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世界大同报   投诉指称张文宏是共济会盖茨在中国医药界传声筒 2021-11-16 10:17:31  [点击:865]
投诉指称张文宏是共济会盖茨在中国医药界传声筒

编者:本社接到投诉,指称张文宏是共济会盖茨在中国编织的学术木马,配合盖茨为代表的国际财团控制的疫苗厂商在华制造错误的舆论与政策导向,谋取非法暴利。本社记者也通过综合调查了解,披露白宫围中国救盖茨,专利证据溯源证明辉瑞一手造新冠一手卖疫苗。指出:盖茨控股疫苗制造商辉瑞和BioNTech:以捐行贿英当局强推疫苗。由于腾讯是由外资Naspers Limited跨国媒体集团控股(共济会背景),所以,关于曝光盖茨真相的新闻信息与手机阅读被及时屏蔽。但电脑可以阅读。是非曲直,本社全文刊发,供职能部门去调查。

全文见 https://www.hkanews.com/web/content/detail/id/803.html

全文见https://www.hkanews.com/web/content/detail/id/762.html

一、有业内资深人士对张文宏的博士论文进行了分析:
正常情况下,可以在引言INTRODUCTION部分用别人的东西,因为这部分是讲工作的意义和历史,而历史可以包括别人的工作。但是,即便在引言中做为历史提到别人的工作,也不能照搬原文,应该自己写,而且,必须在REFERENCES中声明引用。这至关重要,否则就是剽窃。(即使在最不重要的引言部分,也要声明引用)
但是引言是在论文的最前面,而张文宏论文在快结束部分,“取用”黄海南原文。(结束部分,是全文最重要的部分,这部分的取用,是必须要声明引用的)
考虑到张某论文中所引用的黄海南的论文出现在七十几页,接近末尾,我觉的最有可能的是CONCLUSION,这是论文的结论部分,讲的完全是本论文中自己的研究所得出的结果,绝不是对一个领域的综述。
那么,如果这部分是用了别人的,就等于整个工作都是别人提出的。
黄海南写的综述是篇短论文,这种短论文写的都是自己的研究成果,别人是不可以直接拿来用的。
而张文宏论文CONCLUSION部分,95%原模原样“取用”了黄海南的论文。
但是张文宏论文并未声明引用。在最重要的结论部分,绝大部分取用(连标点符号都搬过去了),然而声明引用却根本不提?这是为什么?
所以,张文宏,到底有无抄袭?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

二、制造新冠病毒有两条线:
1)冠状病毒之父拉尔夫•巴里克—德特里克堡:涉及到商业亦涉及到生化武器开发。
而从非典SARS-1到新冠疫情SARS-2,有证据显示非典SARS-1和新冠疫情SARS-2是美国冠状病毒之父巴里克实验室制造出来的。是非典SARS-1的升级版。
【拉尔夫•巴里克涉及非典SARS - 今日头条】拉尔夫•巴里克涉及非典SARS (toutiao.com )

而都有巴里克和吉利德科技公司的参与!其中是否是同样的一个套路?就是又放毒又卖解药(抗新冠病毒药物瑞德西韦,台湾售价1500美元一剂)。获取巨大经济利益!投资巴里克研究的美国机构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另外,巴里克也和莫德纳疫苗公司合作在武汉疫情之前的2019年12月12日签署了莫德纳疫苗测试协议。莫德纳今年销售额300亿美元。
2)比尔盖茨基金会—也是制毒又卖解药一体化:英国赛科集团(Serco Group)在新冠病毒首次出现前整整17个月就批准了它的专利申请,被列为其发明者的实体有: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比尔和梅林达·盖茨(Bill and Melinda Gates)。

详见:专利文件显示,美国DARPA在世卫组织、比尔·盖茨帮助下制造了新冠病毒
https://weibo.com/ttarticle/x/m/show/id/2309404654267712536635?_wb_client_=1&from=timeline

武汉军运会同一天美国举行的事件201防疫演习就是由比尔盖茨基金会组织,美国CIA副局长现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负责新冠病毒溯源的艾薇儿•恩海斯参与的!比尔盖茨投资数十亿美元研发7种新冠疫苗。也是又放毒又卖解药!

盖茨基金会从去年开始,也一直在为张文宏站台:而张文宏帮着说新冠病毒来自武汉为美国说话、与病毒共存观点背后意味着中国市场未来疫苗需求高,特别是对外国疫苗需求更高!其背后站着是外国疫苗公司!所以坚持与病毒共存这个观点隐藏的背后就是一个大生意!现在全球疫情时代疫苗是一个最大生意!莫德纳疫苗今年销售额300亿美元。辉瑞疫苗今年销售额560亿美元!两家疫苗现在又都涨价了!而与张文宏关系良好的上海复星公司作为大中华代理商,卖德国BNT疫苗1000万剂给台湾,光中介费就赚了8000万美元。

投诉指称,张文宏的与病毒共存的观点背后目的,是为了打开囯门,让新冠病毒包括德尔塔毒株进来,势必感染人群会扩大,这会让老百姓产生恐慌心理,制造出更多疫苗需求,特别是外国疫苗需求,目的就是为了帮外国疫苗公司卖疫苗!目的也是为国际医药资本站台!

他之前就在说外国疫苗和国产疫苗区别相当于就是进口车和国产车的区别!推销外国疫苗意味很浓!他这是要利用南京疫情借Delta进入中国之际,引发对国产疫苗有效性的质疑,从而引发对国产灭活疫苗和国际mRNA疫苗有效性的争论,引发舆论倒逼上头放开对外国疫苗的限制。

为什么要挑这个点出来说话?因为Delta没进入中国之前,他讲这话就十分突兀,现在讲这话,就有理由了,基本上就是国际疫苗资本在背后卡着点引发的舆论。他成为了国际疫苗代理人的发言人。

而高强言论所代表的国家意志幸好比较警惕,官媒一致痛批是有原因的!也得到了大多数广大网民的支持!而反对高强言论的人只是少数公知和英国BBC和美国彭博社等!主张与病毒共存,包藏有搞乱中国防疫大好形势的险恶祸心!还有不明就里地部分普通民众由于在媒体长期神化张文宏之下出现的粉丝化!这个就和娱乐明星一样,媒体光环多了就被神化了!娱乐明星化了!很多人就被粉丝了,看问题就不会客观理性了。就像吴亦凡粉丝一样带有朴素的情感会有无理由的支持!

张文宏医生作为上海防疫医疗救治专家组的组长,作为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现在临床救治新冠患者才是他的专业。防疫公共卫生并不是他的专业,上海防疫公共卫生负责人另有他人,担任上海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公共卫生组)组长的是彭靖。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吴凡,她是上海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公共卫生专家组成员。而张文宏不在其临床救治新冠患者专业上对外发言,却在不是他管的防疫公共卫生领域大发其言!


这几天央视新闻此次特意采访了上海防疫公卫负责人吴凡(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吴凡,她才是上海疫情防控公共卫生专家组成员)、上海中山医院感染科主任胡必杰,却避开采访张文宏。还采访了钟南山。央视新闻特意采访防疫问题到了上海为何不采访张文宏?说明国家相关方面已经警觉。
【德尔塔变异毒株为何传播如此之快?吴凡,胡必杰等接受央视新闻频道采访__搜狐网】https://mbd.baidu.com/ma/s/UuE9

附件:拉尔夫•巴里克涉及非典SARS



原创2021-08-06 09:26·德纳
拉尔夫•巴里克是与SARS有关的关键核心主要参与者:美国CDC微生物学、免疫学权威教授、冠状病毒之父、也拥有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是和SARS有关的核心参与者。

美国大卫•马丁教授揭露早在2002年美国就人工制造出了SARS-1病毒,2003年4月23日美国CDC出面申请了“传染人的冠状病毒”(coronavirus isolated from humans) 专利,专利号分别为US46592703P,US7776521B1, US7220852B2; 而根据美国法典第35卷第101节,有关“自然相关物”是被禁止申请专利的!但如果是实验室人工合成的SARS冠状病毒方法想申请专利,又不符合《生物武器国际条约法》,所以美国CDC在2007年春季向美国专利局提出特别申诉,要求将其专利列为不公开机密。以符合美国法律要求。并且其申请合成SARS冠状病毒方法的专利内容不光包括合成病毒本身,还包括病毒检测方法、检验套组内容。形成专利保护闭环,因含有巨大经济利益,不允许别人染指!

与SARS-1有关的关键时间节点:
1)2001年,巴里克Baric团队就实现了病毒RNA的改造实验。进行了新型人工嵌合冠状病毒,并于同年申请了病毒改造专利,即US6593111号专利。

2)2002年4月19日,授权于2007年10月19日,巴里克团队申请有一个专利号为US7279327B2的专利:冠状病毒载体,并从所述载体表达异源基因的方法。解决了病毒的改造和基因重新装配问题,可以在需要的时候生产具有不同功能和传播能力的、具有新特征的冠状病毒。

3)中国最早发生SARS-1时间是2002年11月。时间点非常巧!和巴里克专利号US7279327B2的专利申请时间点2002年4月19日非常接近。但巴里克并没有公布,也没有在基因数据共享平台上传其实验室合成病毒的完整基因序列。


4)美国CDC巴里克于2003年4月23日在实验室中制造出SARS冠状病毒,并申请“传染人的冠状病毒”(coronavirus isolated from humans) 专利。并获得了专利。专利号分别为US46592703P,US7776521B1, US7220852B2; 申请专利包括合成冠状病毒方法,合成病毒本身,还包括病毒检测方法、检验套组内容。形成专利保护闭环,以保护其巨大经济利益。并将专利列为不公开机密。


5)当SARS发生之后,当中国病毒科学家还在傻傻地去找果子狸、蝙蝠,寻求SARS溯源答案时,直到2013年10月31日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自然》在线发表并认为“中华菊头蝠是 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时,美国巴里克、福奇及美国CDC早已在2002年4月19日、2003年4月23日就已悄悄地申请了实验室合成SARS、检测SARS及检验SARS套组的专利。

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2003年的SARS疫情,也有报道认为与美军方试验有关。因为,在自然环境下根本就不会出现结构如此复杂的病毒,它是三种病毒基因片段结合而成”。


拉尔夫•巴里克博士2008年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我们能够设计并合成各类非典SARS病毒,这是防治未来可能出现的非典SARS疫情的重要一步,科学家在这个基础上可以对合成的非典SARS病毒进行试验,进而能够更高效率地找到有效的非典疫苗和疗法”。
巴里克从2003~2018年之间就已经完全建立起巨大的相关重组冠状病毒整体利益产业链。通过注册有关专利形成专利保护闭环,由此获取相关产业链巨大经济利益!


已知巴里克就有三位学生就在德特里克堡工作。他还可以针对已开发出的重组冠状病毒在2017年就再开发出抗冠状病毒药物瑞德西韦。而以上这些研究的研究地点都是在美国而不在中国。论文完成也是在美国。项目研究资金也是美国方面提供。由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项目推进并支付了化合物配方以及药代动力学和代谢研究的费用。而吉利德科学公司研究瑞德西韦也是在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参与指导下进行的。USAMRIID即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所在地就在Fort Detrick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与此同时,吉利德科技同样有他的小算盘,有其商业想法,一旦病毒泄露并传播,他们可以将瑞德西韦GS-5734以极高的价格卖到世界各地,并研发疫苗赢利。

与巴里克合作的吉利德公司:美国吉利德科技公司有军方背景,美国小布什政府的最近刚刚去世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曾任吉利德公司董事长。吉利德公司也算是美国军民融合公司,也帮助美国发展生物武器。美国防部在开发生物武器时通常采取寓军于民的做法,将军事项目的大部分工作分包给私营公司,“这些公司不用对美国国会负责,可以更自由地运作,并可以规避国际国内法律约束”。所以吉利德公司表面上是一家专门研究病毒的上市生物科技公司,但实际上还有着很深的军方背景,是承接军方生物战项目的首选公司。


非典SARS与吉利德公司之间的关联:2002年底,在广东顺德出现了第一例非典SARS病例之后。同时在广东马上就传闻国际上唯一能够有效预防病毒的药品是瑞士罗氏公司的“达菲”(奥司他韦)。为此广州人开始疯狂抢购“达菲”,并蔓延到全国。诡异的是,罗氏公司当时对广东的达菲发货量达到了10.5万盒,这个数量是当时全省存货量的100倍。达菲从研究立项到成功上市只用了7年时间,这在新药研发史上极为罕见。但实际上,瑞士罗氏制药只是负责达菲在全球的商业推广和生产,吉利德才是达菲的研制方。根据转让协议,罗氏公司需要向吉利德支付专利使用费,约占售价的五分之一。现任吉利德CEO迈克尔·奥迪,此前就在罗氏制药任职。

2003年,吉利德公司还处于亏损状态。但自非典SARS之后,达菲的销量呈现爆炸式增长,带来的收入急剧增加,公司一举扭亏为盈,股票价格增长两倍。吉利德曾靠达菲一个月卖了10亿美元,2016年达菲全球销售53亿人民币。

从上可知,从非典SARS到新冠疫情,都有巴里克和吉利德科技公司的参与!种种证据链条指证,时代正陷入国际资本财阀共济会集团给世界人民挖的陷阱之中。唯利是图的资本主义深层政府,以种种伪善慈善名义蒙蔽试听,罔顾广大民众的福祉,到处制造灾难谋取暴利,终将受到全世界觉醒的人民正义的审判。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