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封从德 和刘刚商榷「北高联」的成立方式   2011-04-24 18:33:57  


作者: 刘刚   我不是武大郎开店,我是张麻子发枪 2011-04-24 20:49:45  [点击:3963]
我们考虑问题角度不同,侧重点不同。

你如果了解了我在87年到89年中所做的一些事情,你就会知道,我是着重于到处播种,是农民的“广种多收,薄种多收”政策。

这叫不能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儿子多了好养老。

4月23日那天,我用一个下午,骑自行车跑遍及所大学,我不认为我有可能找遍所有权威的人。我成立高自联的目的是要给大家作个示范,让各地消法,并没有准备一蹴而就在一夜之间成立一个合法政党。我当时发起民主沙龙,也是如此,我将基础打好了,无意垄断它。一个农民在于多种庄稼,而不是死守一株稻草。

在共产党暴政下,一个组织是容易被中共剿灭的。所以我那时的策略是让遍地播种遍地开花。

你看看我成立“忠义救国军”的过程。如果那个忠义救国军不幸发展壮大了,你上述关于高自联成立方式的问题,就应该变成“为什么不去找各个工厂的真正工人代表,至少应该考察一下他们的背景身份,防止中共国安成为副军长啊。”

救国军只是一例。后来在戒严那天,我让政法大学学生用床单坐了一大堆横幅,有“农民自治会”,“工人自治会”,“市民纠察队”,等等。我找人用面包车拉倒广场,然后交待一些政法大学的学生,让他们没三五个人一组,举着一个条幅,在各处拉起队伍,帮助社会各阶层成立组织。法大教师“万鑫金”就是我在广场上跟他谈了一会儿,最后给他一个条幅,派给他几个学生,就让他去组织农民自治会。后来他是农民自治会的主席。后来的工自联,市民敢死队等组织,都是我让那些政法大学学生打着床单标语成立起来的。韩东方李进进肯定都不同意我这种说法。我找的那几位“旗手”。我交待他们就是举旗,招呼人登记,等人聚多了后,他们就再去举个新旗。我们这些旗手根本不在意究竟最后谁是这个组织的主席,甚至没法帮他们完善到有了章程,健全了规则之日。那几位旗手实际上只是举了半天旗帜。

在那种随时都可能被开枪镇压的形式下,我就是想趁着机会遍洒火种,让更多的组织迅速建立起来,而不是去专注于培养发展完善一个骄子。

如果让你现在回到大陆,我相信大概你也会这样去做。

至于如何遵守民主程序建立有合法性基础的组织,那是在民主环境中有了结社自由的时候才可能去最求的。 我发展那些组织本身是一种聚集勇士的过程,或者说是聚义过程,充其量是建立非法组织,而不是建立合法民主政党的过程。重要的是要快速催生它。如果陷入持久的纷争,合法性代表的选举,那这个组织尚未建成,这个短暂的自由过程可能已经失去了。我宁愿选择多建立一些,让几个组织各自成长发展。我无意争功。这是当年那些学生们无论如何理解不了的。如果去争的话,民主沙龙无论如何也不成为王丹的商标。

另外,【高自联】是我的叫法,吾尔开希坚持叫“北高联”或“高临联”。我是想去掉“地方化”和“临时华”。我们没有机会举行正式代表大会来去掉“临时化”,去掉“北”字,意味着它象更多的人敞开大门。我在首次新闻发布会上强行使用了“高自联”。当时跟开希还因此有辩论。后来我退出来,开希又强行给改回去了。如果一直叫“高自联”,后来就不会有“外高联”,而是有各地的分会了。

有人一直坚持说“高自联”是中共的说法。这样说的人怎么就不想想中共怎么可能凭空捏造这样一个名字来?将一个地方化的学生组织,生生地给改成一个对其威胁更大的全国性的组织呢?那些当年的学生,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将“高自联”这个已经家喻户晓的名字,非要给改回到“北高联”呢,非要自降身段呢?那个名字就更好听吗?

总而言之,我不是武大郎开店,也不是满足于白衣秀才王伦的梁山泊,我是张麻子发枪。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24 21:15:0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