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三妹   回顾当初潘恩谈人权,看今日中美人权对话 2011-04-29 15:26:11  [点击:1997]
三妹也说说:

下面的讨论很有必要。这个世界一旦放弃人类的最高诉求——人权和自由,就无可救药。现在这个世界的走向确实令人担忧,中共极权是世界性的问题,不彻底铲除中共极权,对世界将危害无穷。最近我读了两遍Glenn Beck 写的《常识》和潘恩(Thomas Paine)写的《常识》。

Glenn Beck 详细阐述了当前美国的问题。而潘恩在1776年讨论的问题直到现在还是问题——和解还是决裂。他说道:没有比反复上诉更能取悦于英王国的虚荣和肯定它的死硬顽固了,没有什么比这种上诉方式对欧洲这个王国的极端行为的贡献更大了。丹麦和瑞典就是实证。上帝看着我们,我们别无选择只有奋力抗争给以打击。让我们来做最后的决裂,而不是以备受蹂躏的懦夫父辈的名义把这个责任推给下一代使他们被割喉。

潘恩还说,美国的事业就是全人类的事业。(The cause of Ameirica is, in a great measure, the cause of all mankind)。

Glenn Beck 在书中多次指出,现在的美国已经偏离了民主先父们的理念。

美国确实在堕落,我们这些追求和关心民主的中国人这二十年对此看得清清楚楚,同样,那些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也在投机堕落。难道美国政府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不知道刘晓波是个理念上肯定中共合法,行动上反复上诉的钻营投机的民运败类?难道他们不知道《零八宪章》是肯定中共人权根本进步的谏言书?难道他们不知道高智晟艾未未们这些真正的抗争派惨遭酷刑?难道他们不知道法轮功学员被活体移植器官?非也。

经济利益的诱惑,使他们偏离了民主先父们的理念,丧失了良知。所以Glenn Beck 的《常识》书中专有一章的名字就是“金钱——毒害民众的真正鸦片”。

三妹
二0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


-

卞先生:你好!
非常赞成你和三妹的看法。
中美人权对话,还有欧盟和中共的人权对话,都是西方政府中了中共的阴谋诡计。以前西方政府一直是公开批评中共度人权的。后来中共说你不要公开批评我,我们关门来私下谈。这样西方政府既可以应付媒体和西方民众对中共人权的不满(如果有人批评,他就说我们在和中共对话),同时又取悦中共(西方政府不再公开批评它了)。
1999年之前,我对西方民主和西方各国之政府的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特别是他们对六四屠杀的愤怒和对中共之经济制裁,对中共是有威慑力的。
后来中国的经济表面上好了一点,加上中国的老百姓很勤劳,工钱又低。西方各国政府和大财团突然看中了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都想进到中国市场挖一桶金。狡诈的中共看到了这一点,它开始用经济利益来引诱和胁迫西方政府。本来是中共求助于西方来发展经济的,现在颠倒过来了。西方政府怕批评中共而失去经济利益。
1999年中共开始大规模迫害法轮功时,我开始也是对西方社会抱着极大的期望,希望他们能够象针对六四一样,对中共严厉谴责和制裁。我(包括很多法轮功学员)就看到被西方社会看的最神圣的人自由等等,突然变得一钱不值了。他们对中共的残暴,表现出一致的沉默和装聋作哑(最近的维基解密揭露美国等西方政府对中共干的坏事一直都很清楚,证明了这一点.)。
中共迫害法轮功,国内好多炼法轮功的友人被抓和遭受酷刑,让我非常痛心了。而西方国家政府的冷漠和沉默,同样给我非常大的打击。因为我把西方社会的民主制度视为中国未来的希望,我也常给国内的友人们说,美国的民主制度如何如何好。
因为我做出版工作的缘故,接触到一些美国有良知的记者和作家,他们敢于揭露中共,但他们却被那些大的西方媒体解雇。在美国的大财团正在做着中国发财梦时,我感觉到这些有良知的人士好像也成了异议人士,只是不会像中国的异议人士被关进监狱。从西方国家政府对中共的软骨头表现,让我看到一个事实:当一个国家和社会失去基本的道德和良知后,人们认为再好的制度也是无用。值得庆幸的是,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国会议员们,还有一批有道德和正义的人士,他们一直在谴责和批评中共,为正义发声,要不整个世界都要和中共同流合污了。
平时我不愿意谈这个话题,如果世人知道这个真相,是非常绝望的,就如同世界末日来临一样,说到这里,我心里充满了对人类前途的忧虑。
读你们的信,引发我埋在心里的一些话,写出来和你们交流。
萧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现实与历史已经和再将证明,这批受西方智库,共匪政权影响的智商不如臭名昭著的惯骗的所谓西方领袖们,与对匪共虚张声势的空城计了如指掌的反共精英相比,无异于一群被毒蛇耍弄的农夫与白痴. 卞和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无成果的美中人权对话应该结束

三妹也说说:中共政府发展到今天这样我是流氓我怕谁的肆无忌惮的地步,就是西方政府二十年来不痛不痒地搞人权秀搞出来的。照高智晟律师的话:是被你们惯出来的。

为了经济利益,西方的脊梁骨早就软了,今天面对早已强硬无赖的中共,它能一下子就硬起来?听听那个诺和平奖委员会主席亚格兰讲话,你就能体会出他们对中共有多么下贱和软弱:“从 1978 年起,中国连年保持着 10%甚至更高的增长速度。几年前,中国的生产总值超过了德国,今年又超过了日本。由此,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跃居世界第二。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仍然比中国高出三倍,但中国在继续前进,而美国却面临着重重困难。”
亚格兰主席如此推崇中共践踏人权的掠夺式经济,他如何能为中国人权说话,诺委会又如何能高举人权大旗?他们真的希望那些中国廉价劳动力享有人权——得到正常的工资吗?
毋庸置疑,中共成功地以残酷践踏人权的廉价产品把贪婪的西方拉向堕落。今年的美中人权对话也毋庸置疑仍是一种单调乏味、吃力不讨好的仪式和表演。


美媒:无成果的美中人权对话应该结束
作者 纽约特约记者 倪安
发表日期 2011年 4月 28日

纽约时报星期三说,20年来断断续续的中美人权对话是外交舞台上单调乏味、吃力不讨好的仪式。时报说,中国政府一直没有心情讨论其严厉打压的行为,本周还警告美国不要干涉其内政。
查塔姆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布朗说,“事情看来相当冷酷,自1990年代以来,这些对话一直可怜地维持着,现在降到了一个新低点。”时报说,这样的评论越来越多地从西方外交界和人权团体那里听到。也许该问,“现在是美国及其盟国找到对中国人权施压新途径的时候了。”美国现在奉行将人权跟其他棘手问题分隔开的策略。
华尔街日报4月27日报道说,在这次中美人权对话中,美国看上去不大可能赢得中国在人权问题上的妥协。报道说,虽然(北京当局)最近对异议人士的打压行动给美国提供了很多“弹药”,但非政府组织中国人权的执行主任谭竞嫦认为,中国决心为了“稳定”而牺牲自己的国际声誉,这可能会给美国造成更大困难。她说,“美国并没有很多牌可打。”
人权观察资深研究员别格林说,年度人权对话是一个犬儒机制,西方领导人通过这一机制可以在其余时间避免跟中国谈人权问题。中国则可以把宗教镇压、法外拘留和酷刑等问题限制在不会产生具体结果的闭门会议中。
有美国官员私下表示,如果此次对话在中国没有积极回应的情况下结束,人权讨论应该被放到接着就要举行的更高级别的美中战略经济对话中。
维基泄密获得的2007年澳大利亚向美国秘密简报跟中国人权对话的情况,称此对话是“尖刻和挑衅的”,有时是滑稽的。面对人权指控,中国官员会嘲笑指控不实或试图以长篇大论耗尽对话时间。
人权组织对话基金会负责人康原表示,如果美国本周的努力徒劳,他已做好准备改变立场。他说,“用纳税人的钱大队人马飞到北京仅为了以泛泛的意识形态观念讨论人权问题是很难自圆其说的。如果你不能在讨论人权的时候表示对人的关注,那我认为这种对话不应继续下去。”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