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核兒緊掏   转载 :谈国内的过度治疗 2011-05-19 22:14:12  [点击:803]
医疗消费是医生主导的消费,而不是患者的主动消费。在信息严重不对称的情况下,很多医生利用处方权,不断地制造无效甚至有害的需求,把患者当成了牟利的对象,这是过度医疗的主要原因。

专家指出,过度医疗犹如一个“无底洞”,吞噬了有限的医疗资源,给国家、社会和患者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无形中抵消了医保增加给百姓带来的实惠:

  1、治疗感冒,中国可能是全世界花冤枉钱最多的国家。人民日报社记者白剑峰在《谁制造了“感冒经济”》中写道,一位外国医生说,如果没有细菌感染的话,感冒一周左右就可以自愈,而中国人对感冒似乎过度戒备。看个普通感冒,花一两百元是很正常的,花上千元也不稀奇。

2、9倍的心脏支架暴利已超过贩毒。中国青年报报道,全国政协委员董协良曾经在提案里揭露了医疗器械市场的黑幕,一个国产的心脏支架,出厂价不过3000元,可到了医院便成了2.7万元;一个进口的心脏支架,到岸价不过6000元,到了医院便成了3.8万元。

3、我国剖宫产率过高,已成了公共卫生问题。在大多数医院,剖宫产的滥用已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医院为了多收入手术和住院费用,为早剖早完事免得夜里守产,为了避免医疗纠纷,……而进行的剖宫产。

“瓜熟蒂落”,经阴道分娩是一个自然的、生理的、必然的方式和过程。胎儿,经历数小时、几百次强大的于宫收缩力的按压.肺里多余的水分被挤到了上呼吸道,产后不易发生窒息和湿肺;胎儿经过产道的挤压,吞咽的羊水及气管里的分泌物亦被挤压出来,不宜发生新生儿窒息;同时,一次次子宫收缩,对胎儿就是一次次的按摩,对孩子将来感官统合的协调有肯定的作用。这种作用与生俱有、失之不来。

我国近年来国内剖宫产率逐年上升,目前已达到惊人的地步,某些医院已超过70%,个别竟达到100%。这种动向引起国内外医学界的忧虑,也引起社会的关注。据 Richard报道,美国的剖宫产率一直保持在5.5%左右。

希望我们的产科医生好好把握自己的良知,如果想赚钱,请不要使用谎言,请尊重产妇的意愿,你们可以多用仪器多开药,请千万慎用剖宫术,请不要轻易剥夺一个人作为母亲的权利和幸福。

4、北京某著名三甲医院的一位医生告诉记者,肿瘤患者是过度治疗的“重灾区”。很多病人并非死于癌症本身,而是死于过度治疗。例如,对于一期肺癌患者来说,手术治疗后的5年生存率可达到90%。国际上公认的结论是,这类患者术后化疗不受益。但是,我国的治疗都是“流水线式”的,多数病人手术后都要“被化疗”。有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本来是早期肺癌,只需要做一次手术,花费两三万元,基本就可以长期生存。但是,医生做完手术后,还是习惯性地把他转给了化疗科。在做了四个疗程的化疗后,病人免疫力急剧下降,随即肺癌复发,并出现脑转移,于是又做了伽马刀手术,结果导致了更大范围的肿瘤转移。由于医生的过度治疗,老先生不仅花费了30多万元,而且踏上了不归路。

人死了,药还堆积如山。医生明知患者是癌症晚期,根本没有治疗价值,仍在拼命开药。

“父亲去世后,我扔了整整三个编织袋的药。人都死了,药还堆积如山,而且都是自费药。”北京北洋华诚新能源公司职员许京详说。

5、现在不少医生问诊三句半,立刻就让病人做CT、造影、核磁。事实上,这些检查的成本高、创伤大,还可能增加致癌的风险。

据报载:“嘉兴市王大妈去年车祸住院,医院给王大妈做了甲肝、乙肝、梅毒、肿瘤、艾滋等十几项检查。”

“一个出生不到一周的婴儿,79小时内做了189项检查,其中包括艾滋病、梅毒、类风湿、糖尿病等项目,面对很多如同“套餐”性质的化验,家属觉得被医院骗了。”

“宫颈糜烂向来被看作一种常见的妇科病。然而,这个“病”不仅已经在美国教科书里被删除,而且它是一种“癌前病变”的说法也被否定。尽管如此,在国内医疗市场上,这个“病”却被普遍过度医疗。”

“两年前,王佳在体检时查出了有“轻度宫颈糜烂”,便找了北京一家口碑不错的私营医院,花两千多元做了LEEP刀(宫颈电外科环切术)手术。”

许多医院对状动脉狭窄不明显的病人,使用安置支架的治疗;有些良性疾病无需要手术的病人,也积极给予手术治疗,或者扩大手术范围。

许多医院还规定了医生的工作量,比如一天要开多少化验单,多少检查费,多少药费等等。如果每个医生都完不成工作量,就要扣发工资、奖金。

2009年我国医疗输液104亿瓶,相当于每个中国人1年里挂8个吊瓶,远高于国际上2.5~3.3瓶的平均水平。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这是一个危险地信号,更是一个令人痛心的治疗弊端。输液就是一种短且快的模式,但快了未必等于好。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抗生素,我们是 138克,美国是13克,差10倍多。但愿我们的孩子不是吊瓶吊大的一代。

过度治疗这一中国医疗界的顽症。不仅使得医改的成本成倍增加,而且使得医患关系紧张,医患之间的信任度降到了冰点。

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医疗费用本来有限,如果连治感冒也要“导弹打蚊子”,国家和百姓怎么能够承受得起呢?

现在哪里还有白衣天使,都是些白衣恶魔呀!!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