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信不信由你   曾大军:所谓西藏问题完全是新老霸权主义者炮制的反华怪物 ZT 2011-04-28 05:18:05  [点击:1564]
所谓“西藏问题”完全是新老霸权主义者炮制的反华怪物


(纽约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曾大军



    13世纪,当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还没形成之前,西藏就在中国版图之
中了。无论元朝、明朝、清朝、还是中华民国,其地方政府一直隶属于中国中央政
府管辖之下。达赖喇嘛的封号是满清顺治皇帝赐的,班禅喇嘛的封号是康熙皇帝赐
的。19世纪以前,尽管西藏的宗教各派与不同贵族结合争权夺利此起彼伏,可是无
论最后谁掌权,都要向中央政府汇报,也只有在获得中央政府的认可之后,其官、
民才能感到名正言顺,合乎法理。反之,内地改朝换代战乱之时,西藏则静观其
变,尘埃落定之后,再遣使朝见讨封。正如古往今来,任何国家中央和地方之间都
免不了会有这样那样的矛盾和冲突,这终属各自的内政问题。数百年间世界历史和
国际关系中从未出现过什么“西藏问题”!只是到了19世纪下半叶,英国殖民主义
分子吞并全印度后,以此为基地向西马拉雅山区扩张势力。为了侵占西藏,必须无
所不用其极地先把它从中国分裂出来,因此才卑鄙无耻地制造出一个所谓的“西藏
问题”。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虽然英帝国主义已经心不甘情不愿地退出了其绝大
部分殖民地,但是:㈠在退出之前,它总是要挖空心思,绞尽脑汁,无所不用其极
地制造许多的“遗留问题”,如印度和巴基斯坦问题、伊拉克和科威特问题、巴勒
斯坦和以色列问题以及今日香港之种种遗留问题等等。追根溯源,始作俑者,无不
是老牌帝国主义大不列颠!其目的就是“叫老子不能继续享乐,你小子也休想有好
日子过!”所以,老殖民主义者需要继续,乃至扩大“西藏问题”。

    ㈡人性之中的恶劣本质。某些前殖民地国家的现领导人,当奴隶时他可怜
兮兮,痛苦不堪,一旦翻身做主人,他就恨不得把别人都变成他的奴隶。此等暴发
户一旦接过了老殖民者的衣钵,其贪婪之心和野蛮之性甚至会比老殖民者有过之而
无不及!如从立国第一天就有地区新霸主之自我感觉的以色列和印度领导人。这正
是退居后台的老牌霸权主义者求之不得的。所以,新地区霸权主义者需要继续,乃
至扩大“西藏问题”。

    ㈢嘴巴上高喊“人权、平等”,骨子里自认高人一等,生怕别人富强了就
要来和他争当世界霸主的种族主义者。如某些美国人在霸主思想推动下有意地,或
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潜意识推动下无意地,“杞人忧天”似的制造出所
谓“中国扩张”的恐慌,再以此为根据而采取“遏制中国”战略!这又是退居后台
的老殖民主义者和新地区霸权主义者求之不得的。所以,世界警察及其跟屁虫们需
要继续,乃至扩大“西藏问题”!

    ㈣一小撮民主改革之前的“三大领主(贵族、上层喇嘛和大庄园主)”及
其追随者们,不甘心失去封建农奴制政教合一的“天堂”里的特权,借叛国反华表
演以换取西方霸权主子的“布施”。这恰同要把中国分裂成“七块”、“八块”或
“十七、八块”的台独、疆独、蒙独和某些所谓“民运分子”者流,臭味相投。所
以,一切敌视中国人民走向“四个现代化”的,反历史潮流而动的排华势力,全都
需要继续,乃至扩大“西藏问题”!

    那么,所谓“西藏问题”这个兴风作浪将近一个世纪的怪物,是怎样制造
出来和催肥喂大,内政问题终于成了“国际问题”的呢?

    怪胎始孕于一百多年前的“不列颠东印度公司”!这个英国侵略亚洲之主
力,虽然早在1600年即已成立,但在整个17世纪只能集中精力对付南亚次大陆,
1644年讨论垄断亚洲硼砂贸易时,曾想到其出产地西藏,却还不敢触碰立国锋头正
健的大清王朝,直到1764年征服了孟加拉后,才感到有力量向北扩张。为达侵华目
的,首先要从平原仰攻,占领喜马拉雅山各国。这些小国千百年来,除了同中国西
藏有着极其密切的政治、经济、文化乃至血缘联系之外,同外界国家极少交往。

    英帝外围战之第一步,始于1773年入侵西藏之属国布鲁巴克,即今之不丹
王国。第二步于1814年11月对中国的属国廓尔喀,即今之尼泊尔宣战,初战损失
3/4兵力。可恨的是当廓尔喀派使者通过驻藏大臣“向中国大皇帝求援”时,正在
走下坡路的道光皇帝却放弃了保卫藩国的义务。这不仅导致1816年英军用夜间奔袭
加德满都之手段打败尼军,而且埋下英国看透满清已渐外强中干,日后敢于发动鸦
片战争的祸根!1846年,英国人硬说公元10世纪西藏阿里土王尼马玛贡分封给其长
子贝吉贡的玛域,即今之拉达克,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侵占后将其并入了克什
米尔。

    当时,中国在喜马拉雅山区的各藩国中以尼泊尔力量最大,而且反英最
力。英国人用了20年的时间软硬兼施将尼泊尔控制住,便转向第三个目标哲孟雄,
即今之锡金。该国由当地土著和西藏移来的康巴人组成,17世纪初便信喇嘛教之红
教,习西藏语并推藏人彭错南嘉为第一任土王。土王世代同西藏贵族通婚,并于
1770年正式成为西藏地方属属。英国人先于1835年诱迫哲孟雄将大吉岭“租借”给
东印度公司作为避暑地,1860年乘第二次鸦片战争和太平天国起义之机派兵入侵,
也是先败后胜。锡金王国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独立,终于20世纪70年代被印度吞
并。

    扫清外围之后,英军于光绪14年(1888年)2月7日向西藏隆吐山下之扎鲁
隘口进攻。英国人对布鲁巴克、廓尔喀、拉达克和哲孟雄之蛮横侵略早已激起西藏
官民的痛恨,藏军“誓死抵御,鏖占许久,伤毙英兵一百余名”。10日英军用大炮
轰击,中国军队退到念纳以内春丕等地,调兵遣将。原定7月15准备反击,被清朝驻
藏大臣,后遭削职查办的升泰阻止。8月18日,英军勾结廓尔喀前王子带兵进攻,战
至第4日,春丕失守。藏军退至仁进岗,拉萨色拉、哲蚌和甘丹三大寺庙组织僧兵增
援。第一次侵藏战争到此告一段落,中方前后动员兵力达一万四千余人。

    5年之后,1903年12月12日英军偷越则里拉山口,21日攻占帕里,3月24日
向集中在戛吾的藏军进攻。据《不屈的西藏人民》一书第11页载,“日喀则一位参
加此次战役的75岁的顿加老人说:‘当时藏军调动了6个代本(相当于小团)3千余
人……装备除排长以上的军官使用英、尼造的老式步枪外,其余皆是土枪和刀矛,
既无骑兵更无炮兵。’英军向右翼曲眉仙角藏军阵地挺进,至围墙地带时,藏军
正、付指挥莱丁色和朗色林代本走出阵地和英军谈判。荣赫鹏上校无耻地欺骗他们
说,既然要商谈,双方必须停火。藏军老实地将土枪的火绳熄灭,在英军的来腹枪
下,这就等于解除了武装!这时……由麦克唐纳施展阴谋诡计,派兵将山上的藏军
赶到山下围墙里,迫始上千藏军挤在一起。待英军完成迂回包围,三面架起机枪
后……即下令开火,一时交叉火力密集,横扫藏军。

    帝国主义惨无人道险毒欺骗的大屠杀开始后,15分钟内藏军即伤亡700余
人。英军乘势进攻戛吾,藏军英勇血战,于再次伤亡700余人后撤走。曲眉仙角战
役,藏军死伤一千四百多人。荣赫鹏同麦克唐纳在战争中所使用的无耻欺骗手段,
完全暴露了帝国主义者的兽性本质!英国国内有正义感的人士也群起反对这种可耻
的流氓行为。”至今在西方各国流传甚广的,荣赫鹏所著的《印度与西藏》一书,
完全是他自己为其卑鄙行为狡辩的,彻头彻尾的谎言!

    英军继续攻击前进,4月7日占康马,10日占绍岗,11日抵江孜宗。宗是比
内地县略小的行政单位。江孜军民从村落打到市镇,从山头打到寺庙,直到7月中旬
才失守。8月3日英军占领拉萨,13世达赖星夜出走外蒙古。因藏族僧民持续反抗及
难抵高原寒冬等原因,英军于9月23日带着抢掠的数百驮金银财宝撤回印度。

    1905年,由于川滇边务大臣赵尔丰在西康直至工布江达积极实行“改土归
流”政策,取消了土司、头人、喇嘛的特权,将这些地区改为同内地一样的流官体
制。外加新任驻藏大臣张荫棠、联豫等人乘印度人民大起义和达赖远在北京时机,
以行政命令乃至调动以钟颖为将的三千川军进藏,用武力手段整顿旧制,实行新
政,以保障边防等过激措施,触发藏族上层强烈不满。英人趁机改变策略,竭力拉
拢1910年2月21日逃到印度的达赖,并以保护人自居,挑拨西藏地方与中央的关
系,以帮助西藏独立为名,达分裂中国,控制西藏之实!

    达赖于1912年6月从印度回到拉萨,召集会议讨论与辛亥革命之后的中央
政府的关系。西藏上层虽然痛恨汉军逼迫改革,断其供应引起兵乱,从而发布了第
一次驱逐汉人出境的命令,但对英帝国主义更无好感,仍愿保留在宣布了“五族共
和”法令的中华民国内。

    英国见事不妙,再施诡计,一方面诱使嘎厦参加所谓“英、中、藏三方关
于西藏问题的谈判”。另一方面以“不承认民国”来胁迫元世凯派人到印度西姆拉
参加违犯国际公约,硬把地方政府拉进与中央同等地位的所谓“国际会议”!英国
首席代表,英印外务大臣麦克马洪在这个会议上更提出了,连本来准备来讨价还价
谈自治问题的噶厦(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团都始未料及的“西藏独立”问题不说,
还背着北洋政府代表团,要西藏方面用其划出的“麦克马洪线”以南9万2千多平方
公里中国领土,换取英方对于西藏独立的支持,并威胁利诱西藏首席代表伦青于
1914年3月25日签字,出卖了老祖宗六世达赖仓央嘉错的故乡!

    中国中央政府首席代表陈贻范既不知英国人在背后搞的小动作,7月3日更
拒绝在所谓“西姆拉条约”的正式文本上签字。从北洋到老降到毛邓,历届中国政
府从未承认这个非法条约。连英国人自己都做贼心虚,不敢公布。直到30年代才由
英印政府外务大臣艾奇逊在《英印政府条约集》中刊出,但仍不敢附图。1943年,
英人乘中国抗日战争最艰苦时期,不顾历届中国政府多次抗议,派兵越过传统习惯
线驱赶当地官员,强行占领了西藏东南部的门隅、珞隅及下察隅三大地区。同年8
月,西藏“外交局”即与英国驻拉萨代表高德对此事进行了交涉,明确表示不承认
所谓的“麦线”。说它既未经13世达赖提过,也未经噶厦全体僧俗官员大会讨论,
所以不合法,要求英印军队立即撤出。甚至连尼赫鲁50年写的《印度的发现》一书
中所附1945年出版的印度地图上的中印边界,都没印什么“麦克马洪线”!

    1947年印度独立,西藏上层人士以为,多少年来,大家同受英国的侵略与
欺压,西藏也应取消英帝在藏特权和收回被占领土。印度的反应却是,将英国驻拉
萨的代表团改为印度代表团,而且将原代表英国人理查逊重新任命为“印度代
表”,然后由他代表印度政府向噶厦政府递交备忘录,全盘否定了噶厦的要求!噶
厦于1947年10月又致电联合国,并给尼赫鲁总理写信要求归还察隅、瓦弄、白马
岗、洛巴、门达旺、不丹、锡金、大吉岭以及恒河北岸各地和邻近新疆的拉达克至
叶尔羌边界等。联合国因其跨越中国政府不合法理而不能回应。尼赫鲁则先是置之
不理,后又威胁“如果西藏不遵守英藏条约及印度继承权益的话,印度西藏间现有
一切交通来往即将断绝!”当时中国正处于内战之中,藏印交通是西藏与外界惟一
的通道。

    同年,印度在新德里召开“泛亚洲会议”,唆使拉萨派代表团以示独立,
藏人到后又说“应有一面国旗”。西藏原本没有什么“国旗”,赶紧派人找了一面
藏军用的“雪山狮子旗”送去。印度人在会议地图上,又成心把西藏划在中国领土
之外!经中国代表团交涉,尼赫鲁才命人纠正。49年7月,印度驻藏代表,英人理查
逊又对大扎摄政密言:“目前正值中国政局大变化时刻,你们要立即把汉人驱逐出
藏……”第二次驱汉事件一发生,英国电讯就于27日宣称:“英国从未承认中国所
说的西藏是中国的一部份,并受中国统辖的说法。”同日英国政府中还有人扬言:
“如果局势演变到影响1914年中英所订《西姆拉条约》中承认之西藏自治权时,英
国可能出面干涉。”云云。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由刘伯承和邓小平率领的第二野战军第
18军,在彭德怀率领的一野部队配合下,胜利结束昌都战役,全歼藏军主力7个代本
的部队,并争取一个代本起义。51年2月西藏噶厦政府派代表团到北京谈判。5月23
日,中央人民政府首席代表,统战部长李维汉同西藏地方政府代表签订了《和平解
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俗称“17条”,达赖喇嘛给中央人民政府毛泽东主席致电表
示拥护。同年,解放军进驻各边防点,西藏重新回到中华民族大家庭。

    52年11月6日,噶厦僧俗高级官员齐集中央代表,原军委办公厅主任张经
武办公处,就中央统一对外问题提出地方政府的书面答复,内有“过去一切不平等
条约的订立是由于西藏无力量和清政府压迫所致。印度在独立后曾数次向西藏政府
提出,要照旧英政府的代表及其在藏的权益执行,西藏方面均未承认。过去,我们
想同英国、印度商谈,他们不理。印度在藏不合理现象,请中央逐步解决”等五
条。至此,中央正式收回了外交权,半个世纪以来由新老殖民主义者蛮横造成的,
既不合理也不合法的半独立状态宣告结束。所谓“西藏问题”应该寿终正寝了吧?
No!

    1953年12月31日,周恩来总理接见中、印两国谈判代表团时表示:中、印
两国人民历来是友好的,都是受帝国主义欺辱的,现在大家独立了,应该在互相尊
重主权与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惠、和平共处原则的基础
上,发展两国的友好关系。这就是现已举世接受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4月29
日,双方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印度共和国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
商和交通协定》,但印度并未严格遵守。

    1955年西康省试行土地改革,一部分农奴主和喇嘛堪布及土司头人公然举
行叛乱。在广大军民的打击下,一部分逃到印度噶伦堡。印度一些扩张主义分子乘
机大肆叫嚷什么“西藏是一个独立国家”,“印度同西藏是母子关系”等等,为叛
国分子撑腰打气。叛匪把各地解放军的克制和忍让当成胆小无能,公然于59年3月
19号夜间向西藏军区和地方机关发动全面武装进攻,并劫持达赖逃亡印度。20日,
中央军委命人民解放军讨伐叛国集团。两天之内,拉萨市区的叛乱即被平息。4月18
日达赖一伙逃到提斯浦尔,由印度外交部代发了所谓“声明”,尼赫鲁并于24日会
见了达赖。

    欲知上述历史之详情,可阅中国藏学出版社1990年8月出的,加拿友人谭
戈伦夫撰写的《现代西藏的诞生》和92年1月出版的,由50年中央派往西藏的外事
帮办扬公素同志撰写的《中国反对外国侵略干涉西藏地方斗争史》等书,东方文化
图书公司有售。

    尤其是我在美华人更应该知道,美国历史上唯一形成法律的种族歧视,是
始于1882年,总称为“排华法”的一系列法令。台藏蒙疆,一处动摇,就恐形成多
米诺骨牌效应。一分裂,必内战。一内战,我们就又成了“海外孤儿”!

    再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故事。94年9月29号,我从新泽西州去纽约市曼哈
顿区园林大道亚洲学会参加“南亚形势研讨会”,进到6楼会议厅才知道讲演人席上
坐的全是印度政治经济文化妇女等各界上层人士。当时我想:“不知1967年在雅东
边界武装“对峙哨”上负伤的李兴亚翻译得知小战友在地球另一边听见印式英语了
将作何感想?终于‘化干戈为玉帛’了!”我挺高兴。首先发言的印度外交部长讲
完后,主席(也是印度人)就按美国方式请大家提问。

    午餐后轮到一位曾先后任印度驻中国和巴基斯坦大使,当时是美国某大学
客座研究员的高级官员谈“南亚安全”。开讲不久他话锋一转说:“但是,上午这
几位介绍的和平建设形势,却受到来自白色雪山和蓝色海洋上的中国威胁……”其
主要论据是:㈠89年苏联解体后,左右世界安全的美、苏争霸变成美中对峙。㈡中
国经济十多年来一直保持当今世界最快的发展势头。㈢中国军队正努力向现代化改
进以及㈣21世纪初中国人口可望突破13亿。我想:“您以为在座的这五、六十口子
都是白痴呀!”

    他放毕我发问:“上午外长先生谈到中印关系的改善我很高兴,它符合人
民愿望和世界潮流。何况我们两大文明古国曾互称‘巴依(兄弟)’。遗憾的是我
实在不明白先生您为什么要如此地仇恨和污蔑一个友邻?请问:1、‘是大国就要称
霸’是不是贵国自己的逻辑?比方说,锡金曾是清朝属国,后来独立了,75年被哪
个大国强‘霸’了?2、印度和当今各国都在努力发展经济。如果说经济发展快了就
要扩张,那么请问,贵国下一个目标是不丹还是尼泊尔?

    3、军事上,这是重点,由于中国不同的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等原因,西方
媒体自己都承认对中印边界纠纷报导有偏见。因此有必要介绍一点背景。中国西藏
自治区与毗邻各国自古以来都是西、中两段大致沿喀拉昆仑和喜马拉雅山主脊分水
岭为界,东段由不丹王国东南沿山地与布拉马普特拉河北岸平原大致交界线到缅
甸。历史上中、印没打过仗。问题起于1865年一个叫约翰逊的英国官员溜进中国,
在其偷偷测绘的地图上,将历来属于中国新疆阿克赛钦和西藏阿里的一片3万3千多
平方公里的土地划进英国占领的克什米尔境内。1914年3月印度外务大臣英国人麦
克面爵士,在印度西姆拉召开的会议上背着中国政府代表,将东段界线北移到一百
多公里之外的喜马拉雅山主脊上,从而又将9万2千多平方公里中国国土括进印度!
英国强盗在西、中、东段共划走相当于3个瑞士面积的12万5千多平方公里土地后,
不顾历届中国政府多次抗议,又于1943年乘中国抗日战争最艰苦时期,派兵越过传
统习惯线驱赶当地官员,强行占领了西藏东南部!

   出人意料的是47年印度独立后不但全盘继承了老殖民主义者的衣钵,而且于
61年乘中国处于建国以来经济上最困难时期提出“前进政策”,在西段越界设立了
43个军事据点包围中国哨所,在东段更跨过非法的麦克马洪线向北推进并一再拒绝
中国的和谈建议,多次打死打伤中国边防军。迫使中国人民解放军于62年10月20日
进行自卫反击,一月之内所向披糜,打死和俘虏包括两名将军的印军‘精锐部队’
上万人。解放军甚至无一人被俘!当时印军大部正与东、西巴基斯坦对峙,国内机
动部队不过两、三个师,全国军民人心惶惶。如果西藏军区部队乘胜追击,打到新
德里不成问题!可是(惜)解放军不但始终没有越出历史边界线而且于11月21日单
方面宣布停火撤兵,这才使上万印军官兵免于被歼逃回国内!此后中方更主动送还
缴获的全部武器装备和4千多俘虏。解放军回到‘麦线’以北并再次重申:‘各让出
20公里宽的非军事区走廊’以避免冲突。请问,这是不是中国维护南亚和平诚意的
事实?

    再请问,其后是谁继续不断侵占中国领土和挑起流血事件?例如,67年9、
10两月是谁乘中国“文革”和国庆之机,以步、炮两个多旅三面包围解放军一个
团,在中锡边境卓拉和乃堆拉等山口先偷袭,后强攻中国边防军阵地,赔上自己下
级官兵近三百人的伤亡。按照国际惯例,解放军完全有权越界反击。可是西藏军区
前线指挥部非但没有乘胜扩大战果,反仍通知印军领回遗尸武器和俘虏。请问,这
是不是中国人民奉行‘睦邻友好’政策,强忍人所不能忍的事实?在‘白色的雪
山’上到底是谁威胁谁的安全?

    再说‘蓝色的海洋’。中国的战略是近海防御,至今连巡洋舰都没装备。
而印度从1955年到现在一直是亚洲唯一拥有,不止一支远洋攻击航空母舰舰队的国
家。请问,是谁在印度洋炫耀武力令南亚各国感到不安?至于人口,印度在世界上
仅次于中国,但以国土面积和人口数目相比,不但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平均密度比中
国高得多,而且人口增长速度也比中国快得多!那么,贵国把锡金王国强改为自己
的一个‘邦’是不是因为‘印度是南亚第一大国,印度人口太多,印度经济增长太
快和印度军队太现代化了’?综上所述,最后一个问题是:南亚不安全因素究竟何
在?请指教!”

    这位大使多半没料到在美国造谣会“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他垮着个脸
说:“我们不要跟你们中国人做什么兄弟。在边界问题上你们应该尊重既成事
实!”我说:“您不做‘巴依’,OK。只是英国人统治印度时,您是不是也劝贵国
同胞‘尊重既成事实’?您是不是认为‘圣雄甘地’不该领导贵国独立?是不是认
为印度人民在国内应该当亡国奴,在国外应该替英国主子当炮灰、当走狗、当‘红
头阿三’?”引起一阵哄笑。主席说:“每回只能提问一次。您已经讲得太多了,
先生。”我气愤地说:“现在不是提问了。我抗议这位绅士妄图愚弄世界舆论,煽
动仇华反华,破坏亚洲和平。”我指着他大声说:“你无耻!”扭头就走。

    一位巴基斯坦记者和名叫义态.阿不拉哈睦的印度青年等人也随后退出会
场。“这会名称就有沙文主义味道。”我说:“明明是印度报告团,却打出南亚洲
旗号!恩格斯说‘战争是流血的政治’。今天看来‘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了。相
信诸位都不想打仗。可是,”我苦笑了一下“‘树欲静而风不止’!你有啥办
法?”人们的心随着电梯一起下落、下落……


今天看来,国共两党领袖先后重铸了两千多年前宋襄公式的历史大错──误将癞狗
当君子,一厢情愿地以天朝大国圣明皇帝仁义之心,善待日本、印度这号化外蛮夷
之邦──落水不打,放虎归山!以为它们定会感恩载德,岁岁来朝,世代高唱:
“大中华的光辉,嘎啦呀西若若”!现在的问题是:谁有妙计良方能使东南西北的
块块失地回归故国,从而实现江泽民主席在建国50周年庆典上所说的“大统
一”?!

    最后,提3条建议:㈠建议政府将60年代拍摄的电影“农奴”、大型纪录片
“百万农奴站起来”,90年代拍摄的电视连续剧“西藏风云”和“天路”进行外语
配音或配字,大量放给或送给不明真相的华侨和外国人看。㈡建议每个关心西藏真
相的同胞,尤其是政府高级干部和外事干部,细阅《阴谋与虔诚──拉萨三次骚乱
真相》一书。在西藏工作过多年的徐明旭先生写的这本书,是我所知关于西藏问题
的著作中最好的一本。纽约布儒克棱八大道60街口的“世界书局”有售,也可通过
唐人街伊丽莎白街金丰酒楼斜对过二楼的东方文化图书公司向香港明镜出版社订
购。㈢60年代,周总理接见华侨参观团,谈到领土问题时曾表达过一个原则:“自
己的不丢,别人的不求”。建议国内海外每个中国人都不要忘记这句话!

    可怜我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自晚清以来,东失钓鱼台八岛和琉球36岛;
南失南沙200余岛礁;西失上述不丹、尼泊尔、拉达克、锡金和麦克马洪线以南相当
于一个匈亚利面积的山林;北失东西伯利亚16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和领海,尚未悉
数追回,却又面临着新的一轮围追堵截。试问国际社会:正义何在?公理何在?!


                
2001年5月25日星期五凌晨5点半
                  
完稿于新泽西瑞吉复又得公园市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