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封从德   奧斯陸隨想(一、二) 2010-12-24 07:29:22  [点击:843]
一、我在美國沒有「敵人」

2010年10月底,我終於得到了美國移民局寄來的難民旅行證。此前兩年半,打從自紐約「中國人權」辭職後,我在美國的身份就「黑」下來,沒有正式的居留權,有段時間開車都是非法的,隨時可被驅逐回中國或法國。美國政府專門僱傭的律師很厲害,在移民局法庭第一次庭審時給我一個下馬威,他說:你在法國已經「妥善安置」(firmly resettled),按難民法,不可以在美國得到庇護——你在法國已經生活了15年,而且在巴黎取得博士學位,怎麼可能還沒有firmly resettled呢?結果我被判決隨時可以驅逐出美國。後來,我上訴美國移民法庭,拿出種種證據,證明實情遠較複雜,結果,在我的律師的有力辯護下,美國移民法庭判決美國政府應該給我政治庇護,今年八月正式通過,十月底拿到旅行證,終於可以出美國轉一圈了。

美國移民法庭的判決證明:1/ 美國司法的獨立與尊嚴,美國政府也得聽話;2/ 我在美國沒有「敵人」(套用時下的名言)。

其實,05年8月到紐約「中國人權」工作後,我就沒有辦法隨意離開美國,因為那時用的是工作簽證,如果離開美國,回來還得再申請工作簽證,「中國人權」的幾位律師都勸我不要這樣做,很複雜也比較冒險。所以,有一次已經辦好了去新西蘭的簽證和機票,最後只得放棄,我自己還白白搭上了幾百元沒法退還的便宜機票。“六四”19、20、21週年,好多地方請我去,都不能成行。

這就是流亡生活,外界很難想像的困頓之處。這次去奧斯陸,方政本來與我同一班飛機(12月7日),結果也是因為旅行證和簽證問題而耽誤,好在楊建利、周鋒鎖趕緊找了美國議員史密斯和已故的蘭托斯的女兒,據說直接找到挪威大使,才趕上第二天的飛機,還在德國困了幾個小時,沒趕上9日晚的雞尾酒會,實在是可惜,那是主辦方為方政安排的唯一一次上台講話的機會(後來改到11日民運會議上補上幾分鐘)。同樣因為旅行證和簽證問題受阻的,還有徐文立、王軍濤和王丹等人。

當然,這樣的困頓,其實是自找的,這是自由的代價的一部分。本來我可以在美國大學讀書,獎學金早就有,但我想改習人文科學研究宗教,徑自跑回巴黎,一待15年,除了學法文那十個月,從來沒有獎學金;念完書又想回美國做與中國人權民主相關的工作,到了紐約住的地方還沒有我巴黎住所一半大,從「中國人權」辭職後更是倉倉皇皇兩年多,某姑奶奶還造謠我多麼滋潤云云。

這就是自由,有時雖需沉重的代價,但終究是值得的。我在飛機上這樣想。



二、我們是中共的「敵人」


這次在奧斯陸,我們感受到強大的敵意,中共敵意的手,伸到了挪威的心臟。(請點擊下面的視頻)



方政終於在頒獎前一天的深夜趕到奧斯陸。第二天,10日上午10時,是頒獎的時間。地點在奧斯陸市政廳,我們提前半小時出旅館,在途中的一個公園處,正好遇上中共利用一些挪威華人組織的「反對諾獎」示威集會。

頭天晚上,我已從推特上得知,中共大使館準備在背後利用「挪威華人聯誼會會長」袁亞明,在奧斯陸市政廳前組織對臺戲,抗議他們所說的諾委會把和平獎變成政治獎併發獎給一個中國“罪犯”。他們要和挪威諾貝爾委員會以及從各國雲集奧斯陸的人權活動人士唱對臺戲。

這下,真是狹路相逢。

公園內,幾十個袁亞明招集的大陸人,打著橫幅,喊著口號。與我和方政同行的,還有穿著蒙古袍的王蒙龍。他和十來位朋友坐大巴38個小時,剛風塵僕僕地從巴黎趕來。我手上正好帶著舊金山灣區「辛亥建國百年慶典組委會」製作的「釋放劉曉波百萬人簽名」的橫幅,及一副“六四”王維林擋坦克的大幅照片。迎著中共組織的那群人,我讓坐著輪椅的方政拿著王維林擋坦克在照片,我和王蒙龍打開簽名橫幅,喊起口號,對峙起來。

這時,幾個人衝上來,搶走我們手中的橫幅,還威脅要對方政動粗。雖然努力試圖奪回橫幅,王蒙龍和我還是比較克制。考慮到離頒獎儀式只剩十多分鐘時間,我只能選擇克制,否則這次陪同方政參加諾獎儀式就可能泡湯。這時圍上來一些挪威記者,幾個警察也朝我們這邊走來。我乘勢奪回了橫幅,又打開一會兒,警察將我們隔離,並說那邊是申請好的示威,希望我們離開,不要發生衝突。警察的態度很友好、理解,但很堅定。離頒獎儀式的時間只剩十分鐘了,我們也不能多待,就往市政廳走去。

挪威華人聯誼會會長袁亞明
挪威華人聯誼會會長袁亞明

後來我看到袁亞明的照片,就是那個氣勢洶洶要對方政動粗搶走我們手中的橫幅的傢伙。

我很為袁亞明組織的那些人捏把汗,他們在挪威明顯是外國(中共)組織的代理人。既然西方尤其是挪威那麼「邪惡」,既然那麼熱愛中共黨國「模式」,怎麼還賴在又冷又貴的挪威幹什麼?袁亞明可以回國評功領賞,這些被利用的「愛國華僑」們在挪威的下場卻會怎樣呢?

方政、王蒙龍和我,都是天安門出來的學生。我們,是被中共稱作「暴徒」和「罪犯」的「敵人」。遠在萬里外的挪威奧斯陸,我們還是「被敵人」。

——未完待續
最后编辑时间: 2010-12-24 08:31:5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