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吾丁   狗X的好人们 2011-04-28 01:13:55  [点击:1983]
狗日的好人们
吾丁

好人与坏人,这样的说法实在太俗太不科学,有点像孩子过家家时的分类法,所以我在好人前边加上一个狗日的,题目一下子就肃穆了许多。

15年前,我还在留学,偶尔回国去看望我的作家朋友许君。我们散步时,他跟我说了一段话令我至今记忆犹新。他说:在中国,你什么都不做的时候什么事儿都没有;只要你想做一点点对社会有益处的事情,马上就会冒出一大帮"好人们"来牵扯你,规劝你,威胁你,他们一定会把你想做的事情搞黄,然后一哄而去。一切又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许君感叹的这类"好人",属于很普通的好人,他们最多把你想做的事情搞黄,让你一事无成,毕竟还没有直接加害于你。另一类狗日的好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曾经参与过某些过程,他们曾经挥舞着革命的铁拳加害过别人,他们参与过创造历史的群众活动。

黄永玉先生在回忆录里提到一个典型的狗日的好人。此人在几十年的政治运动中都是积极分子,每次运动一来,都会马上跳出来,揭发批斗黄永玉这些人,运动结束了,艺术家们的噩梦结束了,这些好人们仍然若无其事地继续着他们革命干部的革命生活,偶尔碰面,他对艺术家既没有歉意更没有忏悔,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一句:哎,老黄啊,我们也有个认识过程嘛!
黄永玉先生宅心仁厚,他写道:好你个狗日的认识过程!每次你都来认识我,老子就在你的认识过程中受苦受难生不如死!

"认识过程"也是我党丧尽天良的话语系统中颇具代表性的一个词汇。黄永玉先生的境遇就是一例。一旦你进入了我党的"认识过程",你就注定要在一连串的无辜的苦难里受尽折磨,到头来,那些狗日的好人们就在一句轻飘飘的"认识过程"中虚晃一枪闪身而过。所有的罪恶都无需追究,所有的苦难都无需慰藉,所有的冤枉都无需昭雪,就是因为它是我党的"认识过程"。

我写那篇《向阳花开会记》http://www.wuding.info/diary/2011/04/post-18.html的时候,脑际里一直浮现着那个"戴着金丝大黑框眼镜的操着一口广东口音普通话的嘴唇右下角有一颗大黑痦子黑痦子里长出一根很长的毛毛的老板似的人物",他姓韩,是香港什么爱国知识青年联合会的会长,这种狗屁会长,理所当然属于狗日的"好人"。

最近,清华大学举行隆重的百年校庆,蒯大富也被邀请到主席台。这也是一个历史留名的人物,也是一个狗日的好人。我很有自信地推测,清华大学给他发去的邀请函里,一定不会这样写:造反派头目蒯大富,你要马上来参加清华大学的校庆活动,顺便对自己当年的罪行进行深刻的反思并向历史谢罪!相反,我深信邀请函一定是这样写的:蒯大富校友,躬逢清华大学百年校庆,天地同欢,普天同庆!我们诚挚地欢迎您回母校与全球的校友欢聚一堂,抚今追昔,共襄盛举......

这还不是好人么。你说,堂堂的清华大学能邀请坏人上主席台么!
说他是"好人",恰恰因为他是个"坏人";正因为他曾经是个"坏人",今天他才是个"好人"。这就是中国特有的逻辑。

无论是在漫长的认识过程中折腾黄永玉的我党干部,还是在历史的大潮里沉浮的蒯大富之流,离我们都有些距离。香港爱国知识青年联合会的韩会长离我们的距离就近了许多。我在电视画面上看着韩会长操着一口浓烈的广东口音,用我们非常熟悉的散发着死亡气息的我党词汇,振振有词,铿锵有力,声情并茂地抒发革命情绪,真切地感到一股阴森森的寒气从后背升起。

类似韩会长这样的狗日的好人,在我们身边有许多许多,他们也不一定是什么名人,也不是弄潮儿,他们也是跟我们差不多的普通民众,但是他们的心思跟我们截然不同。只要你一提到我党几十年里所犯下的罪行,他们马上会跳出来替我党进行辩护,我党比国民党好多了嘛,比乾隆皇帝先进多了嘛,比尼禄皇帝仁慈多了嘛,让你吃饱饭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嘛......只要你对中国的问题提出批评,他们立刻会站出来,义正词严地批评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不爱自己的祖国,你怎么可以这样数典忘祖,你怎么可以这样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在说服你的时候,他们总是那样情真意切;
在规劝你的时候,他们总是那样诚恳热情;
在批评你的时候,他们总是那样仁至义尽;
在咒骂你的时候,他们总是那样舍生忘死。

所有的罪孽,都在他们真诚的眼神里变成了善举;
所有的暴行,都在他们温暖的语调中变成了仁政;
所有的反思,都在他们轻蔑的态度中变成了浮云;
所有的批评,都在他们严厉的矫正中变成了歉疚。

谁说历史已经离我们远去?谁敢保证那令人不堪回首的历史画面不会再重演?
这些好人们前赴后继乐此不疲地存在着,活跃着,涌动着,他们就是历史重演的巨大推动力和第一要因,有了他们,我们还用得着担心历史不会重演吗!

近来有这么一种说法:对所有的中国社会问题,每一个中国人都有责任!这也是狗日的好人们的思维方式之一。我不认为"每一个中国人都有责任",我只认为"一部分中国人"有责任,就是那些"狗日的好人们"。多数时候,帮闲的奴才和帮忙的走狗对一个国家的祸害,比其主人更直接更深刻。

呜呼,狗日的好人们!

2011/4/28
东京
www.wuding.info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28 04:35:1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