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儒家、儒教和宗教 2021-12-01 07:27:29  [点击:535]
儒家、儒教和宗教
余东海


儒家这个名相很大,可以涵盖儒道、儒政、儒制、儒教、儒学、儒派而言。儒家文化即中道文化、中华文化,儒家政治即王道政治,儒家文明即中华文明。中华是儒家之躯体,儒家是中华之灵魂。儒家与中华,一而二,二而一。

或说:“儒家是一个学派,儒教是一个文明體(中华文明)。儒家是中国历史文化的衰世之词,儒教是中国历史文化的盛世之词。”云。

东海曰,这个定义充满蒋庆色彩,不符合传统习惯和历史事实。儒家之名相始于衰世,但品相美好,容量极大,《汉书•艺文志》:“儒家者流,盖出于司徒之官,助人君顺阴阳明教化者也。游文于六经之中,留意于仁义之际,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宗师仲尼,以重其言,于道最为高。”

这个定义并不准确,但也可见,儒家一词是统摄尧舜文武之道统政统和六经学统而言,大盛大美之极,何衰之有。后来称儒家为礼教名教,都是就文化教育、道德教化及礼乐制度而言,与宗教无关。

大概自南北朝始,相对于佛道二教,方有儒教之称,与佛道并称三教,突出了儒家的宗教精神。佛道两教和后来的耶伊两教都惯以此名称吾儒家。明末耶稣会文献使用得特别频繁。一定要论名相之盛衰治乱的话,儒教才是衰世乱世之词。

儒教之名虽然突出了儒家的宗教性,但局限性很大,远远不足以涵盖中道文化、王道政治、礼乐制度和中华文明,故不可不正之也。

儒家宗仁而教,包括言教、身教和礼教。以儒为本的文化教育,是言教;以身作则的道德教化,是身教;齐之以礼的制度制约和熏陶,是礼教。言教侧重义理言论,传道授业解惑;身教侧重行为践履,所过者化所存者神;礼教侧重制度规范,包括礼乐刑政的与时偕宜。这些都与宗教本质有别。

儒家是否可以宗教化,孔孟和历代圣贤大儒以他们的实际行动作出了明确的回答。如果可以,何待我辈。孔孟周游列国不遇,道大莫容,完全可以自为宗教,自任教主。那样的话,孔子就不会说,天下无道则隐;孟子就不会说,穷则独善其身。那样的话,孔孟就不是中道而立,能者从之,而是宗教自立,信者从之。

但那样一来,或许利于一时,但中国和人类的损失就大了。

好在孔孟从不动摇。孟子绝不枉尺直寻,孔子绝不少贬其道。孔子厄于陈蔡之间的时候,子贡劝谏说:“夫子之道至大也,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盖少贬焉?”孔子曰:“赐,良农能稼而不能为穑,良工能巧而不能为顺。君子能修其道,纲而纪之,统而理之,而不能为容。今尔不修尔道而求为容。赐,而志不远矣!”(《孔子家语》)

对于儒家宗教化追求者,吾亦学舌曰:今尔不修尔道而求为宗教,而志不远矣!
尔等欲搞宗教化,即使侥幸成功又如何,印尼孔教即榜样。形成于19世纪中晚期的印尼孔教,就是儒家宗教化的典型,孔教与伊斯兰教、基督教、天主教、佛教、印度教为其政府认可的六大合法宗教。这能成为当代中国儒家之志吗?


一些人将儒道佛耶回相提并论,统称五教。某些儒者也认为,五教皆是聖人奉天之命所立。这里有两个问题必须说明:

一、儒教是文化宗教,仁道教,中道教,统天道信仰、王道政治、文化教育、道德教化于一体,与道佛耶回四教之性质和形态皆大不同;二、道佛耶回四教有优劣正邪之别,劣教昧天,邪教悖天,不可与中华正教混为一谈。

诸家宗教信仰不同,对天道理解定义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都立足于彼岸,为神本主义。儒家上达天道而立足人道,道德以仁为本,政治以民为本,宇宙万物以人为本。任何时候都不允许以神为本。

仁本人本民本三原则,是任何宗教都无可比拟而望尘莫及的。

或以荀子礼三本来否定儒家民本原则,混杂了。两者属于不同层次的问题。礼三本,指礼制的三大要务:事天地,尊先祖,隆君师。而民本是政治原则,意谓人民是政治的根本目的和终极价值所在。民为邦本,民贵君轻,立国立君以为民。而国家、君主和鬼神都不能成为政治的根本目的,否则便无宪政可言。

或谓“莫将儒教解为西夷之人类中心主义”,不知儒家在人与神、人与万物的关系中坚持人类中心主义。《尚书泰誓上》说:“唯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孝经》说“天地之性人为贵”,贵其异于万物、灵于万物也。

孔子说“仁者爱人”,仁者大爱无疆,所爱首先是人。孟子说亲亲仁民爱物,将人放在物前面。《左传•桓公六年》:“夫民,神之主也,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致力于神。”圣王将人民放在神的前面。

综上所述可见,儒家与宗教性质大异,天地悬殊,不宜宗教化是显而易见的。

有必要说明三点。第一、吾反对的是儒家宗教化而非政治化。相反,吾以儒家政治化和政治儒家化为生平志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第二、吾反对儒家宗教化限于思想批评,既不可能、也无权力阻止宗教化的追求和实践。那是有志于宗教化之人物的信仰和行为自由,恰是儒家政治必须加以保护的。

第三、儒家之理非一家之理,儒家之事即天下之事。诚恳欢迎儒门内外不认同东海观点者直言批评。不限于反对宗教化之观点,吾所有思想观点都欢迎质疑批评。


对于王道政治来说,宗教可有可无;对于自由政治来说,宗教不可或缺。

自由政治,既要遵循政教分离的原则,又不能没有宗教信仰辅助。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奥马哈分校的政治学教授和文理学教授卡森•霍洛威(Carson Holloway)在其《宗教与美国民主的道德基础》一文中认为:

“宗教是美国政治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元素。假如美国公民无法享有普遍的宗教信仰,无法践行宗教信仰,美国政权就不可能达到其目的;换而言之,美国不可能真正成为美国。”

文章提到美国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总统的观点:“在促进政治繁荣的所有性情和习惯中,宗教和道德是不可缺少的支持力量。”宗教和道德是“人民和公民义务的最坚实支柱”,因此也是“人类福祉的伟大支柱”云。

美国内政外交都具有一定的正义性。其正义性来自于自由主义政治、人本主义文明之五常道,即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不过,由于人本主义不明性天大义,道德资源薄弱,其正义性的高度和稳定性都很有限。耶教作为信仰,品质不高,作用有限。而今耶教衰退,问题就更大了。

王道政治,宗教可有可无。盖正知正信是道德的两大支柱。王道政治的意识形态是仁本主义,立足人道而上达天道,正知正信具足。正知,指正确的道德观念;正信,指正确的信仰。

而自由政治的意识形态是人本主义,蔽于人而不知天,故需要宗教提供信仰加持。耶教信仰虽然虚妄,毕竟是正教,不无可取,聊胜于无。美西右派之所以优于左派,就是因为右派能够保守耶教信仰和传统。而传统宗教信仰的不断衰退,则是左派得势的社会要因。根据诸多社会科学家的相关研究,越来越多的美西人认为,宗教是需要摆脱的过时的信仰和不适合现代理性时代的非理性迷信。

许东厅友言:“耶教对于保守主义不可离也,保守主义就如自由主义的压舱石一般,因此耶教对于自由主义也是不可离也。”

东海曰:压舱石这个比喻好。不过,耶教作为压舱石,分量不重。即使官民普遍信仰,其官德民德也高不到哪里去。而且,神本主义信仰与人本主义政治存在着一种精神冲突。政教分离对这种冲突的消解是表面性的。另外,自由主义有广狭二义。广义而言,保守主义属于自由主义右派。
2021-11-30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北京之春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80/1130202164513.htm转载请注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