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封从德   蘇聯、中共與外蒙問題 2010-09-02 14:13:42  [点击:1049]
接續【中共1920年已成立,從頭便出賣民族利益】。

中共出賣國家民族利益的具體行徑很多,這裏先談其初期的兩件事。

一是誤導國民革命,企圖把孫文領導的國民革命引入階級革命的歧途。蘇聯繼承沙俄的侵略政策,從一開始就欺騙中國,而其欺騙宣傳則是中共在推波助瀾。一九一九年七月底,蘇聯趁中國五四愛國運動高漲之機,宣佈廢除前沙俄和中國的一切不平等條約,放棄沙俄從中國搶奪的一切特權,無償交還東北的「中東鐵路」及庚子賠款等等,次年又再次發表類似的宣言。對這些從未兌現的空頭支票,中國知識分子感激涕零,哪曾想就在同時,蘇共中央一面在內部徹底否定這兩個宣言,絕不放棄沙俄所有的在華利益,一面卻派越飛到中國欺騙孫文,使用「靈活手腕」(越飛語),與孫文共同發表《孫越宣言》,撒謊稱蘇俄「準備且意願拋棄(沙俄)帝政時代對華一切條約及強索權利」。孫文完全被蒙在鼓裡,而中共負責人陳獨秀和李大釗則四處反復宣揚蘇俄如何放棄了「不平等條約」云云,就連親共的汪精衛直到一九二五年底都還在相信這些鬼話。正因這樣蒙騙,孫文終於接受「聯俄容共」政策,俄國顧問和中共乘此竭力要將中國推向階級鬥爭式的暴力革命的深淵,中華民國從此走上惡夢之途。[1]

二是外蒙古問題。一九二一年七月,蘇軍侵入外蒙,作了沙俄都不敢作的事情,直到一九九二年才被迫撤軍。對比國共兩黨在外蒙獨立上的態度,可以看出:一﹑國民政府承認外蒙是被迫的,是在戰爭中處於弱勢時的權宜之計﹔中共卻是主動的,在輿論和行動上積极配合外國侵略者,不僅從未反對過外蒙獨立,而且還將反對者判罪(如龍雲)。二﹑國民政府四年后又否認了外交人员被迫簽訂的喪權辱國條約,且從未正式批准该条约,也未將外蒙劃在中國版圖之外﹔中共卻從成立之初起,就心甘情願拱手將外蒙送給侵略中國最多的俄國。如陳獨秀在一九二二年六月致共產國際的報告中承諾:中共的「將來計劃」是「聯絡各革新黨派,作承認蒙古獨立和承認蘇維埃俄羅斯的運動」。[2] 而李大釗則於次年十月革命五週年越飛招待會上說:因為蘇聯已經宣佈放棄沙俄時代的不平等條約,所以中國人民「應表示絕大謝忱,應暫致蒙古及中東鐵路於不顧,首先承認蘇維埃俄國」。[3] 中共這兩個主要人物的民族氣節連當時的軍閥都不如(後來陳獨秀在一九二九年反對中共在中東鐵路問題上“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竟被中共開除黨籍)。[4] 尤其是毛澤東,據最近解密的蘇共中央擋案,早在一九二四年在中共內部黨團會議上,毛澤東就主張外蒙古、新疆、青海、西藏都從中國獨立出去,所以一九三九年中共就認外蒙為獨立國家,不屬於中國。[5] 一九四一年四月,蘇聯和日本單獨簽訂中立條約,稱尊重所謂「蒙古人民共和國」和「滿洲國」的「領土之完整與不可侵犯性」。對此舉國憤慨,唯獨中共歡呼「這是蘇聯外交政策又一次偉大的勝利」,無異承認滿蒙為日俄領土。一九四五年,在抗日戰爭最後關頭,國民政府一方面被美英出賣(雅爾塔會議),一方面又受蘇俄逼迫,被迫簽約承認外蒙,毛澤東立即發表聲明:「我們完全同意中蘇條約,并希望它的徹底實現」。[6]果然,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共剛剛建國,當月便與外蒙建立外交關系。數月之後,毛澤東、周恩來更親自跑到莫斯科為斯大林祝壽,拱手奉送外蒙,並簽訂《公告》確認之:「雙方政府确認蒙古人民共和國之獨立地位,已因其一九四五年的公民投票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業已與其建立外交關係而獲得了充分保證。」

總而言之,國民政府在骨子里堅決反對外國侵略且對外國侵略進行了頑強鬥爭﹔中共政權卻是從骨子里贊成外國侵略,且為虎作倀,甘當外國侵略的工具。

--------------------------------------------------------------------------------

[1] 汪精衛言論見《汪精衛先生政治論述》(三)﹐頁533-4﹐〈歡迎港僑之演說詞〉。現實中則「蘇俄於自動宣告廢除不平等條約後﹐其在事實上待我如何﹖就國家關係言﹐不特彼在帝俄時代侵佔我國之領土尚未歸還﹐且中東鐵路之把持﹐外蒙古之侵略﹐庚賠之拖賴﹐皆實錄於外交史中」﹐見當時上海召開的《國民黨第二次代表大會宣言》。當時的國民黨一屆四中全會《告同志書》已指蘇俄為「新帝國主義」。

[2] 不到一年﹐陳獨秀從最初對共產國際的抵制態度轉變為合作態度﹐甚至要“承認蒙古獨立”的賣國立場﹐應該與共產國際在中國的代表馬林幫助他出獄有關。前面提到﹐1921年秋﹐中共成立的最初幾個月﹐陳獨秀很反感馬林。但1921年冬陳獨秀夫妻被捕,馬林請外國律師為其辯護,罪名《新青年》有過激言論,妨害租界治安,罰款五千元,這筆錢也是馬林出的。馬林總共花了六萬大洋﹐這對陳獨秀當然不是小數﹐但比起此後蘇聯獲得的外蒙利益﹐這筆錢則不過是滄海一粟。

[3] 《京報》一九二三年十一月九日。

[4] 在蒙古問題上﹐與中共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張作霖﹑吳佩孚﹑段祺瑞和孫中山﹐沒有一個在主權問題上有所含糊。

[5] 毛澤東說﹐蘇聯「......兩年以來,援助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幾個月以來,援助蒙古人民的抗日戰爭﹔......」。見「毛澤東選集」第二卷﹐「蘇聯利益和人類利益的一致」(一九三九年九月二十八日)。

[6] 摘自毛澤東1945年9月答路透社記者甘貝爾﹐見1945年9月27日重慶《新華日報》。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