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世界大同报   学界泰斗赵总宽博导学术力挺刘浩锋人类最优政治的数理逻辑证明 2011-05-20 22:38:41  [点击:1026]
“一党领导多党合作与民主集中制”是人类最优政治制度的数理逻辑证明
——兼论实现和谐社会的数理哲学与天道辩证逻辑基础
文/ 刘浩锋
2011年5月19日

我之所以着力推荐刘浩锋《一党领导多党合作与民主集中制原则是人类最优政治的数理逻辑证明》一文,是因为刘浩锋不仅用数学上“哥德尔不完性定理”来反证中华天道辩证思维在宇宙整体层面上的圆满与普遍性有效原则,也用西方数理逻辑的科学成果“纳什均衡”原理来反证天道辩证逻辑推理出的——“利人利己”“对立方之间互爱合作为根本”才能实现彼此利益最大化——多元动态均衡科学原理。将这一宇宙科学原则的普遍推广与应用,才能达成多元共和与人类共赢,真正实现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执政理念。
刘浩锋从原理上石破天惊地指出“中国当前的政治体制乃现代禅让制”,是符合数理逻辑所证明的实现各方利益最大化的人类最优政治原理,真是力挽狂澜,一言兴邦!彻底有力的从根本上化解了我国长期以来存在的特色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危机,为中共振兴、国家改革与稳定发展、民族复兴、人类文明进步都做出了难以估算的不朽贡献。

——中国人民大学博导、北京市逻辑学会会长赵总宽教授
2011年5月19日人大宜园寓所谈话



纳什均衡证明合作的政治才是利益最优政治模式

博弈论是数学运筹学的一个分支,需要经过严格的数学公式运算论证。天才数学家纳什(John Forbes Nash Jr)1950年和1951年两篇关于非合作博弈论的论文,通过严谨的数学逻辑推理得出的结论,彻底改变了人们对竞争和市场的传统片面看法,颠覆了整个西方经济学的逻辑根基与价值基础。他证明了非合作博弈与均衡解的存在性及其均衡解,即著名的纳什均衡,从数学推导入经济学,揭示了博弈均衡与经济均衡的内在联系,奠定了现代非合作博弈论基石,后来的博弈论研究基本上都沿这主线展开。由此,他与另一位博弈论专家莱因哈德•泽尔腾(Reinhard Selten)同获199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然而,纳什天才的发现最初却遭到经济博弈论创立者、计算机的发明者冯•诺依曼(1903—1957)的断然否定与爱因斯坦的冷遇。

纳什正是通过繁杂严谨的经典数学运算得出了“纳什均衡”悖论原理。通俗的说,就是“囚徒困境”或曰“囚徒的两难选择”。个人理性与集体理性的冲突,各人追求片面利己行为而导致的最终结局是一个“纳什均衡”,也是对所有人都不利的结局,形成大起大落的恶性循环格局。这个现象,实质上早在康德就发现了,康德证明纯形式的理性演绎只会导致对立争论的恶性循环(二律背反)。而这个道理,著名学者何新也发现,与哥德尔不完全定理认为“一个形式公理系统自身的完全性(统一性),不能通过系统内的自我演绎实现”实乃异曲同工之妙。(参见何新著《泛演化逻辑引论》)从而,纳什均衡悖论原理也反证了“天道辩证逻辑”证明的“利人利己”实现个人利益与他人、集体、民族国家、人类、外星、宇宙自然利益均衡运行的价值才是实现多元共和、整体共赢的利益最大化形式。天道辩证逻辑是屹立于东西方两大逻辑系统巨肩上,实现统帅接受阴阳矛盾的传统阴阳逻辑与排斥阴阳矛盾的经典数理逻辑在更高层面上的辩证统一,从而实现了逻辑推理形式从心到物、从无到有两种辩证关系的宇宙性圆满。
西方经济学之圣斯密《国富论》认为:“通过追求(个人的)自身利益,他常常会比其实际上想做的那样更有效地促进社会利益。”认为在市场经济中,每一个人都从片面利己的目的出发,而最终全社会达到利他的效果。这就是被东西方至今诸多知名经济学家都捧为圣旨的自由市场经济“看不见的手”原理。
可是,“纳什均衡”对亚当•斯密这“看不见的手”的原理进行颠覆,从“纳什均衡”引出了“看不见的手”原理的一个悖论:从利己目的出发,结果损人不利己,既不利己也不利他。两个囚徒的命运就是如此。由此推理,扩而大之,从利己党出发,结果损他党也损己党;从利己国出发,结果损他国民族也损己国民族,从利人类出发,结果损自然与外星生命也损人类自身,彼此形成恶性循环互损的格局。
因而,“纳什均衡”悖论实际上也否定了西方经济学的基石,否定了西方自由民主宪政学,否定了传统的各种偏执价值认知与片面逻辑推理基础上的文化学术思想,在政治学、经济学、管理学、社会学、军事科学、历史学、逻辑学、数学、物理学、化学、伦理学、宇宙天体学等各个文化思想领域亟待运用天道辩证逻辑重新进行全面梳理与建设。由此可以得出,自己与他人及宇宙事物,彼此都是互为依靠的整体;在逻辑学上,个人与个人以外的一切构成了“泛矛盾”关系,因而,要最优的利己恰恰是利乐宇宙一切众生,而这就是佛陀之所以教导众生发菩提心精进修行的现代逻辑证明。
从非合作博弈“纳什均衡”中反推理出一条真理:合作是有利的“利己策略”也是“利他策略”,原本两者是互为依靠的阴阳整体,形成均衡良性循环。但它有个前提,就是儒家所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按照你愿意别人对你的方式来对别人,但只有他们也按同样方式行事才行。也就是人人崇尚利人利己、立人立己、利他党利己党、利统治阶级利被统治阶级、利他文化文明利己文化文明、利他国民族利己国民族、利他星球生命利己星球生命,处处实现心灵运动的均衡与思维的辩证,形成良性循环的互利共赢的格局。

  莱因哈德•泽尔腾(Reinhard Selten)曾说过:“现代博弈论是一门以数学为基础的、研究对抗冲突中最优解决问题的学科,对于人类而言,它最重要的贡献就在于它能够促进人类思维的发展,促进人类的相互了解与合作。”(“博弃论与中国经济——访199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莱因哈德•泽尔腾”,《中华工商时报》,2002年9月5日)纳什均衡原理不仅在数学上证明了数学自身无处不在蕴含着阴阳矛盾悖论,与其它诸多的数学悖论一再展现了排斥矛盾的传统数学运算最终依然停留在更大矛盾中,从而从根基上颠覆了传统数学自身;从而接受矛盾的数学与排斥矛盾的数学两者阴阳辩证关系构成了一个圆满的数学整体,不妨称为“天道数学”。也即,以往被认为无意义的矛盾,用数字代表为0,实质上蕴含着普遍性意义,有意义又终将归于无意义,用数字代表为除0以外的一切数,作为运动的宇宙与运动的数而言,一切来源于0,一切终归于0,而有意义与无意义两者阴阳辩证关系构成了一个循环运动的圆圈。如果有意义代表的0以外的一切阿拉伯数字表征着此岸世界,那么0代表着彼岸世界,此岸世界与彼岸世界互为辩证循环统一,这个循环圆圈运动就是螺旋形模型,也即老子所言:“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演示的“太极图”天道原理。宇宙天地万物皆是如此。

在经济上,纳什均衡原理颠覆了西方经济学损人利己的片面逻辑与价值认知,正是导致西方周期性经济危机,最终形成既不利己也不利他、对所有人都不利的恶果的祸根;也在政治上颠覆了西方以多党恶斗为特征的自由民主宪政,最终导致对所有党不利的恶性循环不断的政治格局;
纳什均衡也直接证明了中华文化“太极图”天道原理“阴阳互爱一体为根本,阴阳对立轮转为形式”,强调运行心灵思维需从宇宙全局整体、均衡辩证看待问题的必要性。这个道理应运于政治模式设计证明了中国尧舜禹时代依照天道辩证原理确立的“禅让制”政治是人类最优良的。禅让制的政治模式,既确保被禅让人符合权贵阶级的利益,也确保被禅让的人所代表广泛民众的利益,彼此形成阴阳矛盾的均衡关系;这个原理与佛家的中观、儒家的中庸、道家守中皆是一个道理,也与西方文化源头所强调的辩证法本质是一回事。阴阳矛盾均衡良性交媾为和,这是和谐的本质意义。
被禅让人必须是德行高尚,具有极好能力与声誉,民望所投,集智慧、道德、能力、声誉、民心于一体的圣贤;禅让制与西方民主制度相反,它将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这一对矛盾阴阳关系,通过互相合作互爱的方式,实现了中和,最后对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都是利益的最大化,也等同于整体利益的最大化,实现朝野互爱、道德高远的善治,从而比其它不惜损坏对方利益的竞争方式更为减少互相损耗,避免多数暴政与少数暴政,因而是人类最优良的政治模式。

一党领导多党合作与民主集中制原则是“现代禅让制”

根据纳什均衡原则推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与民主集中制领导原则,就是一种符合博弈论数理逻辑所论证实现最优化的“现代禅让制”政治制度。一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是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实现了彼此的合作共赢,也最有利于民族团结与社会稳定;民主集中制原则,不仅符合被领导者与合作者的利益,也符合领导者的利益;上级领导与被领导者的阴阳矛盾关系的中和,实现彼此利益的最优化。
这种制度是对中国古人遵循天道原理设计的禅让制政治模式的现代继承,本身是人类最优的政治制度。禅让制原理,最根本的前提基础,按照孔子继承尧舜禹文武周公一贯之道统的理解,即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彼此之间是互爱合作的,而不是损他党、损被统治阶级利益的,也不是损执政党、损统治阶级利益的;如果一个国家的政治秩序中,存在多党恶斗,皆不惜为一党的利益而损害他党,为了统治阶级的利益而不惜损坏被统治阶级的利益,为了资本家企业家的利益,不惜损坏劳工的利益,为了人类的利益不惜损坏自然环境的利益;或者在国际秩序中,一个民族国家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损坏别国别民族的利益;甚至在星际文明中,地球人类不惜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损坏别的星球生命的利益,那么,最后会必然导致大家共同利益的丧失。
正是这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彼此之间互爱合作的天道辩证逻辑思维方式与精神传统作为政治的前提才形成了中国文化数千年的圣贤传统。
由此证明得出,中国的政治改革方向绝不是照搬西方的民主宪政,而是在肯定现有基础上的继续完善提升,使之完全符合中华文化核心智慧“天道”宇宙法则。
从中华民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演进可知,中国现在的政治制度基本框架与精神相对于西方自由民主宪政是历史发展的自然延伸,也具有优越性,然而,为何中国社会出现很多的腐败现象无法遏制,导致民心流失,公共知识分子普遍看好西方自由民主宪政模式呢?这是因为,中国的政治制度与基本精神正在流失它强调合作的前提与互爱的基础所致;我们形式上符合古圣人们开创的禅让制,但作为禅让制内在具有的合作互爱的根本精神却流失或萎缩。
而之所以丧失这个根本精神的文化原因,恰恰是人们普遍毫无反省的接受西方片面自由竞争的文化与思维,陷入不惜损人利己、损他党利己党的逻辑思维与价值认知之中,导致互相倾轧道德全面沦丧,社会各个领域中充斥着虚假恶劣的事物,是非完全颠倒,好的价值得不到心灵诚实的去认知领受,坏的价值却被人们心照不宣的实践。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构建和谐社会与八荣八耻的道德要求,往往被地方阳奉阴违,流于形式,从而导致社会矛盾尖锐,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种事物畸形泛滥而陷入混乱;要根本上彻底化解这一危机,使社会真正迈入和谐社会,胡总书记与中共中央合力一致,率领全国各族人民,除了打造夯实社会的合作文化与互爱精神,此外别无他路。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