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格   杂感 2011-05-12 14:45:35  [点击:694]
2楼

「信念不过是强烈的愿望而已,毫无客观的根据可言。信念愈强,视野愈小,也愈无法正确的判断和分析。大体来说,信念是一个可耻的名词,只要刊载在字典上就够了,并不用嘴说说的。」

「其实所谓的信念不过是人们为了要使自己的过失或者愚蠢的行为正当化,所使用的一种化妆掩饰的藉口。妆化得愈厚,愈是不容易看清底下真正的面貌。」

「因为信念的理由而杀人,其实比为金钱而杀人更下等。因为金钱具有万人共通的价值,但是信念的价值则仅限于本人才有用。」

「没有什么东西的存在比信念更为有害的了。就以鲁道夫为例吧,他的信念不就消灭了民主共和政治杀害了数以亿计人民的性命?」

「所谓专制是什么呢?不是人民选出的为政者,利用暴力及权力剥夺了市民的自由,并进而想支配人民。也就说,诸位(救国军事会议)现在在海尼森的所作所为,(替换为帕布尔政府)便是专制的最佳榜样。」

「所谓的专制就是在进行变革时使效率提升到最快的一种体制。对民主主义的温和、缓慢感到厌烦的观众不是常这样说吗?」


「不论是王朝或国家,都是非常强韧坚实的生命体,只要在某个时代出现一个伟人,就能够延续好几个世纪的寿命。至于民主主义则不能一视同仁。因为将改革大业寄望数十年才可能出现的伟人身上,实有违民主政治的原则。民主共和制便是植基于去除英雄主义及伟人主义的根本上,但是要到何时理想才能战胜现实呢?

「对百年来也不见得会出现一个的英雄或者伟人,加以权力限制所可能产生的负面损失,与不使平庸的人握有过于强大的权力所可能产生的正面利益两者相较之下,后者远胜于前者,而这正是民主主义的原则。」

「……我一向认为最坏的民主政治也好过最好的专制政治。所以我为优布 特留尼西特和莱因哈特 冯 罗严克拉姆作战。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念。」

「所谓民主主义并不是成为一间叫作政治的高级旅馆的宾客,而是必须先靠自己的力量建起小木屋,靠自己的力量升火,一步一步慢慢来的。」

「专制政治的权力罪恶比民主政治更为凶暴的理由之一,是因为没有在法律和制度上确立人民具有批评专制政治的权利以及矫正专制政治的资格。」

不论那种宗教、那种法律,自古以来,便已决定的基本规范:不要杀人!不要抢夺!不要欺骗!------我不禁自省。杀了多少的敌人?抢夺了多少东西?欺骗了敌人多少次?在现世之中,上述种种行为之所以无罪,完全只因为遵照国家命令行事而已。事实上,所谓的国家,除了不能让死者复活外,其他无所不能!它可以免除罪犯的罪,相反的,也可以让无辜的人坐牢,甚至送上断头台,连安居乐业的市民也不放过,强迫他们扛著武器上战场拚命。军队对国家而言,无疑是有组织的、最大的暴力集团。」

「说到国家,或许它只是人类为了使自身的狂妄正当化所捏造的推托之辞罢了。一旦国家成为主体,不论多么丑恶、多么卑劣、多么残暴的行为都将轻易地为人接受。所有侵略、屠杀、人体实验的罪孽,都可以一句『这都是为了国家』说明一切,甚至有时还因而大受赞赏。批判这种行径的人反而被扣上『侮辱祖国』的罪名,挞伐谴责的声浪也四方交逼而至。」

「在权力者的眼中,他人的生命轻如鸿毛,贱如粪土,他们高唱的『渺小的生命』,实是发自他们内心的真正的想法啊!至于所谓『一时的代价』,事实上已奉献了好几个世纪了,但无论在那个朝代,奉献的人尽皆市井小民,权力者则眉开眼笑的坐收并瓜分送进口袋里的钱财。」

「人类各种行为中,最为卑鄙无耻的是什么?------权力的拥有者和谄媚权贵的人藏身于安全的场所,歌咏战争的伟大,用爱国心和牺牲精神的名目,强制将与自己无关的人送往战场,这种行径最是无耻!」

「我所讨厌的就是只顾著自己躲藏在安全地方,然后赞美战争,强调爱国心,把别人推到战场上去,而自己在后方过著安乐生活的人。和这种人共同生活在一面旗帜之下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痛苦。」

「再没有比爱国心,更便宜、更方便贩卖的道具了。」

「云层(恶政)的产生并不是人民的责任,可是一旦云层散布开来变成暴雨的时候,人民却无可避免地要被豪雨所打湿。人民没有参与起因的权力,可是却又被迫要负担结果,这就是与民主共和政治有所不同却又与封闭有些许差异的情况下,所建立的专制政治的罪恶所在。」

「凡是人类,均无法忍受自己是邪恶的认知。唯有在确信自己的正确性的时候,才可能变成是最为紧张、最为残酷、最没有慈悲心肠的人。」

「虽然如此(公法私用),却还是比没有宪法的国家好多了。宪法这种东西就是为了要当权者遵守才制定的法律。鲁道夫(帕布尔)只是强制他人遵守法律,而自己本身却拒绝遵守法律或受法律的束缚,所以他根本就不是什么钢铁巨人,只不过是个不能抑制自己的欲望的人而已。」

「恐怖主义和神秘主义不能把历史推向建设性的方向。」

「阴谋和恐怖主义终究是不能使历史洪流逆行的,可是,却足以使历史停滞。」

「虽然你有思想上的自由,可是也不能凭自己的主观信心来编织客观的结果啊!」

「国家是将市民的福祉与民主共和政治付诸实行的一种具体化手段,应切记国家本身的存立,除此之外绝对没有其他目的。自古以来,将国家视为神圣之存在的人一定是寄生在国民中的人,但是为了要拯救他们而来发动另一次流血事件是一点必要都没有的。」

「遵守法律的规定对公民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当国家违反了自己所制定的法律,而企图侵害个人权利的时候,如果公民还去盲从的话,那么就是一项罪恶了。因为当国家有犯罪或是谬误行为产生的时候,身为民主国家的公民,得有对这样的行为提出异议、批判、抵抗的权利和义务。」

「当受到不当的待遇,或者是权力者有不正当行为时,还不加以抵抗的人根本就是奴隶而不是公民。连在己身正当的权利受到侵害的时候都不能站起来抵抗的人,当然更表示不可能为他人的权利站起来奋斗。」


「光明正大在政治上行不通,这的确是事实,但对于用这个当做免罪符到处挥舞,尽情扩张私权的这种人,我根本没法提起尊敬他们的心情。」----zt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