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东海一枭 提醒公安部和党中央(旧作新发)   2021-10-03 06:36:09  


作者: 东海一枭   霜剑风刀一路香 2021-10-03 15:41:02  [点击:913]
霜剑风刀一路香
因奉外友之命写《怀念尧日水皮》,查档,见到2013-9-19的记录。有人威胁我,原话如下:“八年前,若不是看在你‘国家恐怖主义、高压线’地直言有些仗义,因而护了你一把,你TM地早就进去了,现在都未必出得来!”2013年的八年前,就是2005年。不知对方所指何事,只记得自己那一年上蹿下跳内联外引折腾得厉害,为乡亲维权大闹北京,由境外发起而夺鳌天鹅。

东海当时并不领情,回答如是:“宁愿进去,不愿受你这种满口脏话者的恩惠!你这种恩惠,我报答不了,没法报答。你有本事护我不进去,当有本事送我进去!东海随时恭候着。请!”另外还回应了一首七绝《自题》:

昂头自尽酒三杯,霜剑风刀又一回。
诸将何妨姑倚壁,共观吾戴我头来!

诗中用了两个典故。其一,倚壁而观,用项羽典。《史记?项羽本纪》记载:“诸侯军救巨鹿下者十余壁,莫敢纵兵。及楚击秦,诸将皆从壁上观。楚战士无不一以当十,楚兵呼声动天,诸侯军无不人人惴恐。于是已破秦军,项羽召见诸侯将,入辕门,无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视。”

其二,吾戴头来,用段秀实典。段秀实是唐代中叶名将,儒将。泾原兵变时,段秀实当庭以笏板击朱泚被杀,谥号忠烈。《新唐书?段秀实传》记载,白孝德守邠宁时,用段秀实为都虞侯。这时郭曦领兵在邠州驻扎,军队纪律松弛,士兵纵酒横行,杀死卖酒的老翁。段秀实派兵捉拿肇事者并斩首示众。郭曦的军队全营鼓噪,手执武器要找段秀实算帐。段秀实笑入郭晞兵营道:“杀一老卒,何甲也?吾戴头来矣。”维护了军纪,平息了事端。

小诗可见当时东海之狂傲自负。

现在回想起来,对方虽然有点无礼,但居心不坏。我不应该计较其态度,而应问明具体情况,感谢援手之情。谨此深深致歉。一路风刀霜剑,至今安然无恙,回首平生,内心充满庆幸、喜悦和感谢,感谢明里暗里关心支持维护我的人,感谢关键时刻放了我一码或助过我一臂的人。

某种意义上还要感谢极权主义的环境。是这样的环境激发了我的斗志。持之以恒的不移不屈,真言直发的自我坚持,把自己豁出去的内力自驱,为上达创造了很好的精神条件。功不唐捐,此之谓也;一切苦难都可以化为人生的营养,非虚言也。2019-5-17余东海

文化群体的堕落
世人有两种,一种倾向于善,有望上升为正人君子,自成成人;一种倾向于恶,容易堕落为奸邪盗贼,毁人自毁。学者也如是。是上升还是堕落,关键在于环境,包括文化、教育、政治、制度、社会、家庭等等环境。

其中文化教育环境最为重要,文化教育环境的根本在于主体文化,于政治为指导思想,于教育为第一学科。第一学科若是正学,则学者容易上升,正人君子成群涌现; 若是邪说,则学者普遍堕落,奸邪盗贼成为主流。

社会精英可分为文化、政治、商贾三大群体。其中文化群体既是政治群体的后备军,又对政治和社会具有极其重大的影响。文化群体的堕落,后果最严重,最不可救药。

政治和制度的败坏,都是从文化群体的败坏开始的。而文化群体的败坏,又是从邪说泛滥开始的。邪说泛滥到一定程度,上升为指导思想和主体文化,文化群体就彻底堕落为邪恶集团了,成为邪恶环境的主要组成部分了。

邪恶人物和势力各有相应的恶报,文化群体的恶报特别惨重,其次是政治群体。邪派大人物,包括邪说发明家、邪教创教人、邪说邪教的宣传名家实践大家,大多即身而绝,最多一二传便绝,富贵不过三代,甚至子孙不过三代。这是东海浏览中华历史的一个发现。有没有例外?是否绝对肯定?暂不作定论。万一有例外呢?

日前曾经向万能的网络求援,希望有博学君子,能够证伪东海这个雏见,以具体例子说明邪派名家大物,也有不绝后或超过三代者。元士说,那就要看金三的造化了。然哉。如果小金朝金三居然还能往下传,我的损失就大了,“邪派大物三代必绝”就不能成立,不能作为定论收入东海百律了。2019-5-1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