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dingke   513世界法轮大法日 唐柏桥谈法轮功 2011-05-13 15:24:37  [点击:666]
【看中国记者杨蓉真采访报导】5月13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举办了各种庆祝活动。由于中共从1999年开始打压法轮功,使法轮功学员展开了反迫害的行动,12年来坚持不懈的精神赢得世人的敬重。美国纽约州参议院于5月10日通过决议案,宣布五月份为纽约州法轮大法月,并表彰“2011年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美国密苏里州的圣彼得市、圣查尔斯市,缅因州的波特兰市、印第安纳州的卡墨尔市、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等市将5月13日定为法轮大法日。

对于法轮功能够在社会上获得这么多的赞许,海外著名中国人权活动家唐柏桥也由於长期与法轮功学员有所接触,因而谈了自身於2003年开始接触法轮功学员后的感受。以下是他的叙述:

法轮功重振中国道德

法轮功在中国的道德重建方面起到了其它任何一个群体起不到的作用,这是一般的民运组织或政治性的组织所做不到的。相较于民运,法轮功学员走的是另外一条路,是重振社会道德和恢复中华良好文明与传统。而我本人受到道德上的净化是最明显的。

在和法轮功学员交往的过程中,最主要的影响是对我的思想上的影响,包括做人以及很多方面,我觉得这是刻骨铭心的。以前我对中华民族差不多是一种接近绝望的状态,我在海外做民运十几年了,感受到民运情势每况愈下,国内的情势也是一样。而西方和中共的关系越来越好,所以完全看不到希望。虽然这样,但我总是抱着明知不可为而为的态度,为自己的理想和内心的那一份崇高感而奋斗。

但结识法轮功学员后我看到了一种希望。当初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中国人,后来遍及全世界。中国大陆能产生这么一群道德水准高的人,中国还是有希望,还是能改变的,这对我来说是一种震撼。2003年以后我开始密切接触他们,彼此之间这么关心支持,这是一种无价的财富,所以我觉得不孤单。我相信民运里面有不少人有这种体会。我觉得法轮功在中华民族的道德重振方面起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作用,这是第一方面。

对全世界都有启发

第二是,法轮功学员的做法对全世界都有启发作用。法轮功学员在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基础上更进一步。比如退党运动、传九评、神韵、网络反封锁,还有讲真相。这些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全新的非暴力运动,而且到达了更高的境界。比如退党运动,它实际上起到了改变灵魂深处的一些东西的作用。在新世纪的后文明时代,在这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起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作用,让共产党解体于无形之中。有很多朋友退党后,思想上、行为上很明显的就改变了。

现在这个作用越来越明显了。现在的共产党四面楚歌、腹背受敌、被动挨打,这和传九评、促退党、突破网络封锁都有直接的关系。

没有组织 值得学习

第三个方面,民运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组织、纲领、会议等,内部经常有一些争吵甚至冲突,内耗非常大,管理成本非常高。民运组织基本上还没有跳出共产党过去搞政治的那种组织形式和思维,动不动就是纲领和班子,动不动就清除异己。法轮功就没有搞这么一套很严密的组织、纪律,靠那种强力来灌输人们。法轮功学员是自愿的付出,没有等级区分,大家就是一起来做事,这和传统的组织是不一样的。

共产党曾说过三个月之内消灭法轮功,因此对法轮功的迫害力度是空前的。但十几年下来,为什么法轮功在这样严重的打压下、这么艰难的情况下还做得这么好,而且其形式是越来越大。我觉得这是人类历史学家要研究的东西,这既是一个奇迹,同时也是一个荣耀。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的,也是整个中华民族乃至全世界的荣耀。这在中国过去的历史上是没有过的。

八九六四运动,那个时候是何其浩大啊,几百万人上街,各地城市都有,动不动就是十万人以上上街,那时工自联等组织也出来了。但镇压以后,一些民运组织在坚持了一两年后就走入了低潮,到现在还没有走出低谷。但法轮功学员一直处于一种抗争状态,和民运对照,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现象,值得研究和探讨。

法轮功对我的影响

法轮功学员对我的影响,就是让我对中华民族感觉到有信心。我第一次非常正式的和法轮功学员见面是2003年,当时七八名法轮功学员到我家里来,以前我都不认识这些人,他们都是一些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哈佛大学的博士,在美国都算是精英份子。这些学生或教授,和我在一起聊民运、聊人权、聊正义,给我的感觉他们既不像民运人士,也不像普通社会上那些有点地位就骄傲得不得了的人士;也不像台湾人或香港人,因为台湾人、香港人也有他们的一些风格。他们没有民运里的那些搞政治的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察言观色。所以我感到奇怪,我太太是美国长大的华人,她对他们也感觉很好。这些人看起来非常的厚道,感觉到就是一种自然的人性的流露。那次以后,我对法轮功学员感觉就是:这个群体是值得信赖的,道德水准是很高的。

后来当我遇到一些困扰的时候,比如受到威胁、中伤、造谣,心里憋着一股气,就会有法轮功学员开导我。他们会告诉我:那些造谣、中伤是磨练我的意志和要使我更有德。那些中伤我的人其实是在为我付出。听到他们的言论,我就觉得豁然开朗。转变另一种想法:原来中伤我的人是在帮我,所以了解到不要和他们斗气,不要和他们纠缠。于是自己有了一个新的境界。

还有一个例子,我和法轮功学员接触很频繁,我觉得他们处理事情,真真正正的做到了“公心至上”,甚至我觉得这个“公心至上”的说法都把法轮功学员贬低了。一般的普通大众能做到公心至上就很了不起了,但我觉得很多的法轮功学员做得比这个还要好。他们都完全融入到客观真理中去了。在他们眼里,判断事情的对错,从不因人而异,不以外在的一些势力去评判。比如这人有钱有势,他错了也说他是对的,那个人没钱没势力,即使他做对了,也说他是错的。这样的现象在中国很普遍。比方说艾未未,过去新华社、人民日报吹捧他,因为他是奥运会的鸟巢的设计者之一,中共要利用他来为自己包装。当要打击他的时候,就把他说得好像妖魔鬼怪、十恶不赦。最可悲的是不少人也人云亦云。

法轮功学员在这方面几乎做到了完美无缺,他不以人的地位来判断对错,也不会人云亦云,他们有自己的标准,服从真理,非常客观。我和一些法轮功学员在一起的时候,有时候对一些人的评价,有些过高,或有些过低,有些不够客观,当被他们指出来以后,我就觉得他们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这么多年下来,经常有人这么表扬我:唐先生,你的进步好像感觉三日不见,刮目相看。我自己也确实感觉到每天自己都是一个不一样的人。这里面其中很大的一个因素是我和法轮功学员比较有缘分吧。从法轮功学员那边吸收了很多的营养,或者叫能量吧。

对不政治的理解

中共向来抹黑法轮功的其中一个说法是:法轮功搞政治。对于这样的说法,我的理解是:

所谓法轮功搞政治,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抹黑与打压,是一个很阴险的诡计。促进民主化、解体中共、铲除邪恶等这样的政治行为不仅是每一个国民的权利,而且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它无分年龄性别和宗教信仰。如果中共所说的法轮功搞政治就是指这种政治,那么,我们应该为法轮功学员鼓掌和表示敬意。因为中国现在最需要改变的就是专制体制,中国国民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铲除暴政,匡扶正义。

但如果把政治等同于政权诉求,如推翻旧政权自己建立新政权,或参与政治竞选等,那么法轮功学员是不搞政治的。因为他们一再表示,他们对政权没有兴趣,事实上也是如此。共产党为了抹黑法轮功,说他们搞政治,其实就是指这个跟政权有关的政治,是偷换了概念,而很多知识分子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想清楚。有人说,法轮功学员讲解体中共就是搞政治。我就告诉他们,这是上了中共的当了。法轮功学员没有人想当总统,想要政权,这怎么是搞中共所指的政治呢?

任何一个群体和个人,都有权从事政治活动,这是受任何国家的宪法保护的公民基本权利,不应被剥夺;同样,任何一个群体和个人,也都有权选择不从事政治活动,这同样也是受到任何国家的宪法保护的公民基本自由。用搞政治来抹黑攻击法轮功,是最愚蠢的做法,丝毫也伤不到法轮功和任何人。

祝福

5月13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最后我献上我的祝辞——法轮大法主张真善忍,给这个道德普遍下滑的社会带来了希望;尤其是全球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运动中展现出的和平与宽容的精神,是未来世界的发展方向;值此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六十华诞之际,恭祝李先生身体健康,大法普传。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