾难为真实诉求的“四五天安门运动”,但最可贵的是王希哲在这篇文章中清晰地提出了与“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相对立的“人民的文化大革命”,即与“毛文革”相对立的“人民文革”的鲜明概念。

王希哲兄这个“人民文革”的提出,与郑义兄等提出的“两个文革”,打开了对“文革”,特别是对 “人民文革”研究的新思路。

近年来,沿着这个“人民文革”研究的新思路,许多文革研究者从正反各方面,对“人民文革”这个概念进行辨析争论,对“人民文革”的历史进程与历史作用也多有心得与著述,在百花齐放的学术园地里添加不少奇花异草,都是对文革研究的贡献。

但如果有人将王希哲兄提出的“人民文革”概念霸为己有,并将“人民文革”的桂冠专横地戴在自己一个人头上,实在是对历史研究的轻薄,也是在学术上掠夺他人思想成果的沽名钓誉。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6-20 19:38:0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