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封从德   和胡平討論「見好就收」(摘要) 2011-02-15 17:22:12  [点击:1282]

繼今年1月14日突尼斯總統逃跑、標誌著該國茉莉革命成功後,埃及人民也在1月25日爆發「憤怒日」大遊行,28日星期五是穆斯林禮拜日,更有數十萬民眾聚集在埃及首都開羅的解放廣場,要求專制了三十年的埃及總統穆巴拉克下台。

1月30日凌晨,我寫下這個電郵,發到一些電郵組中:

----------【

想必很多人還記得胡平1990年4月在《中國之春》上發表的著名理論——見好就收,見壞就上——作為其著名長文「八九民運反思」的主要論點。這一論點曾經引起廣泛的爭論,胡平很堅持這一「民運策略」。
不知大家覺得現在埃及正在發生的民主運動的局勢,是“好”還是“壞”?應當收,還是應該上?如何收,或如何上?
非常希望聽到胡平本人的判斷。

】----------


很快,在電郵組內,得到9位朋友30多封電郵回應,在獨論上還有15位網友的回應。這24人的回應中,除了胡平自己,沒有人認為那時埃及人民應該見好就收。胡平是第三位回應的,他說:

----------【

谢谢从德。
我觉得形势很好,街头运动可以收,当然,街上的人大多是没有组织的,也不是谁说收就都会收的,但运动的领袖人物和组织应注意把运动从街头转向建立与发展组织,包括组织纠察维持社会秩序,成立联合阵线,推出代表提出和平过渡方案,等等。有了强大的组织,在需要走上街头时,可以再上。
胡平

】----------


電郵組朋友和網友回應(略)


1月31日,我再在電郵組中提問:「如果我的理解沒錯,你認為得這樣的百萬人大遊行應該取消,對不對?」(中略)

胡平沒有回答。

結果,第二天(2月1日),埃及人並未「見好就收」,反而在開羅解放廣場周圍聚集百萬人示威。穆巴拉克做出讓步,宣佈到今年9月其總統任期結束後不謀求連任。這是埃及人民見好未收,反而進一步「上」取得的一個重大進展,應該說是「很好」了。


即便取得「很好」的成果,埃及人民還是繼續「上」,在種種激烈的對抗中繼續「上」,並未「見好就收」。終於,11天過後(2月12日),埃及人民大獲全勝,達成了最初的訴求——穆巴拉克下台了。

在成功的前一天,局勢已基本明朗,軍方出面說穆巴拉克即將宣佈下台,解放廣場周圍聚滿了人,一片歡欣鼓舞。這時,胡平在電郵組中發出一篇舊文「21年前的一份传单--到天安门广场散步去」(《中国之春》1990年4月号)。似乎是說,他多麼注重類似今天埃及解放廣場那樣的大規模集會的組織工作。見胡平並不繼續回應我10天前的追問,而發出這樣的舊文,對此我評論道:

----------【中國和埃及民運的一個重要區別

區別是這樣的散步呼籲沒什麼人響應,而「民運」宣傳機構又一直在批判那些有很多人響應的人,包括響應的人都被冠以「激進」的帽子,橫加指責。前不久(1月30日)不是還在說埃及民眾應該見好就收麼?那是「民運」宣傳機構大力批判曾經在中國天安門廣場上有很多人響應的人的一個著名論點,二十年來一直不變、不斷。
這樣的「民運策略」用到中國,怎麼會成功?如果埃及民眾在13天前就「見好就收」了,怎麼會有今日之成就?
這是中國和埃及的一個重要區別。
——中國民運一直很「溫和」,幾千萬人上街都沒有打砸搶燒,結果沒成,還被指責為沒有「見好就收」;埃及民運很「激進」,取得巨大成功,全世界都歡欣鼓舞,沒人指責他們。
看到一些人終於想到了運動需要組織,卻忘記了目前中國民運普遍存在的「動口不動手」狀況的根源:行動派一直被言論派竭力攻擊和貶低,導致言論派獨占各種社會道義資源。
從德

】----------

胡平在電郵組中回了一句話:「先理清自己的思路。」不知是說我還是他自己需要「先理清自己的思路」。


2月12日老穆下台,埃及民主革命取得成功。電郵組中,一篇題為「也来谈谈埃突、民运、和平、暴力、反抗等问题」的評論引起廣泛討論,其中有涉及我和胡平關於「見好就收」的討論。那篇評論的作者說,「目前的埃及局势还是在“见好就收”的框框里。反政府民众运动的初始诉求就是“穆巴拉克下台”,现在穆巴拉克下台了,虽然没有立即实现民主政治,反政府民众运动收了。」對此,我回應道:

----------【

你的說法實際上也證明了胡平「八九民運反思」一文中的主要立論的謬誤。胡平此文的主要立論是:5/16-18是「最佳時機」,應該見好就收。
按你的說法,達到【反政府民众运动的初始诉求】就算「好」,該收。八九年5/16-18是在絕食期間,絕食的初始訴求是什麼呢?二條:1/直播對話;2/當局承認學運是愛國民主運動。這兩條在5/16-18達到了嗎?完全沒有。
所以,你是在否定胡平的立論。
證畢。
實際上,就在那些天,胡平自己都認為廣場學生應該堅持,號召大家「全力以赴。」(見胡平當時在世界日報上刊登的文章《中國:面臨著改革》、《民聯十年簡史》及楊巍的回憶)。
也就是說,就連胡平自己的行動,與胡平的立論,也背道而馳。
從德

附兩個資料:

1/ 胡平《中國:面臨著改革》一文寫於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六日,該文收入《中國之春文選》(頁四七二–四七五):
摘要:
「難道我們可以責怪學生們太不知道『適可而止』嗎?不。學生們採用的手段實在是太和平了(不要忘記,五四時的學生還曾放火燒了趙家樓),他們提出的要求實在是太起碼了。」通篇文章高度讚揚學生的「勇敢精神」,稱「他們是長大的而不是嚇大的。他們有著我們這個過於古老、過於災難深重的民族所最需要的東西––勇氣。自由的秘訣只在於勇敢。」對於「過去,常常有人批評說,民間的民主運動給改革派『幫倒忙』」的論調也予以反駁。胡平當時還對形勢作了非常樂觀的估計,認為「面對著方興未艾的民主浪潮,中共當局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血腥鎮壓」,「事實上,到目前為止,事態的變化也使人們對這種非暴力式的民主演變前景抱有更樂觀的希望。決定性的步驟也許就取決於這幾天的事態之中。」「幾天之內,必有分曉。」最後一句是:「中國:面臨著改革。讓我們全力以赴。」

2/ 《中國民主團結聯盟十年簡史》(《中國之春》一九九三年二月–五月;《北京之春》一九九三年六月–一九九四年六月):
摘要:
八九民運期間,胡平任民聯主席,但民聯這時的記錄,滿篇遊行支持、聲援、募捐……,沒有一條是呼籲廣場學生撤退的;胡平事後認為「見好就收」最佳時機的五月十八日,按記錄,民聯等「紐約的民運組織」卻在忙於拜會僑領,「希望結合僑胞的力量,以募捐的實際行動支援正在如火如荼迅速開展的大陸民主運動」;接下來還是各種遊行、聲援,五月二十六日廣場指揮部呼籲外界的支持遊行「包圍天安門廣場民主陣地」,民聯還以首先響應為榮。直到六四屠殺,只見民聯支持學生,未見呼籲撤退。

】----------

第二天,那篇評論的作者則回應道:「“好”不一定是原诉求目标方向上的“最好”,但必须是实质性的,可保持的“好”。譬如说,如果穆巴拉克早早答应让反对党组阁、主导修宪,以换取自己留任到九月大选,那埃及的反对派完全有可能答应,并在实现组阁后“收”。这时虽然没有达到原诉求“穆巴拉克下台”的最高目标,但却是在这个方向上一个实质性的、可保持的收获(穆巴拉克让出了部分权力)。」

對此,我再以「「見好就收」論的危害:一不可取,二易誤判」為題,回應道:

----------【

你自己在連續兩個電郵中對「好」的判斷的變化,其實很能顯示「見好就收」不具可操作性。

「見好就收」不具備可操作性——這從不同的人對「好」的判斷不同、同一個人在不同時期對「好」的判斷不同(如胡平自己在“六四”之前與之後、及你自己在兩個電郵中對「好」的判斷的變化)、在運動進行中(除了上帝或聖人)誰也無法判斷何時為利益最大化的「好」等等方面(前面已經討論很多了),應該可以下這個結論了。

那麼,「見好就收」在一個運動中究竟會起什麼作用呢?我認為有兩個很糟糕的作用。

一是瀉藥的作用。胡平《八九民運反思》一文是對所謂「激進」展開大批判的,指責這場運動沒有見好就收,是其主要論點。一場運動,比較需要冷靜,還需要勇氣,需要一鼓作氣往前衝,也就是「激進」,好比汽車要踩油門。片面批判「激進」,結果就是八九年後22年來,民運冷冷清清的淒涼場面,因為誰要行動往前衝,就會被批評為「激進」,結果自然就變成做秀不以行動對抗中共的言論派佔上風。民眾不是傻子,見你們只說不練,口水滿天飛,內訌不斷,當然不會跟上來。總之,中國民主運動浩然之氣被「瀉」得太久了,現在是需要提氣的時候。因此,「見好就收」不可取。

二是誤判的作用。「見好就收」的誤判前面大家說的很多,這次胡平在1月29日對埃及的誤判最為典型,如果按照胡平的判斷見好就收了,埃及人民如何獲得今日之成果?其實,胡平提出的「見好就收」還有一個配套的「見壞就上」,也很容易造成誤判。譬如說,很滑稽的是,很多人在引用「見好就收」理論批判八九民運時,主要是指責五月底戒嚴後廣場學生為何不撤。而其實按照胡平「見壞就上」的說法,戒嚴後正是應該「見壞就上」的,尤其是“六四”屠殺時,那是大「壞」,最應該大「上」,不顧一切地「上」。如果這樣「上」,大家覺得結果會如何?“六四”屠殺的規模是更大呢還是更小?可見,無論「見好就收」還是「見壞就上」,一到具體運用,就極易造成誤判。這樣的「理論」還能要麼?

當然,話說回來,我不否認,在大家頭腦發熱時潑潑冷水,說說「見好就收」什麼的,也不是一點好處都沒有。但是,如果真的以為這就是中國民主運動的「策略」甚至「法寶」,一不可取,二極易誤判,權衡利弊,當然應該拋棄。

實際上,我一直在說,要做到一個運動收放自如、靈活運用各種策略,關鍵還是組織化。一個具備草根民意基礎、合符民主程序、具有完善綱領和架構的組織,才是一個運動的靈魂與關鍵,而不是什麼只有上帝或聖人才能掌握的高妙策略。

要高妙策略很簡單,動口就行了,但言人人殊,莫衷一是,最後還是一盤散沙,一事無成。
要組織化則要下大功夫,這需要行動,真正的行動,組織化的行動,才能帶來希望,帶來力量,帶來勝利。

從德

】----------


這時(2月14日),胡平終於開口了,他寫道:

----------【

先说两句:
1,关于见好就收,关于八九民运,我那本中国民运反思和95年辩论时的几篇文章,网上都有电子文本。请查阅。我没看到现在提出的问题超出了当时的争论范围。
2,关于埃及事件,我说的没什么错。是的,如果那时候见好就收,现在穆巴拉克可能还在台上,但是这不会妨碍民主进程的展开,因为他已经失去了专制独裁的力量。而且还能避免军管。虽然我对埃及军方有好评,但事情搞到非军方直接出马不可(在穆下台前夕,巴拉迪呼吁军方采取行动拯救国家),风险还是大了点。那些号称对专制政权决不抱幻想的人,却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专制政权的军队上。是不是有点滑稽。
我已经准备好过几天纽约开会时讲话,力求讲得细致些。
胡平

】----------

對此,我逐段回應:
----------【

1,1995年的辯論並不完整。實際上,胡平在其主編的《北京之春》批評完我的回應後,我的再回應就遭到封殺無法刊登了。直到1998年拙著《天安門之爭》出版,我的再回應才得以面世。現在,由於有埃及民主革命出現,胡平1月29日希望埃及民眾「見好就收」的誤判已經昭然若揭,並提供了新的研討素材。這些內容,都已大大超出了1995年的爭論範圍。

2,從網上的反應看,幾乎所有明確表態的人,都認為胡平今年1月29日希望埃及民眾「見好就收」屬於誤判,與胡平自稱的「说的没什么错」相去甚遠,這並不是自我宣佈正確就能算數的;全世界的反應更是如此——試想:如果「穆巴拉克在台上更好」,那麼在2月12日老穆下台時,全世界尤其是埃及人民又何必歡呼雀躍呢?如果老穆還在台上,走回頭路的可能性怎麼會比他下台後的風險更低?促使軍隊譁變,這是非暴力抗爭方法的一個重中之重——由民變促兵變(抗命不鎮壓),再由兵變促成政體轉變。可以說,軍隊保持中立拒絕鎮壓,甚至逼迫專制者下台,這樣的兵變,是所有非暴力顏色革命的一個必經之路;如果否定了這一點,實際上就放棄了非暴力顏色革命的基本策略,除了引導國家進入內戰狀態,或被軍隊殘酷鎮壓如八九年“六四”那樣,還有什麼別的可能?最後,對專制者不抱希望,絕不等於不努力去撤銷專制者的權力支柱。非暴力方法研究專家金夏普(Gene Sharp),早就總結出專制者的六根權力支柱,其中最重要的一根支柱,就是軍警等強制力,如何消減這根支柱甚至反過來為我所用,是非暴力方法最需要下功夫的地方之一。至少在這一點上,胡平對非暴力抗爭方法顯然了解不夠。

】----------

胡平很快反饋:
----------【

可见从德是不读别人的文章的。
下面一段摘自3年前那篇民主与革命,类似的话说过好几次了,说了十好几年了。
需要提醒的是,军警抗命,乃至兵变,其实和我们所说的非暴力抗争并不冲突。因为所谓非暴力,是指民众采用非暴力。着名的非暴力抗争专家基恩。夏普(GENESHARP)讲过,非暴力抗争取得胜利的方式之一就是,声势浩大的非暴力抗争激化了专制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促成了统治集团的分化:许多官员拒绝执行上级的命令;军警不愿意镇压和平抗议的民众,甚至发动兵变。

】----------

我的回復是:
----------【

這是胡平最新的發言:「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专制政权的军队上。是不是有点滑稽。」(2011年2月14日)
一般來說,當討論對方的說法有變化時,當然得優先照顧對方最近的發言。
自己首先自相矛盾不去反省,卻去責怪別人不讀你以前的說法,不是正常的討論方法。
從德

】----------

至此,這場討論暫時告一段落。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2-15 17:34:3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