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杜智富 贝老师可否把这一篇与邋遢道士那一篇合起来评一评   2011-05-20 05:02:03  


作者: 贝苏尼   评论谈不上,说点感想吧。 2011-05-20 06:08:29  [点击:1551]
邋遢道人的讲话学习了两遍,印象——只是印象——有两点。一是经平正指出罗马铜钱问题后,看有关西方的部分多加了些小心,靠不大住的地方甚多。二,中国古代市场发达是对的,而这市场的发达与中央集权有很大关系,封建制度不利于市场。欧洲近代封建贵族衰落,集权专制君主上台也要搞“车同轨,书同文(民族语言运动)”之类。十年前有汉学家请了些中国学者来丹麦,第一项活动就是参观国家博物馆近代部分。玻璃柜里摆着几个秤砣量筒,讲解员长篇大论地说了半天,我一句“统一度量衡”就给翻译了。

秦晖的文章一般偏长,这次是例外,思路非常清晰。

如果说,西方两千年来的历史就是Hellenism and Christianity之间反复斗争和妥协的历史,那么同期中国就是“周制”与“秦制”之间此消彼长的历史,在思想理论上就是儒法斗争史。就价值而言,秦晖以及区区在下等的取舍与“五人帮”相反;就事实而言,“五人帮”还是很敏锐地抓住了主线。

儒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我以前比较喜欢儒家是它的无神论,以及建立在无神论基础上的世俗政治架构。和许多当代人一样,我喜欢的也是孔子,而对汉以后的儒家持较大保留态度,直到看到秋风的一种解释。他认为,董仲舒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建立了一个强大“道统”,对皇帝及其“法统”形成制约。我想他是对的。多元的思想和宗教无法形成对世俗政权的制约关系,必须是统一的思想或宗教方才有此可能。西方的基督教会曾起到过这样的作用,中国的儒家也起到过类似的作用。很多人不承认这个作用,主要是从儒家没有教会那样的组织建制来看的,也不能说全错。但是要注意一点: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包括蒙古满人等“外来政权”都没有弄出个什么“忽必烈主义”,“康熙思想”,而是把儒家当作既成事实来加以接受,客观上也就放松了对民众的思想控制。儒家也好,法家也好,都不是单纯的思想理论,也不能单纯地从其是否束缚思想来加以评判,而要结合其结构性的地位来加以考察。

雍正的故事和秦晖的解说都绝妙。什么叫“独夫民贼”,这就是:他们不仅要镇压人们的反抗,而且根本不需要歌功颂德!这一点经常被人忘记了。马基雅维利也说过跟雍正类似的大实话:在爱戴和恐惧之间君王宜选择后者。由此想到秦晓说的,毛泽东流露出一丝厌恶的神情,我信。厌恶不是厌倦,与第几次接见红卫兵无关,而是对山呼万岁的的鄙夷。如果以为毛泽东真的反对“个人崇拜”,那又错了。他是认为,人们根本没有资格歌颂他!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