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金复新   要换我是胡锦涛,艾未未将死得很惨很惨………… 2011-05-12 06:42:11  [点击:1181]
“五玩艺术家”(玩行为艺术,玩政治,玩法律,玩感情,玩良知)的艾未未终于把自己玩进了局子,网络上和他一样的奸人们立即大呼小叫起来,和德国美国那些反华势力、文艺流氓、变态性魔们一起鼓噪,遥相呼应,矛头直指裆中央,妄图以此证明裆中央迫害正义人士,践踏人权。可是我要给奸人们说的是:“裆中央看在自己和艾未未们是一丘之貉的份上,对你们已经够仗义了。换了我替裆中央执政当了皇帝,艾未未早他娘死一百回了。”

我党继承的是民国时从西洋引进的法律制度,上有皇皇宪法,下有班班律条,按理说应该是最讲法制的国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就像我一再说的那样,这样的法律对张子强等坏人和有背景的贪官没用,江洋大盗反而容易利用西洋法律的空子为自己的罪行创造条件狡辩,贪官污吏反而更容易找到借口为自己保释缓刑。相反,法律却对老实人苛刻得不行,你若是老实人,一旦疏忽大意晚缴了税,偶然出了交通事故,这法律就真的严肃起来,整起老实人来根本没商量。

艾未未公然犯罪已非一日,而我党却长期视而不见,来个选择性失明,异常宽宏大量,不敢过问,任其淫乱重婚,任其偷税漏税,任其散布淫秽物品,我党的法律在艾未未的面前连一张搽屁股的纸都不如,一是因为他有了名气,投鼠忌器,洋奴们害怕过问了他,洋大人会有意见,没有最高当局的点头,公安局国安局拿他根本没办法。二是我党司法当局也从没把自己的法律的威信当回事,根本做不到“有法必依,违法必究”,大家都在“干着公事捞着私钱”,和艾未未一样都在想尽办法敛财,都是搞钱的高手,是“同好加兄弟”的关系,像宋江仰慕晁盖一样私下对“艾神”惺惺相惜,希望有朝一日相互取经,取长补短,哪管他犯罪不犯罪?反正你艾未未反对的是党,又没反对我个人,我犯得上着急吗?要是管得不好,反而被上级骂。


甚至连胡锦涛同志自己也从没把这天下当自己的私产,对艾未未的种种丑行不仅不觉得已经威胁到朝廷的安全和颜面,反而“笑倚阑干暗点头”,十分赞赏,不舍得抓。据报道,他竟然还私下萌发了邀请艾未未进中南海政协当官,一块抵足而眠,做彻夜长谈,切磋“找钱艺术”之意,这才多次在机场以“你出境会对国家不利,会让国家失去你这宝贵人才”的理由挽留。这样一来,艾未未这类奸人在大陆目前如此宽松自由的环境里简直如鱼得水,更觉得有恃无恐,想骂谁就骂谁,想淫乱就淫乱,想偷税就偷税,就算杀了人,估计我党也不敢轻易抓他,骗几千万美元更像玩似的,照艾未未的好友——姜文冯小刚这些文艺界得志小人们得意洋洋的话来说:“站着就把钱挣了”,这哪有受我党迫害的影子?当年李哄稚费那么大的力气去包围中南海,目的就是想显示力量,逼江邀请他进政协做官,所欲不遂,才迫不得已投靠美国,在境外到处哭诉不公,像怨妇般大吵大闹。没想到艾未未是个狗坐轿子不识抬举的主,不珍惜这万年一遇的机会,人家李哄稚费那么大的力气求之而不得的好东西人家给他送门上来了,他家祖坟都要冒青烟了,他却当了驴肝肺,只肯认洋人当爹,扭过头就狗咬吕洞宾,这才惹急了我党。

这中国要是我的,不是那胡某人而是由我当了皇帝,决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也根本不可能发展到需要朝廷亲自来处理这种奸人的地步,他一在网上张贴裸体照片,一开始贩卖瓜子后偷税漏税,县官就可以做主把他办了。帝制社会没有这种貌似详尽的法律制度,只有粗线条的道德规范,却远比现在的“法制社会”更能有效地打击犯罪,而且惩治的是真正的恶人,保护的是弱小。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把法律当泥捏,有商量,当筹码和犯罪分子讨价还价的。

辛亥革命五四运动百年以来,中国人的思想深受洋人各种邪说的毒害,早就没有道德的共识,丧失了分辨是非的能力,对艾未未肆无忌惮地在网络散布其男女裸体照片的行为,分不清究竟是传播淫秽物品罪,还真是什么所谓的“行为艺术”。换个人会被警察当流氓抓号子里,只因为是艾未未,这就成了艺术或政治。当地政府就不敢管,放任其胡来。

而在帝制时期没这么细的罪名,不问“艺术不艺术”,只问有无伤风化。怎么可能容忍你们奸人利用法律巧言狡辩混淆是非标准呢?仅凭伤风败俗这一条,县官可以马上发签派衙役把他拘捕过来罚站“站笼”。所谓“站笼”,就是立在县衙门口的一个木笼,上面卡住人头,犯人在里面只能踮着脚才能立着,一动不能动,烈日下晒着,不吃不喝,难受之极,一般再恶毒的奸人只消一天就求饶了,然后命他自己拎着锣,上街一边自己敲打,一边数落自己的罪恶,骂自己猪狗不如以消除自己对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警醒后人。稍敢松懈,衙役的无情水火棍就直朝他孤拐打去。冥顽不化不想悔过也不要紧,那就一直这么站着,不超过三天,准死,死了怎么办?死了就死了呗,往野地一扔喂狗就是了。

是凡大家看古书,里面说某某知县上任三月做到让该县“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境内大治”的,基本就这套路,残忍是残忍了一点,但除此以外没有更好的办法,光宣传孔孟思想没用,必须表面宣传儒教,实际却执行韩非子那套,两手都得抓两手都得硬。别觉得这话不爱听,事实上,大家在生活中哪个人不是表面装出仁义道德的样子,对外都是用韩非子哪套算计别人的呢?大家自己在日常生活已经在切实执行了,都是个中高手了,为什么不许国家这么做呢?

只要能让艾未未等奸人闻之胆寒,民风立即就能扭转过来。上面有我这个皇帝在把握这道德标准,一切以儒教教条来衡量,没有胡哥那种畏惧洋人的洋奴心态,没有 “裆中央”惯用的“统战奸人,和奸人惺惺相惜,沆瀣一气”的罪恶而愚蠢的心思,下面县官何敢像我党基层部门那样私下放纵而不作为?何至于让艾未未李哄稚之流发展到公然诋毁朝廷而长期得不到制裁的局面?他们要落我手里,才会知道什么是惨。

我党对艾未未也未免过于宽容仁慈了,他敢以行为艺术之名,拍摄朝天安门比中指的照片,在网络公然叫骂“草泥马裆中央”。“裆中央”也顶多偷偷删帖了事,只求息事宁人,只求创造一个让自己各级官员安安静静贪污享受的“良好环境”,完全丧失了革命斗志。别看“裆中央”在我们本分小民面前飞扬跋扈、颐指气使、不可一世,对这些凶人奸人,也够他娘窝囊的了。只可惜艾未未们不理解“裆中央”良苦用心,不仅不肯紧密团结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裆中央”周围,反而起了反心,有恃无恐起来,逼得“裆中央”走投无路才抓了他,那些至今还在指责”裆中央”独裁专制残忍霸道的奸人们,你们哪里知道“裆中央”为了你们在忍辱负重?天地良心,“裆中央”算对得起你们了!


换了帝制,早就该按大不敬之罪凌迟处死,祸灭他九族,更别说文字狱了,别说你有意影射当局,就是无意“清风不识字”,也要脑袋搬家。我早说文字狱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大精神遗产,是悬在奸人头上的一把利剑。明清初期,正因为有了文字狱,才使各类奸人断绝了“打擦边球”、含沙射影、指桑骂槐、影射朝政的罪恶念头,杜绝了妄想,奸邪之徒战战兢兢,淳朴民风为之一振,才使“农只问桑蚕之事,士只读圣贤之书”,各种邪说无法流散社会,各行各业懂得了自己的本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各安其道,道德维持在一个高标准,整个社会走上了正轨,社稷才能安稳数百年。若非洋人在外做乱,我等现在依旧是衣冠上国。

可怜目前的“裆中央”,毫无治国之术,对外屈膝逢迎,东施效颦洋人的文化艺术,邯郸学步西方的法律制度,搞民族虚无主义,不仅视祖宗的文化为敝帚,还把毛那行之有效的一套也加以抛弃。自己又没有自己的一套,只会抄袭剽窃,现在连每个城市都建得一个样子,毫无特色,分不出身在上海还是北京,沈阳还是广州。

对安分小民无节制地掠夺榨取,鄙视劳动,下贱工农,对这些奸人和黑社会,却幻想能依靠、能结盟、能与同流合污共坐江山。当年邓矮子正经的皇帝不想做,自愿去向这些黑社会看齐,把自己定位在下三烂脚色,为了向香港人表示自己“其实也是喜欢有小老婆的,也是喜欢打牌赌博的,其实我们共产党人和你们资本家一样的,不要把我们当怪物!”,以笼络港人不要在97前都逃光,让自己的“一国两制”政策看上去不是过于没有市场,竟然放下朝廷的脸面,屈尊拉拢那黑社会起家对抗自己一夫一妻制度的何鸿燊等大赌王大资本家当政协委员,到江宰民时代居然去求剥削工农的资本家来入党。全不顾忌作为自己的本钱的几千万党员会看见后会丧失信心,全不顾忌全国人民会因之摆脱多年洗脑的束缚而去追求享乐,全不顾忌这样会给自己今后的统治造成困难,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愚蠢之极。


“裆中央”上人不当当下人,正经的皇帝不会做,去向这些黑社会歪门邪道看齐,把自己定位在下三烂的脚色。现在“裆中央”慌乱间抓了人,居然连各部门之间相互都没协调好,罪名都没口径一致,新华社外交部就跑出来各发各的声明,矛盾百出,反而被人抓住把柄,说“裆中央先抓人后找证据”,一开始就把自己陷入被动的局面。从中我们也看出“裆中央”并非原本想治他罪的,纯属相互之间产生了些许误会,才临时起意。你们“裆中央”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如何治国?君昏臣奸,一代不如一代,朝中真的无人了。换了我做你们的皇帝,我把参与此案的所有蠢货干警全部赐条白绫让你们自裁,死前必须谢恩,否则灭你们家三族!

胡与邓相去甚远,邓校毛又何止相差十万八千里乎?毛把达赖奉为上宾,结果反被达赖咬一口,邓刚把知识分子松绑,就闹出了揭露他儿子是官倒的8964,江想过几年清静而安逸的生活,放任李哄稚多年来任意包围报社和地方政府而不管,结果养痈成患,自己被大法弟子包围在了中南海出不来了。这些教训到了胡这代,还是不会吸取,竟然还想招安艾未未,结果热脸碰了冷屁股。“裆中央”诸君别看平时人五人六,在本分小民面前大言不惭,却总是被李哄稚艾未未等小流氓耍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始终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

观棋不语真君子,但有时我看你们这些蠢猪治国就像看臭棋篓子下棋一样干着急而无用啊!你治不来国就别治了,主动下野换我来当皇帝,否则徒增笑耳。我劝胡锦涛同志不要再摇摆犹豫了,要么马上开诚布公地去牢里和艾未未先生作推心置腹的彻夜长谈,捐弃前嫌,消除误会,肝胆相照,共谋“发展”。要么这恶人就做到底,对艾未未干脆抄家没收,好不容易把这猪养肥了,现在正好宰了充国库。再大张旗鼓的向全世界公布他偷税漏税、重婚堕落、诈骗敛财的罪行,别搞那么偷偷摸摸。杀鸡儆猴,谁不怕死敢跳出来反对正好一块抓。要迎着困难上,尽快把被动转化为主动,反正这么老耗着不是办法。

__________________
中国茉莉花革命前线总指挥部总指挥金复新
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