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旁观者昏 佛爷,按老贝的说法应该是“拂爷”   2011-05-21 06:40:15  


作者: 凯源   旁兄,好久不见,讲个扒手的真实故事。 2011-05-21 10:39:17  [点击:846]
1969年初,我校一63级学生,济南人,被分到一机部的哈尔滨锅炉厂,行李已托运,随身仅带一小包,去北京站乘火车。他在公主坟坐1路,到北京站口下车,连扒七个钱包,无人知觉,除了一人,那是公安局便衣,便衣在车站抓了他。一审,此人在济南读中学时就是扒手,但从未失手。考上北京某大学后,一心想当科学家,改邪归正,没有重操旧业。大学毕业,要离开北京,手痒,想试试手艺有没有“回潮”,结果阴沟里翻船。公安局把他交给学校工军宣队,被重新分配到内蒙一偏僻小城,以示惩戒。以后工军宣队多次以此为例,证明我们都是未改造好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