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胡平   了不起的民主实践--流亡藏人选举简介 (附录两篇) 2011-04-28 13:28:11  [点击:1730]
了不起的民主实践--流亡藏人选举简介

胡平

今年3月,我和苏晓康应邀到印度的达兰萨拉流亡藏人社区参观访问,正好赶上流亡藏人举行人民议会和政府首席部长的投票选举。 一个团体怎样实行民主原则,怎样实行民主选举,这个我们大体都知道。一个国家怎样实行民主原则,怎样实行民主选举,这个我们大体也知道。可是,一个流亡社区怎样实行民主原则,流亡政府怎样实行民主选举,这个恐怕一般人就不大知道了。我不妨就我所知道的情况,向大家,尤其是向汉人朋友做一番简单的介绍。

首先,在流亡政府的选举中,谁是选民?什么人有资格投票?条件有两个:一、要是藏人;二、要认同流亡政府,具体来说,就是要自愿地给流亡政府缴税。在藏人投票的照片里,你可以看到很多人手里拿一个绿色的小本子,那个本子就是流亡藏人自愿缴税本。要凭这个本子才能领取选票。税金的标准在各地不一样。在北美,有工作的人每年缴96美元,没工作的(包括学生)缴46美元,18岁以下的缴36美元。据了解,在上一年度(2010/4/1--2011/3/31),北美地区缴纳的税金有989,048美元。这笔钱是纳入流亡政府的预算的。

关于人民议会。流亡藏人实行一院制;现在,议会共有44个议员名额。这44个名额首先是按地区分配。藏人习惯于把整个藏区分成三部分:卫藏(前藏后藏),多朵(康区)和多麦(安多)。每个区有10个名额。其次,再按教派分配名额。有五大教派,红教(宁玛派)、白教(噶举派)、花教(萨迦派)、黄教(格鲁派)、黑教(苯教),每个教派有两个名额。为什么在按地区分配议员名额之外,还要有个按教派分配的名额呢?这是为了避免小的教派,由于人数少,在议会中发不出声音。再有,北美和欧洲各有两个名额。总共44个名额。议员是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

关于流亡政府即行政班子的选举。早先,流亡社区草创之初,由于条件不具备,流亡政府不是选举产生的,流亡政府的各个部长(通常是7个,包括首席部长)都是由达赖喇嘛任命的。其后,由达赖喇嘛提出14名人选,经议会投票选出7名。再后来,首席部长改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然后由当选的首席部长组阁,提出其他部长的人选,经议会表决批准。 这次首席部长的选举分两阶段进行,先是预选,然后决选。在预选中,候选人多达十几位。经过预选投票,产生三名正式候选人。


3月20日举行正式决选投票。由于选民居住分散,统计票数的工作比较麻烦,需要较长时间,选举结果定于4月27日揭晓。

综观整个选举过程,相当开放,相当民主。

首先,候选人不是由“上面”指定的,而是由“下面”自己推出的。各地区、各教派、各寺院、各非政府组织乃至个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的议员候选人和首席部长候选人。其次,选举很富于竞争性。有演讲会、辩论会、答辩会、研讨会;尤其是三位首席部长的正式候选人,不仅走访各社区,还在自由亚洲电台举行了电视演讲和辩论。一批知识分子还创办了报纸专门报道选举盛况。我们这次去参观访问,已经过了竞选高潮,但是在达兰萨拉流亡藏人社区和德里的藏民村,还可以看到很多竞选的海报。 在选民方面,参与热情非常高,投票率创纪录。据了解,北美地区的投票率高达78%。考虑到选民居住是那么分散,投票并不方便。这个数字的意义更不容低估。

碰巧的是,这次三位首席部长候选人,洛桑桑盖(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客座研究员)、丹增特桑(前流亡政府首席部长,现美国斯坦福大学研究员)和扎西旺迪(流亡政府宗教与文化事务部部长,达赖喇嘛驻欧洲代表),都不是僧人;当选呼声最高的洛桑桑盖是平民出身,今年才43岁,和王丹、吾尔开希等天安门一代是同龄人。

按说,在民主制度下,僧人当首席部长或贵族出身的当首席部长没什么不好,那和政教合一、和贵族统治都不相干。但既然这次三位候选人都不是僧人,既然洛桑是平民出身,中共当局还硬要说藏人搞神权统治、政教合一,搞奴隶主贵族专制和复辟农奴制,就更见其荒谬了。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
达赖喇嘛退休不是垂帘听政
 
胡 平

今年3月,达赖喇嘛正式宣布退休,即不再担任政治领导职责。我们知道,自2001年民选首席部长以来,达赖喇嘛便处于半退休状态,除了在一些文件象征性的批示之外,全部实权都交给首席部长,形同虚位总统。现在则是交出全部世俗权力。

达赖喇嘛这一宣布引起各方面的关注。舆论普遍认为,此举意味着藏人在民主化上的重大推进,是政教的彻底分离。意义十分深远。

中国政府说这是“欺骗国际的把戏”。这种指责毫无道理,因为达赖喇嘛的退休不但见之于公开的宣示,而且还体现在有关规章制度的改革与权力的实际运作。中国政府提出这样的指责,要么是故意诬陷,要么就是想起了自家的故事,想起了当年邓小平的退休,以为人家达赖喇嘛的退休也和他们的邓小平退休一样,只是场骗局而已。

有人分析说,退休后的达赖喇嘛在政治上仍然是藏人的最高领袖;只不过他从幕前退到幕后,以垂帘听政的方式继续领导藏人。

我以为这种说法不准确。首先,对所谓垂帘听政,有必要先解释几句。

现在人们一谈起垂帘听政,往往把它当成一套潜规则。其实,垂帘听政本来是一套明规则。垂帘听政是中国古代,因为皇帝有病或年幼,而由皇后或太后临朝,代为执政的制度;因古时男女有别,须在殿上用帘子遮隔,故得名。

在这里,皇后或太后代为执政是公开的,人所共知的,名正言顺的。这和我们现在说的垂帘听政很不一样。

譬如在八九民运期间,人们说邓小平垂帘听政,那不仅仅是说,赵紫阳虽然是总书记,名义上是第一把手,但实际上,按照中央的一个内部决定,遇到大事还是要听邓小平的;而且还是说这种关系是不公开的,是秘而不宣的。赵紫阳无非是在和戈尔巴乔夫的会谈中把这件事说出来了,就引起邓小平等一班保守派震怒。可见这和古代的垂帘听政并不是一回事。

现在我们说垂帘听政,常常是指某人不在其位,也没有任何公开的乃至于秘密的协定,实际上却手握大权;在其位者反而要受制于他。

不难看出,这种意义上的垂帘听政,只能发生在权力缺少明确规范,其运作缺少透明度,其来源不是选民的专制制度。在民主制下不可能出现垂帘听政。流亡藏人既然已经采用了民主制,所以,退休后的达赖喇嘛不可能垂帘听政。

这当然不是说,达赖喇嘛退休后在政治上就没有影响力了。我相信,退休后的达赖喇嘛在政治上对藏人仍然会有很大的影响力。在这里,我们务必要把影响力和权力区分开来。政治影响力和政治权力的关系很复杂,在很多时候,两者是交织的;但是确实存在着独立于权力之外的影响力,例如知识分子在政治上的影响力是来自其言论的说服力而和权力无关。影响力的典范莫过于印度的甘地。甘地没有公职,没有军队,也没有自己的政党,但是对印度人民拥有很大的道义感召力,从而对印度的政治拥有很大的影响力。我想,就此而言,退休后的达赖喇嘛和甘地是很类似的。

不久前,达赖喇嘛接受《星岛日报》总编辑王宁采访时表示,即使他全面退休后,如果有必要,他还是会出来参与同北京的对话。达赖喇嘛强调,过去十年,与北京官员的对话是由藏人民选官员准备和决定的,然后他们来问我。我当然支持他们。过去十年主要的责任是由他们承担的。根据具体情况,如果藏人民选政府决定要通过他参加对话,他一定会继续承担这个使命。

注意:在这里,达赖喇嘛谈到他在今后仍然可能继续承担与北京的对话。但是和过去有所不同。在过去,和北京对话是由流亡政府决定的,但事先要咨询他,要征得他的同意;今后和北京的对话也是由政府决定的,但无须再向他咨询和征得他认可,而是直接委任他去做这件事。达赖喇嘛说过,身为藏人,“只要有广大人民的信任和托付,我将永不会舍弃政教公众事务”。显然,这和“垂帘听政”是不相干的。


--------
《纵览中国》首发
-----------
美国之音
藏人新政治领袖最大挑战:与北京对话
记者: 海彦 | 华盛顿 2011年 4月 27日


西藏流亡选举委员会星期三上午正式公布第3届民选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噶伦赤巴)当选人以及第15届西藏人民议会议员当选人。

*新一代政治领导人民主产生*

流亡选举委员会4月27日公布的选举结果显示,现居美国的哈佛大学法学院资深研究员洛桑森格博士获得27051票,当选为首席部长(亦称首席噶伦或噶伦赤巴),得票率为55%。新任首席部长将在8月14日之前宣誓就任。

流亡选举委员会称,此次的选举与以往不同,民众参与率很高,投票率也有增加,从印度到美国、加拿大、欧洲、澳洲、台湾等13个国家和地区的约8万多流亡藏人登记投票,但因尼泊尔及不丹政府受到中国施压,使约2万多名藏人未能投票,实际投票人在5万左右。

今年43岁的洛桑森格出生在印度,毕业于德里大学,曾任西藏青年大会中执委,1995年获得福布莱特奖学金赴美国留学,获哈佛大学法学博士,毕业后在哈佛大学法学院任研究员。2004年,被设在纽约的亚洲学会评选为亚洲24位青年领袖之一。

与许多中国学者关系比较密切的洛桑森格星期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新的选举是对尊者达赖喇嘛高瞻远瞩政策的肯定,是向实现达赖喇嘛建立真正民主藏人社会的远见迈出的重要一步。

洛桑森格曾明确表示,他完全支持达赖喇嘛奉行的“中间路线”,即谋求西藏在中国统治下获得“有意义的自治”,而不是独立。

*藏人社会民主转型*

西藏流亡政府发言人图登桑波星期三向美国之音记者表示,洛桑森格当选为首席噶伦表明,随着达赖喇嘛退出政治,民主机制已经扎根于流亡藏人社会。

他说:“意义在于民主已经深深扎根于流亡藏人社会,新一代首席噶伦被选为政治领袖。”

作为首席噶伦,洛桑森格工作的重点是藏人教育、健康以及流亡藏人社区福祉。不过,西藏流亡政府发言人图登桑波表示,随着达赖喇嘛退出政治,洛桑森格及新流亡政府今后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与中国政府建立关系,如何继续与北京的对话。

他说:“从上届噶厦(流亡政府内阁)到新一届的传承将会是顺利的。但是,洛桑森格及其内阁的主要任务和最大挑战将是如何继续与中国政府进行对话或讨论,解决西藏长期以来的问题。”

曾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达赖喇嘛曾表示,他相信藏人新的领导人应当选举产生,而且随着他本人退出政治,在新领导人之下,藏人与北京的对话可能不会像以前那样复杂。

洛桑森格在达赖喇嘛宣布退出政治后曾表示,达赖喇嘛放弃政治权力意味着,藏人将可从两个方面与北京周旋,一是藏人拥有具有历史合法性和全球声誉的达赖喇嘛,二是藏人向中国政府证明,如果藏人可以选择,他们能够形成一个稳定的民主政府。

有报道说,在达兰萨拉的藏人表示,他们不会庆祝星期三的选举结果,因为他们目前在全力抗议中国政府镇压四川阿坝格尔登寺的僧人。报道说,在警方强行带走约300名僧人并打死2名寺外守夜村民后,格尔登寺被强行关闭。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