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世界大同报   天道美学:天道书法创作方法与审美 2011-05-12 08:55:26  [点击:855]
天道美学:天道书法创作方法与审美
文/ 刘浩锋
传统书法理论的精华与局限

一般认为,书法是世界少数几种文字的艺术形式,包括汉字书法、蒙古文书法、阿拉伯文书法等。其实世界所有文字都是书法艺术。惯常称 “书法”,是指中国汉字的传统艺术,为中华民族祖先所发明,考古可追溯至约公元前1300年商朝的甲骨文,史传则是公元前五千年黄帝时期苍颉创字,更悠久则是中华文明始祖公元前近万年前左右的伏羲画卦。

传统书法理论认为,书法是指按照文字特点及其涵义,以其书体笔法、结构和章法写字,使之成为富有美感的艺术作品。这种见地局限于“有”的形式层面,探求书写汉字的方法和规律。通常认为中国书法有五种主要书体,楷书体(包含魏碑、正楷),行书体(包含行楷、行草),草书体(包含章草、小草、大草、标准草书),隶书体(包含古隶、今隶),篆书体(包含大篆、小篆),其实这种定调是固步自封而已。因为任何两种书体的互补兼容,都可以创新新的书体形式。正所谓:阴阳天道化生宇宙万物。“天道美学”认为,书体形式可以创作八万四千种,无数种,一切局限于某几种书体的书法艺术思想都是片面而狭隘的,对人类的精神与心灵升华是一种遏制。

书法艺术的创作方法,必然要有实现的形式与工具。如何选择书法工具呢?传统的书法理论认为,书法工具一般多指毛笔,现代科技发达,工具形式多样化,如硬笔、电脑仪器、喷枪烙具、雕刻刀、雕刻机等;“天道美学”认为:万物都可以用做书写工具才是大自由入大化境。颜料选择也不局限于传统书法使用的黑墨块、墨汁,以及自然花色、粘合剂、化学剂、喷漆釉彩等五彩缤纷;“天道美学”认为,万物在一定状态下都可以作为颜料,泥巴、熔岩、尘土、枯枝败叶溶解都可以,这才是圆融无碍的艺术创作方法与思维。

传统书法认为,书写包括执笔、运笔、点画、结构、布局(分布、行次、章法)等内容,执笔讲究指实掌虚,五指齐力;运笔讲究中锋铺毫;所谓“点画意到笔随,润峭相同;结构以字立形,相安呼应;分布错综复杂,疏密得宜,虚实相生,全章贯气;款识字古款今,字大款小,宁高勿低等。” 又传笔法诀“夫欲书之时,当收视反听,绝虑凝神,心正气和,则契于玄妙。心神不正,字则攲斜;志气不和,书必颠覆。其道同鲁庙之器,虚则攲,满则覆,中则正。正者,冲和之谓也。大抵腕竖则锋正。锋正则四面势全。次实指,指实则节力均平。次虚掌,掌虚则运用便易。为点必收,贵紧而重。为画必勒,贵涩而迟。为撇必掠,贵险而劲。为竖必努,贵战而雄。为戈必润,贵迟疑而右顾。为环必郁,贵蹙锋而总转。为波必磔,贵三折而遣毫。侧不得平其笔。勒不得卧其笔,须笔锋先行。努不宜直,直则失力。趯须存其笔锋,得势而出。策须仰策而收。掠须笔锋左出而利。” 推崇创新,融诗书画为一体,力求形式和内容统一,将“意美、音美、形美”作为追求目标,等等之论,都是属于书法小乘修道而已。须知,法无常法,心地圆融而古朴自然更为书法之上乘。依此而论,古之王羲之、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苏轼、黄庭坚、褚遂良等只能算是小乘最高果位或中上乘的书法。以“天道美学”观当代书法大家,实可以冠出群雄、当之无愧为大师者乃沈鹏先生,其代表作品石刻于武汉黄鹤楼。



天道美学的本体论、方法论及书法审美

天道美学认为:关于文艺本体论的问题,西方美学几千年来也争议不断,从哲学层面上一直没有解决。实质就是哲学关于本体论的问题于文艺的延伸转化表述而已。

天道学术思想体系关于宇宙的本体论,就是宇宙法则天道,也即是上帝之道。天道就是阴阳、矛盾的辩证抽象关系。宇宙万物与宇宙本源是互为轮转的辩证运动关系。宇宙本源阴阳一体,就是纯粹光明的上帝之心。换个角度说,天道即是上帝的意志。以数学表症为0。宇宙万物受天道化生,最后受天道制约而消失。永远处于成败住空、盈消虚长的轮转之中。以数学表症就是非0之外的所有数字形式。一切数的正负阴阳相冲和运动为0。

既然天道作为宇宙的本体,那么,天道美学关于文艺本体论的理解就是,一切文艺形式与思想,本身即是宇宙大生命的组成,同时,也是个体心灵依托一定器物形式对审美的展现,必然在宇宙自身的新陈代谢中不断诞生,又不断的消失;
故唯有众生遵循天道法则实践一切文艺创作、组成文艺生态的个体通达宇宙的心灵才是文艺的本体。沟通宇宙的觉悟之心如水滴入上帝大海之心,永远不干涸。也就是文艺的本体即是觉醒的心灵,也是上帝之心。任何器物和精神运动在各个时空的现象其本源都来于上帝之心,所以文艺的本体,和宗教、政治、经济、艺术、伦理、历史、数学等一切文化精神与心灵范畴的各种形式载体的本体是同一的。(参见刘浩锋:《中华文化复兴掀起世界文艺复兴运动》)
书法艺术作为诸多艺术的一种形式,为任何文字形式体系本来所具有。

一切人类文字既是记录口头语言的视觉形式系统,更是人类用以表达内心思想的形式与工具;一切文字的体例,从古至今,无论表意文字(意音文字)汉字中文、韩文汉字、埃及文、楔形文字;还是整体音节文字,如日文假名;无论是半音素化音节文字(元音附标文字),如藏文、印地文、梵文、缅甸文、老挝文;还是半音素化音节文字(辅音音素文字),如阿拉伯文、希伯来文;以及音素文字,如拉丁字母、西里尔字母、希腊文、亚美尼亚文、格鲁吉亚文、蒙古文、韩文、马尔代夫文等,其究竟之根源都来自于宇宙大自然,故为象形。

人类文字整体意义上东西方互相比较,无论西方的线性文字,还是东方中国的方块文字,都起源于象形。考古学家证明,英语字母由最初描摹动物或物体形状图画最后演变为符号,以致这些符号和原先被描摹实物形状几无相似。这个过程,与方块汉字从甲骨文等象形文字,经隶书、楷书、行草等各种改造,由繁体到简体,以致与原初所描摹实物远离,完全一致。然,彼此之间,书写运动方向东西方恰恰是互为辩证关系的过程。近代以前东方中国文字,以及阿拉伯文字是从右到左书写。而西欧文字恰恰是从左到右开始。这是因为地球大生命地理磁极互为辩证关系,依附于地球的人类作为组成地球大生命形式的有机整体亦是如此。体现于思维与逻辑形式,亦是出现阴阳辩证关系。而自近代受西方文化中心主义的影响,现在人类的多数文字普遍采用希腊字母开始的书写方式:字母从左到右书写了。这是人类文化文明整体转型的开始,也是人类文化艺术东西方大规模交媾,创新世界文艺形式,实现大转型的开始。

所谓文以载道,其实根据数学“罗素悖论”所证明宇宙全息规律,任何局部事物都包含有宇宙整体全部的信息。因此,字亦载道;书法就是直接以书写的形式之美展现内心境界;任何局限于一种单一的风格体例都是对自身的一种局限。陶醉于一种局限的书法形式,并不是真有效和具有普遍意义的。正如数学上认定:任何局限的,都不是真有效的。这样的书法形式仅仅是各领风骚一些年,最后被自身所边缘而成为末流,乃至被淘汰消失。
一流的书法家,必然是字和宇宙大道的和谐共舞,是宇宙整体与本源之一,又是宇宙表象之万,才是普世有效的书法创造,从而引导、沟通受众的视角与心灵,客观上直指宇宙众生,开启度化法门,不仅自度自娱自乐,亦可以度人他娱他乐,则为圆满不朽。

书法客观上是书写形式与内心境地的辩证合一;如何达成自心心境与书写形式的圆满合一,用书法成功表达内心,纵横于有法和无法,跳跃于个性风格与原生形态之间,气象万千又独有气韵,这是所有书法家要致力的最高境界。

从书法形式上来说,既然任何一种文字体,本身就是对自身书写形式的局限。那么,如隶书、楷书、行草、宋体等等,都是一种单一的形式,是片面的。既然数学上证明了,只有整体的,才是真有效,具有普世意义的。那么,这个整体,即是指整个宇宙大生命,包含有此岸世界与彼岸世界;唯有阴阳矛盾才构成太极图圆圈,唯有从宇宙整体层面辩证思维才是圆满的和真有效的,也即具有宇宙普遍性意义的。因而,就书法形式而言,唯有追求超越出任何一种单一的形式,又包涵有任何一种单一形式的书写,才是圆满的。固然,人们不可能穷尽任何的书写形式,然而,唯有追求从书写形式与非书写形式的辩证统一,在书写运动的过程中,实现首尾一体推陈出新,精气神互有差异又和谐一致,才能不断获得创造书法作品的正果。

书法停留于任何一种文字体,只能是小乘书法,其最高成就亦只能是初窥书法之堂奥,是正确书写的根基而已;一般书法家,大多是停留于一种文字体和特立独行的风格,而缺乏吸收万般书法之精华,书法形式自然走偏,这样的书法水平只能算是中等。
上乘的书法是横空出世,笔走之处,非常人能虑,非神人所思,心性自空,灿烂纯真,古朴自然,击破既有任何之书法形式,又能准确展现文字表达思想。然,停留于此,亦只是大乘境地;虽能获书法之大义,还是不究竟不圆满,无从实现书法大美之化境。
真正最顶尖级、上上乘的书法,既要横空出世,又要蕴含章法,在空与有、美与丑之间,书写形式能挥洒自如地展示宇宙自身本有的均衡圆满,折射出古朴圆融,超出于任何一种固定的传统书写方式,又蕴含有任何一种既有的书写形式。
正因为任何文字的起源皆来自于象形,也就是文字的内涵本意与形式本来是一体两面互为辩证关系的整体,是不可分割的。书法创造若能在形式与文字、文句本身内涵皆合而为一,则浑圆一体,贯通于古今时空,每字与宇宙自然造化相通,字字相通,又字句相通,则天道阴阳互推循环,演绎书法之万法矣,书法形式创造到此之造化境界,可谓鬼斧神工都莫及。
一句话概之,则有如佛法之语:空是空,有是有,从空到有又空,亦是从有到空亦有,彼此纵横自如,自在圆满。看似无法,却又有法,看似有法,却又无法;正所谓《金刚经》所言:色是色,空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这种圆满境界的书法形式,恰恰是通过非书法的辩证关系来展现的。阴阳天道之演绎,从书写形式上看,若已经炉火入极致变成纯光,必然是光含万象,以致书写的形式风格中看不到风格痕迹的存在,更是远离一切片面之旧风格,唯有其无风格才是大风格,唯有其“无为”才是“大为”,展现其圆满的天真自然灿烂的心境。
呜呼!古今往来,能达此书法大境者,能有几人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