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鹤慈   流氓,亡命徒和其他---金三儿 2011-05-21 06:16:49  [点击:1040]
流氓,亡命徒和其他---金三儿

80年代初,我回北京不久,在公共汽车上,告诉身边的朋友萧萧小心点,因为我看见了金三儿上了车【这里,不是北京人可能不知道北京的儿语,三和儿必须连在一起,只发一个音】。萧萧是郭世英的女朋友,因为她在身边,我本来是不准备和金三儿打招呼的,

不一会,我发现我的钱包没有了,在我已经有了警惕的情况下,竟然能够被他们得手,我也实在是不得不服了他们的身手,我从车后走到车前,他认出了我。

“钱包没了,对我也下手?”“大哥,【这里字“大”要念成“的”,】孩子不知道,”他要身边的孩子把钱包悄悄的给我,他们马上就下车了。

他现在干的,用里面的行话叫带佛,小偷叫做佛爷,为什么会有如此奇怪的称呼,我现在也没有明白,流行的行话都会有出处,如管警察叫雷子,管女孩子叫小蜜,都是出自英语,出自东交民巷的拉三轮的洋泾浜英文。

金三儿是从邢台隆尧采石场劳改释放后,到的留村,年轻人都在二队,为了防止我影响这些年轻人,把我放在了四队,所以我和他不熟,只是知道有这么一号,高高瘦瘦,手特别黑。

和他的接触是在禁闭室,北京劳改有一个几百人的疯子队,神经病是不应该被判刑的,这几百人是劳改后疯的,我在延庆的时候,他们也在延庆;后来我离开了延庆,等林彪的战备转移,北京的劳改队都被调离,疯子户口属於北京,上海等就调到了邢台;在疯子队的院子里的一间小屋里,盖了三个禁闭室,和一个木头门封住桥洞类似,高度是人在里面不能座,长度是趟下不能伸值腿。

不记得他为什么蹲禁闭了,他刚刚进来就闹,非要马上去见队长;一边喊一边砸门,开始时值班的还进来“教育“他几下。后来是懒的开门,骂几句,最后就由他一个人去喊去敲门。这正是他想要的。

晚上他逃跑了,砸门不是为了见队长,是为了把门砸坏好逃跑。他必须过小禁闭室,大禁闭室,疯子院的围墙和夜班的值班的,这些对他们应该都不难,比起我认得的最有思想的小偷唐某在清河下雨天,翻四米高的围墙,过3000伏高压的电网,岗楼还有真枪实弹的卫兵应该是容易多了。

但不论是金三儿还是唐莫,能够跑出去小监狱,跑不出大监狱,都不过几天就被抓回来了,也没有什么特别措施,连手铐脚镣都没有用,刚刚回来被修理的人是不可能跑了,开了门让他走,都走不出院子。而等腿脚可以动了,禁闭室的每天二两七钱五【是传统的16两制的四两】的两顿粥也没有气力翻墙了。

可以是因为他认为我知情不举,没有坏了他逃跑的事,也因为一天到晚太无赖,他开始和我讲他的故事,他进来是因为打入致残,当时他也只有16,7岁,晚上一个人拿者大号的板子,到护城河,专门找谈恋爱的动手,把男的打的头破血流,而从来不动女人。

他谈的是津津有味。我听的是恶心反感;我也问过他图的到底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我是宁可给他讲三国,水浒,也不愿意听他的光辉战绩。

回来,我去了唐山河北省劳改总队,和他就没有再见面。

可能不到一年,再一次听到他的消息,是他已经被枪毙了。

写小说可以无巧不成书,但现实可能比小说更巧;我们家住在北大公寓42楼,从厨房的窗子可以看到公寓的43楼,一天晚上,43公寓的一家突然烧起了大火,火被救灭后,发现43公寓里的夫妻两个人都已经被杀。记忆中,家中的男主人是副教授,是夫妻刚刚从日本回来,还是儿子在日本,记不清楚了。金三儿和他的一个同伙过去给这家装修过,可能知道这家有点钱;轻车熟路,抢劫后杀人灭口,纵火想消尸灭迹;

一次深更半夜金三儿被查夜的抓住,身上找到一支自制的手枪,审讯细节不清楚,但对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最后承认了北大43公寓的抢劫杀人。


【写完了的东西,一般我都不愿意再看一遍,所以文字,标点符号长会有错,这次算是反常,丢了的文章结尾,再写了一次。】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5-21 07:17:3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