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封从德   百年民運,一脈相承——在舊金山圖書館的演講 2011-01-01 09:35:50  [点击:760]
百年民運,一脈相承
——封從德演講稿

2010/12/31,舊金山公共圖書總館

http://www.duping.net/XHC/data/uploads/16/15024/15024_008.JPG

各位朋友,各位來賓,

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在中國已經進入2011年,也就是1911年辛亥革命的100週年的年份,中華民國也跨入了第100年次。所以今天是一個意義非凡的日子。今天,我們從世界各地趕來,並通過網路視頻連線,聚集在舊金山,點燃辛亥聖火,一起紀念辛亥革命暨建國一百週年,共同表達一個堅定的信心——在中國大陸實現孫中山先生所倡導的民族平等、民權自由、民生均富的國家,將為時不遠了。我們作為追求自由、平等、均富的新一輩,將完成前人未竟的事業。

我今天演講的題目,是“百年民運,一脈相承”。這裡所謂民運,也就是民主運動。中國的民主運動,不僅僅只有二三十年的歷史。中國的民主運動,已經一百多年了。在辛亥革命之前15年,中國的民主革命已經開始,1895年,孫中山、陸皓東等人在廣州發動了第一次起義。這是中國民主革命的一個起點,距今已經115年了。

中國的民主運動,也不僅僅是少數人的運動,它有廣泛的社會基礎。首先是傳統派人士,在國內和海外都人口眾多,目前最為突出的是法輪功人士。他們認同傳統文化與信仰,因此反對一黨專制,因為一黨專制嚴密地限制了信仰傳播的自由,並進行殘酷的鎮壓。我自己就是在八九六四之後,被傳統派人士救助,而得以逃脫專制魔掌的。雖然專制機器開足馬力在全國搜捕,整整十個月,也沒能抓捕我。這些傳統派人士,採用沒有組織的組織形式,在短期內就聚集了百餘人,他們卓越的集群力量和感人的犧牲奉獻精神,令我震驚,以至於到了海外,我丟下一切,棄理從文,放棄美國大學的獎學金,跑到法國研究傳統文化,經過長達十餘年艱苦學習,直到2003年取得博士學位。我是通過對傳統文化的重新認識,才感悟到孫中山三民主義的價值的。一般而言,傳統派人士比較認同孫文的民族主義,也就是追求中國富強,對外爭取與世界各國平等地位,對內爭取各族群平等,認同傳統文化中的優秀成分的愛國主義。一百年來,在中國人民的勤勞奮鬥之下,中國已經擺脫貧困,及貧困所帶來的危局,目前中國民族主義的主要任務,是驅逐馬列這一禍害中國數十年的邪教,爭取各民族擺脫一黨專制所帶來的殖民主義的禍害,達成族群和解與平等,共同發展,共同繁榮,並將多元、包容及天下大同的優秀理念貢獻給文明世界。

其次,中國民主運動的另一支,我稱之為自由派,也是極為重要的力量。自由派尊奉自由主義的價值理念,引入西方文明產生的優秀的普世價值理念,包括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這一支逐漸成為現在人們所說的“民運”的主流,其思想內涵也是大家比較熟悉的,這裡就不贅言。這一支力量的意義不在於人數與集結能力,而是在於引進西方文明的優秀成分。在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中,這一支對應的是民權主義。由於“五四”反傳統思潮、特別是中共教育的影響,許多民運人士對孫中山的民族主義有所抵觸,並連帶對其民權主義的認知也較為有限,以至於沒有好好挖掘其中的寶藏。目前中國民權主義的主要任務,是結束一黨專制,再造民主共和。

最後,中國民主運動還有一支力量,我稱之為新左派。中國大陸也有所謂的“新左派”之稱,其實其中有一些只能算是“老左派”,因為他們還死死抱著馬列主義、甚至毛澤東思想不放,有的甚至還在歌頌給中華民族帶來浩劫的文革。我說的新左派,是追求社會公正與平等的那些人,他們對自由民主並不抵觸,相反,他們也相信自由民主才是社會公正的保障,實際上類似於歐洲社會民主主義的理念,並在中國傳統中也能找到價值淵源。這一支力量目前的主要表現是維權運動,他們與下層民眾結合,反對貪腐,反對官商勾結,可以說是上述三支力量中人數最多的一支。在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中,這一支對應的是民生主義。目前中國民生主義的主要任務,是追求均富與平等。

總之,中國的民主運動,不僅只有自由派、即“民運”一支,而是還包括傳統派與新左派,共有三支強大的力量,加到一起,中國民主運動的同情力量,超過人口的一半以上。如何將這三支力量融為一體,團結一致,共同結束一黨專制,是目前中國民主運動的首要任務。

那麼,如何將這三支力量融為一體呢?這就需要研究孫中山的三民主義。由上分析可以看出,這三支力量,其價值理念,對應的其實就是孫中山所說的三大主義。傳統派偏重民族主義、自由派偏重民權主義、新左派偏重民生主義。而孫中山的三大主義,不是各自孤立與隔絕的,而是相互關聯,相互依存的。三大主義構成一個連環,環環相扣,相互支撐。因此,如果我們正確地理解了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並根據當前的現實情況加以補充和發展,我們就能在這個豐厚的基礎之上,找到將中國民主運動這三支力量融為一體的好辦法。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今天要紀念辛亥革命、紀念按照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構建的中華民國的現實原因。

我們不要自我矮化,將中國的民主運動自我設限,僅僅局限於時間只有二三十年、人群只有少數精英的狹義“民運”之中。我們要將中國民主運動的概念打開,看到它其實已經一百多年,而且人數眾多,看到百年民運、一脈相承,這樣我們就能看見希望,這樣我們就有了信心——在中國大陸實現孫中山先生所倡導的民族平等、民權自由、民生均富的國家,將為時不遠了;我們作為追求自由、平等、均富的新一輩,將完成前人未竟的事業。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1-01 12:20:1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