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郭凤 歪才和恶德可以统一在宵小“堂客”身上。请看拉灯剧:大郎治娣   2008-06-11 14:09:03  


作者: 韵谷   余大郎的锦囊中装的是什么? 2008-06-11 15:11:35  [点击:130]
老余,记得么?那天你向我披露,你上次“晋京”,见到的不过是国安部、公安部的部长助理而已,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我诧问道:你不是说是中共高层么?你答曰:一开头派这种级别也就够了吧?我于是无话,心里说不出的腻歪:本人出国前好不容易才逃过国安纠缠,现在怎么几十年后又让人家的线人缠上了?当真倒霉!

这也罢了,最奇怪的还是,一来二去的,部长助理一流小公务员竟然越爬越高,越升越快,坐着登月火箭上去了,居然先当“童贯”,后做“摄政王”!这是怎么搞的啊?你不就和那些人开过一次会就回来了么?难道那两位部长助理竟然在你回来后荣升到了国家元首?报上怎么没发表啊?

跟情治机构的中层干部勾结上,最好的前途也就是作个线人而已,除此之外,大概你还负有招募文化特务的使命,据Novell在共舞台揭发,你当初向人家拍胸脯要买下芦笛,后来没买成,人家一怒就断了供应,所以你才和我翻脸。后来你又死皮赖脸来收买我,是不是人家还要你继续收买我啊?要不无论我怎么骂,骂得有多毒,都就是无法摆脱你呢?世上有这种爱才爱到不爱自己的脸,让对方一次又一次地啐个满面花还要死缠烂打的怪事么?只怕爱女人也不至于这么下贱吧?

我跟你再说一遍:芦某一生一事无成,唯一可自傲者就是良心清白,做人端严,大节无亏,小节也无出入。我离死不远,余生唯一的心愿就是留下一本死后垫头的砖头书,毫无其他欲念。我若要卖也不会拖到现在,要卖也不会卖给你!因此,本人是非卖品。回去告诉你那摄政王爷爷:世上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金钱收买的。芦某不才,却也是顶天立地的奇男子,伟丈夫,绝不会为了几个臭钱就会出卖灵魂,辱没祖宗,愧对后世子孙!趁早给我死了这条心,无论你如何软缠硬磨、威胁利诱恐吓,我绝不会回心转意,趁早给我滚得远远的,否则我要到各中文网站上去播放电话录音!

我觉得实在有趣的还是:你勾结上的不就是几个中层特务么?能给人家发的密件无非也就是谁谁被你收买了(例如胡平、刘青);谁谁不识抬举,但正在努力中(例如芦某);芦某真实姓名是什么,地址何处,望速详告,以便用这些私人信息去恐吓他就范。过去你已经在网上公开威胁,他以后回国就要被抓起来,但芦某随即声称他此生根本不回国了,请首长指示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威胁才有效……等等,是不是?你那些肮脏的“锦囊”,能装的不就是这些东西么?怎么可能是什么军国大事,例如中国的战略伙伴应该是谁,对西藏的根本战略应该怎样……这哪是30多岁的小特务能决定的事?他们连代你上报的资格都没有!真要报上去了,还不得让上司骂个人血淋头?!

就算你勾结上的真是胡温吧,你又凭什么给人家当国师爷?以什么资格?有什么实力?

你玩的无非是对国内挟民运自重,对国外挟共匪自重的掮客把戏,可难道共产党对你有多少利用价值还不清楚?就算人家不知道你光杆司令的底细,难道民运又是什么值得共产党刮目相看、虚心听取国策建议的统一的强大的政治势力?而没有实力作你的政治资本,你还能凭什么去当人家言必听计必从的国师爷?你懂什么国际政治、军事战略?受过什么专业教育?配谈什么国际关系,民族问题?你的文凭在哪里?如今国内谋臣如云,猛将如雨,全都是公瑾当年,雄姿英发,起码精通一门外语,持有对口文凭的专业人士,人家看得上你这顶门嫌长、烧火嫌短、外交外行,内讧内行、百无所长、连个英文字母表都没本事背全的专职捣乱分子、资深暴徒、高龄无赖么?

所以,余大郎,for God’s sake(为照顾你这文盲翻译一下,那是“看在上帝的面上”),把这套自欺欺人的把戏收起来吧。你这人的骨头比重已经轻到比氢气还低的程度,当真是“万古云霄一羽毛”了。谁都看得明明白白,整个闹剧的唯一意义,就是让大众造成“余大郎是胡温的高参”的幻觉,让你自己得以沉浸在那巨大的“我是国师爷”的快感中,忘记了可悲可鄙的真实的线人身份。这就是为何人人避嫌唯恐不及,只有你敢公开在网上为共匪招募文化特务,还敢炫耀你那虚构出来的“摄政王爷爷”,足足炫耀了两年多的缘故。对你来说,这种幻觉带来的巨大快感对维持你的生存已成了必不可少的基本需要,就跟吸毒是瘾君子们维持残喘的前提一般。

可惜啊,就凭你这身超级轻骨头,哪怕你再写多少“锦囊”,出卖多少人也罢,到死那天恐怕也爬不到副处级!我那些从政的同学随便刨一个出来拍拍灰,也要盖了你那“摄政王爷爷”!
最后编辑时间: 2008-06-11 15:20:2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