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云儿   何清涟:关于2006年11月国新办就何清涟评论邱晓华案件的说明 2008-12-06 12:46:50  [点击:882]
  关于2006年11月国新办就何清涟评论邱晓华案件的说明

  ◇ 何清涟

  2008年11月6日,阿波罗网就德国之声张丹红事件对我做了次采访,采访所述是这样:
“(在停止写专栏)事情过去半年多,大概是2006年3月份左右,我从北京听到一个可靠的消息,说张丹红此举是因为德国之声负责人访问中国,与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会谈时,该名副主任对德国之声约我写作专栏很有意见,并举出我对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因腐败而入狱的分析为例,认为完全是不实之辞。我那篇文章的主要观点是说国家统计局是清水衙门,邱晓华的腐败情节并不严重,因此打击邱与其说是因为邱的腐败,还不如说是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需要――现在的事实证明我的分析合乎事实,邱晓华现在不仅出狱,还得到了一份收入颇 丰的体面工作。这就是因为他得到本派庇护的结果。

我当时因这一消息太过离谱,一家民主国家的媒体竟然会因为中国政府官员的意见而主动找藉口停掉一位异议作者的专栏?于是去查证,结果从国内另一管道得到的 消息证实确实如此。这使我对德国之声的亲共面目有了进一步认识。但因为两个消息来源我都必须保护,于是保持沉默。即使是今年德国之声张丹红事件发生后,我也不想公布此事,考虑也很简单,这事件牵涉到社会公器的是非原则问题,我如果发言,会让人觉得是因私人过节报复德国之声,影响这场讨论的深入。”
  我这几天查录了自己给德国之声写的所有文章(我自己文档中存有的),发现其中并没有这篇评论邱晓华的文章。所以这应该是停止为德国之声写专栏后,接受该台记者有限的两三次电话采访中所谈的内容。这一记忆误差,造成张鹤慈这类人认为的“硬伤”。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记忆误差?是因为前后两个管道传来消息来源在我记忆中混淆了。第一次得到消息确实是2006年3月,谈的是德国之声因为想与中国合作,中方有想停止我写专栏的要求。再过了一段时期,另一个管道证实了中共确实在干预:在德国之声负责人与国务院新闻办会谈之时,国新办副主任当面因我对邱晓华的评论而指责德国之声。

  这些事情,在接受采访时仅凭记忆,说出来难免有些误差。但关于国新办在11月向德国之声提到邱晓华事件,这是事实。因为在2008年12月5日冯海因给我的回信中,谈到2006年11月德国之声与中国国新办会面时他作为在场者,亲耳听到了对“这篇最近的采访”的指责。所以,这是事实。张丹红故意只公开承认2006年11月的干预,其目的就是想掩盖她用技术理由停止我写专栏之事背后的中共政治因素。

  现在可以说明,连对一次电话采访都不放过指责的国务院新闻办,又岂能容得我写作专栏?

  至于两个消息来源,因朋友的安危,恕不提供。这是我的道德底线。因为我的记忆误差将前后两次消息来源的内容混淆,在此向阿波罗网的采访者与关心我的读者致歉。


  何清涟写于2008年12月6日
最后编辑时间: 2008-12-06 13:15:5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