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纽约州之春 2011-05-12 20:41:21  [点击:1273]
纽约州之春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笔者三月十七日抵美之际,曼哈顿内外,草枯树秃,整个纽约州,冬妆未去;春光明媚了几天后,铅云倾覆,三月二十几日一连三天天降棉花大雪,残冬轻易复辟,但旋即又退往加拿大,四月开头,阳光如七月一样灿烂,气温两天内由零下几度窜升二十多度,我自以为从此“斜阳冉冉春无涯”,穿长袖衬衫出外晃荡,结果归家重病,几乎住院,中医的解释是:此处纬度高,地气寒邪;接下来是酷似桂林春节前后的湿冷天气,直到四月末,从加拿大纽芬兰吹来的风冷得渗骨浸髓,前段时间穿T裇上街的白人,有的也不得不戴上了俄式狗皮帽子;这段时间,我因为穿衣不当再次得了重感冒,僵卧家中不胜哀,看来老祖宗经验“春捂秋露”是正确的,中国比之西方,宗教政治科技艺术皆万不能及,但养生保健事事远出西洋之上,的确是事实。
一个奇特的现象是:草地在凌厉的北风和纷飞的大雪中大片大片的变绿,同时秃树开始发芽,并不睬如胡锦涛一般倒行逆施的复辟春寒。这应该是因为湿度大增的缘故。
五月的第二个星期,冬天终于一点点地北退,这次终于稳定了,随着冬天的步步后退,春天疲惫不堪地再来了,这次总算住下了。感觉没那么冷的时候,这才注意到窗外的树林,仿如一夜之间已大片地变色,焕发出鲜活的生命色彩。
这里草,很柔软,近似于欧洲草,草地质地柔软,迥然有别于芒刺般的曼谷硬草地,也比桂林七星公园的草地柔美。纽约的春天野外,草色很有层次感,鹅黄暖绿橄榄深绿,层层叠叠,自然过渡,根本无需花工、草工打理,何况最优秀的花工草工,也打理不出这种天资秀色之美。
纽约州春天的树木,色彩更为丰富,鹅黄暖绿杏黄枣红...根本看不完、也照不完,看着一簇簇雪花般的梨树,桂林没有梨树,我此时才深切地体会到唐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意境。
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春草上开出簇簇野花,主要有黄、白、紫蓝三色,以黄色为最多,近一个星期的时间,野花就弥漫了草地和野地
纽约州的春天,象流淌的山溪、欢悦的生命,相比之下,桂林的春天过于早熟,而曼谷的绿,则是无变化的死水塘般的死绿。
从照片中可以看出:在这里照片颗粒感细腻、光线的层次感、色彩还原度和饱和度很好,春日的照片,几乎张张如同油画,那是从图片看到的、久违的法国美景。而在泰国照的照片,却全无此种效果,尽管泰国同样光亮照人。
摄影的知识我:这是因为热带的阳光太硬,温带,尤其是中温带太阳的照射斜度最为丰富,所以有此动人的效果。
色彩的丰富,亦得自中温带的气候:温带物种最为丰富,也最为优良。感谢上帝把我一家安置于最文明可人的中温带。
纽约州的春天,姗姗来迟、丰姿卓越、却又驻留匆匆;天地间干刚换装,夏天就来催促:五月刚过二周,白天气温已稳攀至二十七八度,百花打蔫,芬芳蒸散,晌午的干热间,飘出汩汩熟悉的夏日草香,那是老家桂林尧山郊野的熟悉气息;纽约州的春天如花季处女一般匆匆收拾行装,羞涩离去,令人留恋不已。
大自然之美,是那样丰富和奇巧,实在无法以语言描述。纽约州遍布的哥特式建筑,挺拔俊朗,巴洛克建筑则更加精致典雅,但艺术家和能工巧匠们的成果,在大自然之美面前,统统黯然失色;空寂无人的自然照样美不胜收,但一旦离开了大自然的点缀和衬托,再气派的宫殿也会死气沉沉。这一切不仅令我感到:冥冥之中没有一位大智慧的创造者是不可能的。
可见人的创造再好,也是无法同上帝的创造相比的。
在大自然的智慧和力量面前,就连斯大林同志也不能不承认上帝的存在,他私下里对其情妇——歌剧演员达维波娃说:“我们认为,冥冥之中有一股神秘的大力量在护佑这个星球,否则的话,地球上早就没有生命了。”
因为这一点谦卑,在上帝面前自暴自弃的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多少还有点人文底线:他好歹没有“简化”俄文、损毁俄罗斯的传统艺术和文物,而全无这种概念的毛泽东就“天不怕,地不怕”了。同为中俄两国最残暴的共产独裁者,斯大林和毛泽东这点差异,代表着中俄两个民族的最重要差异,这是中俄两国在1989年之后走上不同道路的根本原因。

曾节明 写于辛亥革命百年五月十一日下午于纽约家中


附:纽约州春景(摄影:曾节明)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5-13 10:11:2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