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三一言   宁要皇帝腐尸不要民主共和 2011-05-12 20:32:44  [点击:725]
宁要皇帝腐尸不要民主共和


张三一言




邵建写了《走向“共和”还是走向“立宪”》一文(http://www.chinaeweekly.com/FileView.aspx?FileIdq=1248)发出了一股留恋皇帝腐尸臭味,更重复说了别人说过万万千次的“革命结果必定是专制”谎言。我作了如下评议。


[一]、重复亿万之的谎言还是谎言:“革命结果必定是专制”

反革命理论是一种说事无据、说话无理的理论,所以它不得不做戈培尔的劣徒:把谎言重复亿万次,以祈求把谎言变成真理。

邵建在题为《走向“共和”还是走向“立宪”》的文章中说:『就20世纪的历史经验看,革命从来没有解决也无以解决专制问题。伴随一起起革命的,是一起起的专制。』就是此常例之一。

一个理论,特别是时评政论性针对现实的理论,必须符合事实、有事实作理据,否则就是伪论、谬论。邵建的『伴随一起起革命的,是一起起的专制。』能否经得起事实的考验?

请看事实。其一,中国最大的两起革命是孙中山国民党的国民革命与毛泽东共产党的社会主义革命。到今天的结果是前者出现了一起民主宪政国家;后者搞出一个极权的一党专政。是一半对一半,请问邵建那来的邵氏“伴随一起起革命的,是一起起的专制”!邵建把50%对50%的事实说成是100%的事实,或100%的非事实,这就是伪论、谬论。若邵建不服气,请先把中华民国论证成为是一个专制独裁的国家。

其二,从苏东到各色颜色革命到今天茉莉花革命,请问邵建其中回归专制有多少起?革成民主宪政之国的又有多少起?那来的邵氏“伴随一起起革命的,是一起起的专制”!


邵建断言:『不幸在于,它打开了20世纪潘多拉的魔盒,伴随革命放飞出来的是持续的内战、祸患、灾难和无数平民的死亡以及最后形成的新的专制,唯独宪政被留在了盒底。』

那么就请邵建放胆回答:中华民国的宪政是从潘多拉的魔盒放出来了还是压在盒底了?

邵建等反革命精英,必须有能力回答我提出的如上问题,没有能力回答而还要继续说“伴随一起起革命的,是一起起的专制”,就是睁眼说谎话,就是发伪论、谬论,就是戈培尔的信徒。

革命可能出现专制的说法是合理的,其合理性与很多改良上台者仍然是专制独裁的事实与道理相同;但是说革命结果必专制则是谬论。

忠告邵建等反革命精英,“伴随一起起革命的,是一起起的专制”的谎言即使说上亿万次,谎言终归还是谎言。


[二]、新出炉的谎言:『君主立宪易,共和立宪难』

其一:『君主立宪易,共和立宪难』。

我不用说甚么理论,还是要用事实照一下,邵建的假话就无地藏身了。

一是中国的事实。请问邵建,中国现在的“立宪国家”是君主立宪还是共和立宪?在中国,君主立宪成果的事实是0,共和立宪的成果是大于1,请问,这个事实说明了共和立宪共和立宪哪个难、哪个易?二是世界事实。请问邵建,全世界到底共和立宪的国家多还是君主立宪的多。无可改变的答案是共和立宪压倒性地多。再请问邵建,世界上是不是有这么一个逻辑:因为共和立宪难,所以共和立宪国家多,因为君主立宪易,所以君主立宪少的逻辑?

你的理论,稍为用事实之光照一照就无影了。


其二:『当政权握在君主之手时,共和或民主,即意味夺权。一边志在必夺,一边绝不会揖让,革命于是发生。那么,当革命蘸着血滴成功后,是否可以立宪呢?请看,由同盟会/国民党自己推出的时间表:军政→训政→宪政,原来宪政是用来压箱底的。』

清君主时发生的革命正统继承者是在台湾的中华民国,而不是在大陆的共产中华人民共和国!面对着中华民国的政治现实,邵建看到的是:“宪政是用来压箱底”!不是耳聋还是眼瞎,或者是戴惯了共产党有色眼镜,除下了就看不见东西。


[三]、用曲解民主方法来反对民主

邵建说:『在政治学的范畴内,共和(民主)如果是一个权力概念,宪政则是一个限制权力的概念(正如刘军宁先生说:宪政即限政)。革命的要求既然是权力本身,等到它获得权力,让它反过来限制自己,真也戛戛乎其难哉。』

其一,这段话的潜义意是:共和(民主)这个权力是不受宪政限制的。邵建的理论是,原本独裁专制的皇帝是可以受宪政制衡的,原本目的就不是为建立专制独裁,而且是反专制独裁的民主共和,倒是不能接受宪政制衡了

但是,事实证伪了这个潜义意。当今全世界所有成熟的民主共和国家,无例外地都是宪政的国家,都是权力受到宪法制衡的国家。面对这样的事实,用咸丰年的民主理论来反对今天现实的民主,够荒唐的了:这里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逻辑:皇权可以用宪政制衡,民主共和则不能,只能“让它(民主共和的权力)反过来限制自己”──君权可以受宪政限权;民主共和只能用民主共和的自身权力限制自身权力。这种理论给人多少有些强词夺理的感觉。

邵建还用以下一段话表示它的民主共和只能用自己权力制衡自己观念。邵建说:『革命是“逐鹿”,乃至猎鹿;立宪则是把“鹿”给关起来。在立宪派那里,满清君位,不是由我取代,而是为它打造一个笼子——宪政的笼子,请君入瓮。』

我认为,这个说法不全面。

其一,不论是改良还是革命,最终目的都是把权力关进笼子。不同仅在于,改良要求的是劝说现权力良心发现自愿自觉走进笼子把自己关起来,革命是不管你现权力同意不同意,用强迫手段把你关进笼子;或者,干脆把现权力推翻,再建一个能关进笼子的权力。所以,智慧不决定于改良或革命本身,而在于运用改良或革命的人。

其二,为甚么不说:让皇权反过来限制自己?真不明白,一些反革命精英为甚么对皇帝这付骷髅有那么大的恋情。对皇帝骷髅恋情还表现在邵建这段话:『面对已经有了两千年历史的皇统,可以改造这个秩序,哪怕脱胎换骨,但在形式上却不要轻易推翻它。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所罗门的瓶子,革命就是把这个瓶子打开,革命后的共和就是这个瓶子已经打翻了的世界。』

真是“两千年历史的皇统,可以改造这个秩序,哪怕脱胎换骨,但在形式上却不要轻易推翻它”吗?请问,若是这个秩序就是不准你动它一根毫毛,例如现在共党红潮就是绝对不准你动它一根“一党专政”的毫毛,请问你怎么个改良、立宪?你又怎么个预防或制止革命?现在神州大地革命因素累积得满满的,可你们的改良、立宪在哪里?──徐了几个改良精英自我感觉良好的自唱自弹外。

这里想说一下对一些人很剌耳的话。为甚么一些人极之希望“保存君统而不保存君权”?我不否认有的人真是出于善良愿望,不希望见到革命可能出现的动乱和生灵涂炭;同时我更看到,一些反革命改良者对无革命、不革命时死去的几千万条人命只把它当作冷冰冰的数字,毫无感情。我见到更多的是利益使然。因为这些人的利益和现政权、现制度挂勾。保存了这政权利制度的形式就保全了他们的权利与利益,甚至是特权。保留君主论就是保留党权论的曲笔表现,其道理与逻辑和当前大演清皇戏以暗示今天当产党用权光明正确伟大的道理与逻辑是一样的。不信,你看一下被共产党包养着的御用文人,与共产党有利益关联的某些文人,有哪一个想革命的?有哪一个不怕革命的?由他们口中说出来的革命,不恐怖、不罪恶,那才是怪事。

其三,华盛顿的独立革命是不是“要求权力”?其结果到底是限权相对易还是难?限权之易或难不是由其产生方法是改良还是革命决定,而是由如下两个因素决定。第一,主观上,由它革命改良真实意图决定;下甚么种子得甚么果,这是浅易不过的道理。你为自由民主人权法治革命得到的就应该是这个东西;你为共产党专政革命、为君主之权革命,得到的必然是专制独裁之政权。反革命理论家们都隐瞒这个最简明的区别,把专制独裁革命结果栽赃到民主革命头上。第二,客观上,革命或改良过程和结果是形成多元政治力量还是一元政治力量。若是多元者,不论用何法产生都是民主政权,都能实行限权。若是一元的,即使是康良取得了清权,照样专制独裁不误。

其四,另一个用曲解民主方法来反对民主是这样的。邵建说:『什么叫共和,与君主相反,共和就是“用四万万人来做皇帝”(孙中山),正如以往君主只是一个人做皇帝。当然,四万万人做皇帝是假的,只有宣传鼓动的作用(不过是把民众当成自己做皇帝的刍狗);真正的作用则在于,共和可以“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

在孙中山还没有实现民主宪政之时,或者孙中山有诸多个人专断作为之时,你可以指责孙中山“把民众当成自己做皇帝的刍狗”,但是孙中山所持的意识型态、理念、意志并不是“把民众当成自己做皇帝的刍狗”,而是期望让他们当主人。孙中山的继承者基本上实现了把民众当作主人。不知道邵建会不会像御用文人那样猛叫台湾是“把民众当成自己做皇帝的刍狗”的假民主真独裁。若果邵建把现今中华民国的自由民主宪政制度说成是权力把民众当刍狗的话,那就分不出是一个独立知识人说的话还是共产党真理部说的话了。


[四]、理论脱离实际

邵建说『一个政权,其势力是上坡路还是下坡路,对立宪来说,命运大不一样。当这个体制衰落时,与其革命,不如立宪。看起来是妥协,其实是智慧。』

我同意这个说法的一半。“如果这个政权愿意立宪”这一半再加上,那就完全同意了。理由很简单,革命是无需要征求统治者同意,可以单方面进行的事;立宪是没有政权同意万万不能行的事。不管这个政权势力是上坡路还是下坡路,若统治者不愿立宪,立宪就是一句空话、废话。

张三一言相信,改良要比革命好很多很多──条件是若能实现的话。问题正在于,旧政权势力在还没有完全走下坡到不可挽回之时,肯改良;若不肯,革命必跟上。到旧政权势力完全走下坡而革命已经累积到足够力量之时,你再来要求改良、立宪就太迟了;到这时候改良派责骂革命,那已经徒劳无功了。改良派今天应该做的是责骂旧政权势力而不是革命;还留恋怀念皇帝殭尸而反革命有用吗?



20110513 香港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