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凌锋   “两坝”崩溃险情 2011-06-20 15:14:35  [点击:926]
“两坝”崩溃险情 林保华

中共建党九十周年前夕,当局当然希望共产党可以久久远远、十全十美;
然而现实面临的却是与共产党命运生死交关的“两坝”出现崩溃的险情。
这“两坝”,一个是三峡大坝,一个是言论大坝。

浪漫三峡的政治上马

三峡大坝是“革命浪漫主义”的产物。最早的设想见于革命先行者孙中山
的“建国方略”,“后继者”的毛泽东,一九五六年在他的“水调歌头 ”
中唱出“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改革开放后,以
经济建设为中心,三峡大坝也提到日程上来,其中最积极的是后来出任总
理,又自命为水电专家的李鹏,因为这是给他树碑立传的好机会,且不说
对他们家族的庞大经济利益。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一九八○年代,是相对宽松的年代,所以反对
兴建大坝的意见,虽然始终不能与官方的主流意见相比,尤其是没有发表
的园地,但是至少还是有点“出气孔”,当时身为《光明日报》记者的戴
晴主编了《长江三峡工程应否兴建----学者论争文集》,赶着在香港与中
国分头出版。

我是一九八八年八月与戴晴认识的,那时她与刘宾雁访问香港,我对她做
了访问。当时三峡工程问题在知识界已经引起很大关注,我与她一样,倾
向反对一方。当时香港《文汇报》空前“开放”,敢于刊登国内反对派的
意见,于是我影印了寄给她,给她提供“弹药”。因此香港三联书店在一
九八九年四月发行此书,我立刻拿到一本。也因此,六四屠城一发生,李
鹏的势力如日中天,戴晴被捕,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三峡工程非上马不
可。果然,“改革派”的人大委员长万里也无法阻挡人大通过兴建方案,
我对万里再次失望。(第一次失望是六四前夕从美国访问回来乖乖做了江
泽民在上海的“俘虏”,这是“政治上马”,不是专业上马。

大坝只是三峡工程的一部分,其后不论是哪一部分,都大开绿灯走下去。
反对派所担心的种种结果,全部被压下。但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不但适用于社会科学领域,一样适用于自然科学。

在灰心之余,我不再关心三峡的建设情况,但很担心三峡大坝的后果,那
将是长江中下游的特大灾难。但是工程出纰漏的情况时有所闻。包括作为
中国工程院院长的徐匡迪,曾经奉命考察三峡大坝的裂痕,当然,考察结
果是国家机密。

破坏自然生态难预测

我一直认为,三峡工程破坏古迹与景点,都还是次要问题;豆腐渣工程会
酿成灾害,也容易追究;最不可预测的是对自然生态的破坏,也是这点,
最难拿出证据来惩办那些拍板上马的罪犯。这几年来的四川地震、西南大
旱,我倾向认为多少应该与三峡有关系。许多高山与湖泊的产生是与地壳
的变动有关,现在冒出这么一个三峡大湖,连重庆朝天门码头都要淹没,
怎么不会反过来对地壳的变动产生影响呢?还有这么多的水流不是自然流
出,而是由人工控制排放,怎么对上下游的旱涝不会造成影响呢?

因此从前两年的西南大旱,改为今年的中下游大旱,似乎也有其逻辑结果
。看到洞庭湖与鄱阳湖的干枯,星罗棋布的洪湖也逐渐消失,除了哀叹,
还有什么?也许不久,就要轮到太湖了。它的罪恶远甚于毛泽东的围湖造
田。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不但将成为神话,连章回小说中涉及水寇杨么
的某些场景也难以回味。至于洪涝,三峡大坝也从抵挡“万年一遇”的大
水,逐步退却到千年、百年,到“勿把希望全寄托在大坝上”。共产党都
不知道将怎样写出自己的《水经注》。

五月十八日,国务院突然颁布《三峡后续工作规划》,承认三峡工程造成
各种不良后果,包括“三峡工程在移民安稳致富、生态环境保护、地质灾
害防治等方面还存在一些亟须解决的问题,对长江中下游航运、灌溉、供
水等也产生一定影响”。相信真实情况它也不敢公布。即使公布这些,也
不是他们良心发现,而是温家宝趁早推卸责任。而行将就木的李鹏能还击
吗?李鹏家族更关心的是如何从“修补”费用的民脂民膏中再捞一把。事
前被冠以“钓鱼工程”的三峡工程,应该会钓到共产党垮台为止。

言论大坝失控现怪论

除了这个三峡大坝,共产党管制言论的大坝也出现松动之势。这不是共产
党的“开明”,而是形格势禁。资讯科技的发展,形成“道高一尺,魔高
一丈”的结果;中国网民数量的飞跃发展,是共产党员的几倍人数,使共
产党已经无法发动“人海战术”来堵截,因为“人海”在网民这边。

从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出现的“金盾工程”,到后来的什么“绿坝”与“
护城河”工程,在在显示共产党对网路封锁陷入的窘境。只要有能力翻墙
的网民,一睹“防火墙外的春天”,就会领悟到为何共产党做贼心虚到必
须箝制与封锁资讯,因为他们有太多的罪恶要掩盖。不少人从受骗中醒悟
,还会继续相信共产党吗?这就是网民的言论再没有“一边倒”的原因。
如果不是还有五毛之流的活动,以及对“不当”言论的“和谐”,反叛的
言论必然更多。

网上言论的转向,是民意最大的风向标,不可能不影响到“非网”的言论
,因此中共喉舌也跟着出现“奇谈怪论”,例如抓了艾未未后出现要容忍
“异质思维”的官论;《人民日报》系统中一向激进的《环球时报》出现
要五毛早早成为历史,以及在派兵镇压内蒙民众的抗争活动时,该报又鼓
吹“理性对待”;即使中共高层,也有小三子温家宝呼吁自由、民主与小
二吴邦国高喊“五个不搞”的对立等等。不管各自的动机为何,是双簧还
是单簧,已经给国内老百姓无所适从的感觉,而国外则是眼花缭乱。为此
党的喉舌又疾呼,要对违反政治纪律者享以党纪处分。显然,堂堂中宣部
也已经难以制造“一言堂”了。

在这些众多言论中,最令人关注的还是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企图让
毛泽东咸鱼翻生;但是反毛者也不示弱,茅于轼、辛子陵老当益壮,要把
老毛拉下神坛。毛泽东死后,邓小平不许对毛的评价进行争论,江泽民、
胡锦涛却允许拥毛派暗渡陈仓,不断为毛进行“反正”,包括册封毛泽东
的白痴孙子毛新宇为将军,都在鼓舞中国恢复到毛泽东的文革时代,也怪
不得反毛派也必须背水一战。

反毛受审应电视转播

最妙的是无法无天的拥毛派居然对茅、辛提告,这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因为真理越辩越明也。最好像审判“四人帮”那样,把开庭过程由电视直
接转播,那么全民开展对毛泽东的大辩论,将决定中国未来的命运。

中共很欣赏他们的党徒在敌人法庭中的辩护词。例如第三国际领导人季米
特洛夫、古巴革命领袖卡斯特罗等等,那么自命为伟光正的共产党,何不
也给茅以升、辛子陵等反毛分子发表一下他们的观点?相信共产党没有这
个胆,因为他们与毛泽东一样,都是属于掠夺中国人民的特权腐败阶层,
是屠杀中国人民的刽子手。一旦辩论展开,也是他们崩溃的标志。

两坝出现的险情,应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
亦如之”的古训。大坝将崩,如同大厦将倾,中国人民必须团结,推倒一
党专政,才能建设一个真正的民主共和国。而不是沉醉在纪念辛亥革命创
建的所谓“亚洲第一个共和国”,那是欺世盗名的共和国,包括先行者的
孙中山与后继者的毛泽东。

《动向》月刊 2011年6月号

(穿越30多年时空的重要评论,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请看
林保华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旧评论还在继续增加与上网中)
(要了解中国最新重要资讯,请观看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网
站http://www.twyac.org内的“共产中国”网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