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三一言   中国政治派别之我见 2011-06-19 22:42:07  [点击:1360]
中国政治派别之我见


张三一言





[一]、中国分为官阶级集团和民阶级集团

划分中国派别是次热门话题,不时会有人提起议论,有时也颇有创见。划因为观点、角度、立场、选取定义不同,所以可以从利益、阶级、思想分派,划出多种多样中国派别。我这里划的是中国政治派别。我是从民主革命的立场观点与角度来划分的。

在政治上中国事实上分裂为官和民两大阶级集团。官集团与党集团相重迭、党集团是其核心;这个集团有一个相当庞大的依附群,其中突出的是御用文人集团和黑社会集团。这个集团外的所有人都属于民阶级集团。这是一个对抗性集团,两者是压迫与被压迫、掠夺与被掠夺、侵犯与被侵犯、剥夺与被剥夺关系。就目前而言,没有调和的管道、没有有效的调解社会力量;官集团也没有任何和解的意愿和行动。对抗性在加深中、强化中、扩展中。中国现今所有社会矛盾、重大社会事件、社会衡突、热议话题,没有一个不可以溯源到官民两集团(阶级)矛盾。

这样的政治势态,必然导向革命。革命不会因为革命分子所欲而至,也不会因为反革命分子所恶而息,它是政治客观现实发展的逻辑结果。

有一些读了一些书的文人反对别人说阶级和阶级斗争,理由是马克思说了、毛泽东共产党还做了阶级和阶级斗争恶事坏事,所以,今天所有说和做阶级斗争的都是小马克思、小毛泽东,都是做与马毛共同样的恶事坏事。这是很荒唐的思想。

荒唐之一,把古希腊就存在的阶级学说盲目地说成是马所创。这是从反向神化马克思。把人类自古分阶级以来就实行着,至今没有停息过的阶级斗争说成是毛泽东及其共产党的专利,不知道如何说起。

荒唐之二,抹杀了存在阶级、阶级斗争的常态事实。其逻辑结论就是上访村民与胡锦涛是同一阶级。

荒唐之三,混淆阶级学说、阶级斗争的常态事实与俄中共作为极权独裁统治工具的恶性阶级学说、阶级斗争。

荒唐之四,坏人把常事,甚至好事做成坏事、恶事,后人就不得再做这类常事;再做同样的事,一律归列入恶事、坏事类。正像有人批评所说的:因为毛泽东吃过红烧猪肉,所以,今天所有吃红烧猪肉的人都是毛泽东。就是这么荒唐。

为甚么不敢说阶级和阶级斗争?我敢说,而且坚持说。

我只要最简单问一下,请反阶级与阶级斗争说的人们回答一下:
现今普遍及全国的拆迁者与被拆迁者是个人与个人的事?还是集团与集团、阶层与阶层的事?是后者,实质就是阶级与阶级之间对抗的事。

有人忌讳提阶级与阶级斗争,是因为不想回忆毛共提倡阶级说教和实行阶级斗争的残酷。这种用遗忘来回避历史的思想既对不起祖先、也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后代,是对自己的叛变。我认为正确态度是不忘记历史,永记之;用积极态度对抗或防止毛共式阶级说教与阶级斗争,正视和实行必要的阶级斗争。否认阶级斗争的逻辑推导结果必然是否定官集团共产党压迫掠夺人民的事实,否认民间维权的理由和必要性。这是作为一个自由民主人士不应做的事,除非你立意背叛自由民主。

小结一下。阶级斗争可分为良性斗争与恶性斗争。例如民主社会代表不同阶层或阶级的左中右政党间的斗争就是良性斗争;共产党前斗资产阶级现斗无权者的工农市民组成的“民阶级”就是恶性阶级斗争。所以,建立民主制度与政权是根除恶性阶级斗争的必要条件。

如果有某一阶级、阶层、集团、个人不用社会提供和平斗争的程序,强行用程序外的斗争达到目的,这是恶性阶级斗争。如果手握政权的某一阶级、阶层、集团、个人坚持行暴政、用暴力反对无权者争取应有的权利和权力,在这样条件下,无权者革命、或暴力革命是合情合理的事,或者说是无可避免的事。这不能叫做恶性阶级斗争,大不了你只能说是必要之恶。


[二]、官集团是拜极左神主牌的极右垄断官僚资产阶级集团

官集团是一个头脑与屁股、传统与现实的分裂体。基于法统、合法性需要,他们头脑里必须保持和装尽五六十年前毛朱周们的话语、教条。所以,他们的传统是极左的,腔调也是极左的。基于利益,他们的屁股坐在与这些话语、教条绝然矛盾的椅子上;以无比热情拥抱他们教条视为死敌的恶性资本主义,充当恶性的垄断官僚资产阶级。所以,他们的现行是极右的。相对而言,乌左就比他们要有人格、也显得真诚一些。

现在的共产党是一个阶级的代表,这个阶级就是中共叫做“先富起来”的阶级,实质是“先腐起来”的阶级。所以,现在的中国共产党是代表极右的垄断官僚资资产阶级的党。人们要注意的是,这个极右专政党不可能如乌左所愿重归五六十年前的极左。从极左到极右是一件轻而易举,且是难以避免的事,因为,有一个无法抗人性恶在起作用,这就是财富“利”这个诱因。但是,要回归到原来的极左,只有一个推动力:平等。平等只有道德力量,对早已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垄断官僚资本主义集团来说,根本就不起作用。所以,乌左们企求现当政者回归前极左,不能成真之梦。


[三]、乌左是扯后腿毛原教旨集团

乌左集团并不是一个阶级,它只是一个民间的思想集团。它与官集团的关系是孖生兄弟(姐妹),不同的是官集团因时俱进,因利而变,遂成了官僚资产阶级;不长进的乌左固步自封,梦想再重温六十多年前的工人阶级是统治阶级的虚荣。

有人说,现今中国社会的两大政治实力是极左与极右。乌左是极左代表,极右是以胡为首的掌权集团。这是以幻想取代现实。我认为,乌左在中国政治现实中,并没有多少地位和影响力;它只是一党专政统治面临末日时代的政治回光返照现象而已。

我这个判断的根据是甚么?

其一,人们可以随时作个小型民立调查:你愿不愿回到文革和文革前的毛时代,统计一下就会得出人们不会跟随乌左回到毛朝的结论。

乌左的复辟根本不能给民众利益。人性是趋利的,在同样公平正义条件下,给富和给贫之间,人们必然选富弃贫;所以,民众不会接受乌左回到均贫的毛朝。民众最可能的选择是忍受现实,力求变革。这就是目前革命之声响彻云霄、准革命行遍神州的原因。

其二,乌左的思想逆世界潮流,中国政治气候而行,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乌左能在中国生存的最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是讯息封闭;乌左之所以今天在中国能出现和存在是共产党封绝言论自由相联谊会着的,是极右一党专政的垄断官僚资主义的共生体。现今不论中国还是世界的总趋势是讯息越来越开放;随着讯息开放,乌左消亡是必然归宿。

有一点倒要注意,即使乌左消亡,但是,乌左思想中有一个精神财富:平等,不会跟随它灭亡。平等,在中国现实政治中将会长期起作用。因为乌左这个平等理想,使得民主派有可能在阶段性策略运用中与乌左合作。


[四]、民间的右派和左派、革命派和改良派

民间政治派别可分为左右两派,左右派与革命派改良派大体重迭。

右派改良派光谱由反抗性改良到依附性改良(即不改良)。革命派光谱从暴力革命到非暴力革命。反抗性改良与革命中温和的非暴力革命接壤。

因为革命与改良已经有很多议论,这里就从略了。


张三一言 20010620 香港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6-19 22:44:5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