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胡平   代王军涛贴出他的声明。 2011-04-28 08:25:53  [点击:2163]
胡平:

你能把我的声明发出去吗? 我这里有些上网的困难.

祝好!

军涛

出去一周,刚到家就接到三、四位友人电话,谈及老友刘刚最近一个帖子。有求证者,有评议者,还有希望我回应者。但我的网络不通,未能及时做出决定。现在,我能够上网读到这封信。对文中结论我不做讨论,我在此仅对可能导致对他人伤害的事实及我认为值得强调的原则简单回应如下:

第一,在网络论坛上,我从不回应任何对我个人的指责。因为这不是查清问题的适宜场合。相反,网络争论往往成为蓄意抹黑他人做法的托儿,给各种有政治目的、个人恩怨或娱乐意图的人进行诽谤和搞笑取乐的机会。我主张,对那些严肃和有意义的指控,可以诉诸法庭调查或者通过协商产生公信力的民间调查程序查清真相。但是,如果在没有这样的公正严谨的调查程序实施调查并且我的沉默会给他人造成伤害时,我会对事实作些说明。这些说明仅仅通过强调一些事实免除他人可能因我的沉默而受到的伤害。
第二,在那封刘刚提及的公开信上签字是我个人的决定。我个人对自己的所有政治决定负全部责任。我不是屈服任何势力压力而做政治决定的人。任何把我的决定的责任与他人挂钩都对他人不公道,也不合事实。
第三,虽然我是在与许多人讨论了相关原则和事实后做出的决定,但我的决定不是基于与某个人的讨论做出的。由于王炳章先生回国在当时激起强烈的反响,大家都在议论此事,刘刚也是与我讨论过此事的朋友之一。刘刚也知道我与不少朋友讨论过此事。
第四,我在这封信上签名的基本理由及讨论,没有刘刚说的复杂背景(资助、军情局和饭碗)。我的理由是当时海外普遍存在的看法:海外做事,尽量照顾国内的安全。在现实操作中,这与支持和展开国内的项目并不矛盾,甚至是长远合作的必要条件。在战略所的项目、08宪章及最近的茉莉花革命中,我都是这个原则。
第五,虽然有些迟疑,我是当时就决定签字的,而不是刘刚所说的后来做出决定。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场。为此,我还与刘刚热烈地讨论过其中的一些问题。
第六,由于王炳章先生还在监狱中,我不在此复述和展开我与他人进行的讨论。虽然我支持刘刚的许多看法和活动,但在这个问题上,过去和现在我都不赞成刘刚处理这类问题的理由。
第七,不论在这个问题或其他问题上,我与王炳章先生有什么分歧,我都高度评价他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探索和贡献,坚决反对中共当局对他的政治迫害,并将这些原则体现在我的政治活动中。

最后,我向此事中由于由于我的疏忽而造成伤害朋友表示歉意。对于上述事实的说明,我可以进一步与其他当事人澄清分歧,但一定要在适当的场合进行。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