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宗教与政治必须分离,儒家与政治理当合一 2021-11-17 04:56:38  [点击:872]
宗教与政治必须分离,儒家与政治理当合一
----儒家和宗教本质有别
余东海

蒋庆如是定义儒教:

“儒教不是一个学派,而是一个具有独特文化自性的自足的文明体,存在于儒家义理价值上升为王官学(国家主导意识形态)的时代,即存在于儒家义理价值形成国家礼制文制以安顿人心、社会与政治的时代。儒教一词的对应者是其它的文明体,如三代时的蛮夷,隋唐时的佛教、景教,现在的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其它文明体。”

这个儒教实是集中道文化、王道政治、礼乐制度和教化为一体的中华文明体,虽然内涵宗教性,却非佛道耶伊等宗教所能望尘,毫无可比性,毫无必要拉上它们来对比。如果要找对应的文明体,不应该找宗教,而应该找其它政治文明体,如西方人本主义文明。

蒋庆将儒教与佛道耶伊对应,过度抬举宗教,无意中模糊了儒家与宗教的本质区别。殊不知,宗教立足于彼岸世界,不符合人道要求,都不适合政治化。宗教政治化必然恶化政治,是国家的灾难。儒家以仁义立人道,普适于人间世,最适合政治化。儒家政治化可以最大程度地导善政治,是人民的福音。

蒋庆过度抬举宗教具有一贯性。其《政治儒学默想录》第111条说:

“伊斯兰教学者谓:伊斯兰政治有三大功能,即合法性授予功能、民族认同功能、协调传统与现代功能。此三大功能与王道政治之功能有相似处:政治权力与政治制度必须体现“三重合法性”,此类似“合法性授予功能”;王道政治所体现者乃中国历史文化之自性特质,即中国政治之“中国性”,此类似“民族认同功能”;王道政治基于中国传统之儒教价值与制度遗产,又吸取现代宪政与议会政治之正面价值与制度遗产,此类似“协调传统与现代功能”。噫,奇哉!王道政治与伊斯兰政治,竟不期而似也。”

对此,吾2019年11月有《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一文批评之,指出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毫无可比性和相似性。兹不赘。

儒家之宗教性和神圣性怎么张扬都不过分,但不能因此追求宗教化或者将儒学弄成神学,就像儒家具有强烈的哲学性科学性,但不能因此自贬为哲学科学一样。儒家与宗教的区别是本质性的,主要有三:

其一、儒家立足人道,上达天道,天人双通;宗教都立足彼岸,不明人道,或蔽于天而不通人如佛道,或天人双蔽如耶伊。其二、儒家兼备信仰性、政治性、哲学性、科学性等等;宗教都无政治性和科学性,不通政治不重科学。其三、儒家政治以民为本,敬天保民,人与神、人与自然关系中以人为本,远神重人;宗教任何时候都坚持神本,把神放在第一位。

综上所述可知,宗教与政治必须分离,儒家与政治理当合一。一定要说儒家是宗教,没问题,宗性天而教,宗仁义而教,可称为仁本主义宗教,中华特色的宗教。前提是必须说清辨明儒家与其它宗教的区别,避免天道人格化和儒学神学化。

不少儒生对宗教只知其利而不知其弊,将儒家与佛道耶伊相提并论,认为天道有人格,热衷儒家宗教化,或与蒋庆有关。飞龙厅友言:“蒋庆是有感于五四反儒派将吾儒降格为百家之一,又将吾儒宗教性去除,不得避入如佛道耶一般的宗教自由地位自保;又感于现实之儒门社会地位不及基督教等,故极力宗教性,乃至欲宗教化儒家,以取得地位之提升,故有如斯定义。其情可悯,理则未必”云。

天道的人格是古人赋予的,孔子去之,理所当然。注意,孔子可不是否定鬼神的存在,更不是将各种鬼神、神灵去人格化。四书五经包括易经,都常常提及鬼神。《论语八佾》记载:“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奥神灶神就是两种小神。孔子没有否定奥灶,而是说,如果得罪了天,祝祷谁也没有用。“获罪于天”的天就是指天道、天理。朱熹说:“天即理也,其尊无对,非奥灶之可比也。逆理,则获罪于天矣,岂媚于奥灶所能祷而免乎?言但当顺理,非特不当媚灶,亦不可媚于奥也。”(《集注》)

《二程集》记载:“或曰:释氏地狱之类,皆是为下根之人设此,怖令为善。先生曰:至诚贯天地,人尚有不化,岂有立伪教而人可化乎?”宗教难免作伪,儒家对之不置可否,但儒家自己不一样,至诚为怀,以诚为贵。宁可没有信众,不许作伪引人信奉。

其实,孔子之后,儒家从不以人格神吸引民众。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不闻导之以人格化的昊天上帝,齐之以祭神拜神活动。闻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不闻为天地、为生民立人格神。

有厅友言:“现代知识人的需要,他们要超越性要逻辑性要实用性;而民众的需求,民众要信仰,要安慰要心灵寄托。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不是很好吗?”这种想法很不儒家。民众要信仰、安慰和心灵寄托,儒家能给的就是实实在在的道统信仰和仁宅义路。中道而立,能者从之, 任何时候都不会迎合民意,降格以求,更不会弄虚作假以罔民。

注意,说明天道非人格神,并不意味着天道就不神了。性与天道本来就是超乎一切人格神的万神之神,阐述性天之理的内圣学本来就是真正的儒家神学。

某些儒生学者试图重新将昊天上帝人格化,似乎认为孔子吾道一以贯之的“一”不神,万物资始乃统天的乾元不神,放弥六合卷藏于密的天理不神,生天生地神天神地的良知不神,蔑曰哲学化。莫名其妙得很!

一清厅友言:“儒学干预天下后世,主要是要明理。孔孟程诸夫子若当时默而不言,天下之理有缺,天下之理缺,或不明,人家就肆无忌惮的欺民欺天。治儒学应从明理上走。将理明于天下,小人暴虐之徒就不能逞其欲于天下生民。这样才对保天下生民。要让小人暴虐之民不能愚黔首,不能残民以逞。”

弘儒有道,不能枉尺直寻走小径,追求儒家与佛道回耶等宗教平等的身份。飞龙厅友言:“在天‘不言’的时代,循理而行是最佳之路。虽孔孟复生,犹倡斯路;孔孟在世时,已弘此道了。”

循理就是循儒理。明明德于天下,归根结底是明儒理于天下。有一条东海律:人世间最伟大的力量是真理的力量,最伟大的事业是弘扬真理的事业。真理包括道德真理、政治真理和科学真理。儒家内圣学揭示的是道德真理,以易理最为根本;外王学阐发的是政治真理,以春秋大义最为关键。

仁本主义之天道观、人性观、价值观、政治观、历史观、辩证法和因果论,就出自以易理为核心的内圣学。易经中,仅乾坤二卦就揭示了十大真理:天性健动论,天人合一论,一体多元论,天尊地卑论,道德决定论,对立统一论、物极必反论,量变质变论,明哲保身论,圣德最高论。

论潜移默化的影响之深刻和力量之恒久,又以道德真理的力量为最,远远大于任何宗教、鬼神和人格神。仅因果之理就足以对任何人格神构成压倒性优势。
2021-11-13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北京之春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80/1116202172944.htm转载请注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