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杜智富 响应孔识仁,重贴:加拿大的聯邦經驗對未來中國的意義   2011-05-19 17:06:49  


作者: 孔识仁   感谢杜先生的重视,治世之民主中国,可试联邦制,乱世则不可 2011-05-20 04:26:44  [点击:737]
杜先生道鉴:


感谢您的重视和赐教,
等中国进入民主太平之世,可以尝试联邦制,在民主化之初的动荡岁月里,绝对不可行联邦制。在下一文,请指教。

谢谢您


识仁敬上

 

 

中国民主化后为什么不能选择“联邦制”的原因?!
——《就“联邦制”与严家祺先生商榷》答问二

 

 

如果对于中国前途有认真负责的思考的话,那么,“联邦制”绝对不是中国民主化后的选择。其理由如下:

 

1、中国民主化必是在中共搞得天怒人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发生。在这种状况下,旧势力与民主势力交锋激烈,各种利益集团交锋,中共长期制造积累的民族矛盾也会爆发,民主化就意味着各种挑战和应付动荡、应对严酷民生问题,要收拾中共留下的烂摊子,还要防止旧势力利用民主力量执政失误和经济政治危机“卷土重来”,最后才谈得上品尝“民主美酒”。在这种形势下搞“联邦制”,把省变成邦,把少数民族地区变成邦,让他们有独立的法律体系,各地可以制定不同的刑法和民法,还有隶属邦的地方安全部队。其结果就是:邦有权、中央有权无能、政局大混乱,最终危及民主化的成果和转型正义的实现

中国与各国历史境遇不一,中国人口、领土广大,一省与欧洲大国相当,各地域经济、教育、政治差距很大,在极权主义的中共统治之下还会出现“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现象,何哉?地方利益使然。如果在未来民主中国,实行联邦制,各地必以地方利益高过国家整体利益,使符合国家而不利于地方利益的法令名存而实不行,形同虚设,这岂能维系国家的政令统一和整体利益呢?这种状况有利于应对经济危机和转型期民主派与旧势力激烈的政治斗争吗?

所以说:中国与美国等的历史境遇和国情条件不一样,外国的制度是不能理想化移植过来的,只可取其普世价值和规则,而不能生拉硬扯。

而联邦制实行于少数民族地区,如果少数民族地区的独立诉求一旦在联邦制下无法得到满足,就利用联邦制所允许合法掌握的地方部队,搞事实独立、军事独立,甚至于产生民族排挤和冲突,形成少数民族地区汉人等族的难民潮。这对于民主中国是严峻冲击。是战争还是和平呢?少数民族地区如果赞成政教合一,联邦宪法要不要维系呢?爆发冲突怎么办?等等。而旧专制势力就等着这些危机,觊觎中央政权的失误和选民失去信心,摩拳擦掌、卷土重来。

少数民族地区可以高度自治如藏人治藏。没有联邦制,也可以保障他们的民族权利。世界上实行单一国家制的民主国家,皆不能保障少数民族的权利吗?没有,不能有联邦制的迷信。

 

2、美国实行联邦制的时候,南方可以蓄奴,有的邦民主程度远远落后其他的邦。同样,中国大陆刚民主化,民主根基不牢,民主价值观没有深根深植,各地域在这方面差距很大。如果在民主化初期的乱局里,有的省在邦法里加入许多不合自由民主价值观的内容,怎么办?有的省为其私利不顾国家利益,在立法和行政上实行不合国法,但符合一邦私利的法律和行政作为;或者,邦以地方利益高过国家整体利益,使符合国家而不利于地方利益的法令名存而实不行,形同虚设。请问这些有利于中国民主化吗?

 

3、主张中国大陆实行联邦制的少数特别热心的台湾人士,为什么不去台湾搞联邦制呢?让客家人地区(桃竹苗高屏花东地区)成立邦,让金门彭湖成为邦。您们知道联邦制必须有历史基础和国情需要,贸然实施就会有大风险的,那么,您们为什么不能以同理心看待中国大陆民主化后实行联邦制的巨大风险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请冷静一下吧。

 

 

 

识仁  敬上

2011-5-1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