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弱势群体并非无辜的羔羊----东海客厅论马民 2021-09-20 07:00:13  [点击:1115]
弱势群体并非无辜的羔羊----东海客厅论马民
余东海

曹德旺先生说:“我和你讲,中国民众不坏,中国坏就坏在精英。知识分子一旦登堂入室,整天讲假话。剩下有一些批评政府的,因为他没有被聘请,他如果有一天被聘请,纱帽一戴,他也是这样的,你根本没有招。”(据腾讯新闻)

这个批评入木三分,中国的问题坏就坏在精英群体,包括知识分子和各级官员。知识分子整天讲假话,原因在道德,更在政治,喜欢假话、需要假话而恐惧真话,是极权主义一大特色。

常有人批评知识群体斯文扫地。未免太抬举,应该改为斯文入地,斯文堕落到地狱里去了。当然,斯文两个字要加上括号。很多马家知识人,德行之败坏,居心之险恶,面目之丑陋,手段之野蛮,是古今蛮夷望尘莫及的。面对这些丑类,一些儒生和汉族主义者还能骂西方蛮夷,不知哪来的胆量和脸皮。

但是,有一点曹先生错了,精英坏掉了,民众不可能不坏,否则,就有违“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常理和“德风德草”的圣训了。事实上马邦民众之坏,也是空前绝后而举世闻名的。君不闻一句流行话: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坏了的岂止老人而已?2021-09-15今日头条“这才是战争”写道:

“刚刚在读者群看到一个环球网发布的视频,南通一个城管收缴一个老人的秤砣,老人可能是摆摊赚点小钱补贴家用,自然不愿意了。最后坐在城管的面包车后试图阻止。惊人的一幕出现了,这个城管拎起老人把她扔到地上。看见这一幕,血马上冲到头上了,简直就是畜牲,要是在现场,非打得他满地找牙不可。”

人吃人的社会,包括官吃官,官吃民、民吃官和民吃民。城管欺压摆摊老人,就属于民吃民,即弱者吃弱者。马家社会,很多弱势群体也有极权主义人格,也一颗强人的心,吃人的心。只要有机会,它们吃起人来一样动物凶猛。

人吃人的社会,不仅强权吃人,弱者同样吃人;不仅男性吃人,女性同样吃人。阿里猥亵门事件的主人公,就将弱势和女人之坏暴露得淋漓尽致。

极权社会,弱势群体受害深重,但必须指出,弱势群体并非无辜的羔羊,自身问题也很深重。无数弱势群体既是受害者,又是害人者,无数家庭悲剧和社会苦难,都是它们积极主动地制造出来的。

弱势群体拜权拜金普遍,恶言恶行泛滥,惯于不择手段。一些人即使是为了维权、抗暴、伸张正义,也习惯于谎言谣语和恶手段,遑论其它。论恶之大者,他们有三个惯于:一惯于助纣为虐,以充当特权阶级和黑恶势力的打手为荣;二惯于欺害弱小和善良,为了谋取私利,不惜损害他人甚至利用他人的善良;三惯于报复社会,弱者受辱,挥刀向更弱者。

君不见,很多蒙冤受屈者也曾是冤假错案制造者,受害者往往也是害人者。这种现象在四九之后颇为普遍,堪称极权社会一大特色。社会不公,司法不公,无碍于因果和天理的公道。特剥清代一首《剃头诗》为《吃人诗》曰:

闻道人堪吃,而今尽吃人。
有人皆要吃,不吃不成人。
吃自由他吃,人还是我人。
请看吃人者,人亦吃其人。

认为民众不坏,弱势群体善良,是一种认识误区。因为弱势群体往往集善良、软弱、怯懦、奴性于一体,不少人便将善良等同于软弱、怯懦、奴性。殊不知,软弱、怯懦、奴性皆非善良,是善良度低下的表现。

圣贤、君子、豪杰、士人、庸人的善良度高低有别。善良度越高,越真越正,真正的善良,难与软弱、怯懦、奴性并存。

马邦民众之坏,具体原因因人而异,概乎言之有二。其一、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思想和道德都有一定的相似性和趋同性。政治越无道,趋同性越强。两极社会,上上下下思想和道德具有最高的一致性。

其二是民粹主义思想导致。极权主义人格和民粹主义观念,最容易让人变坏,让人好起来很有限,坏起来无底线。有这么一句话:“对既得利益阶层来说,动他利益如同动他生命;对很多底层来说,改他观念如同掘他祖坟。底层观念正是上层利益的来源。试图说透这一切的人,是上述双方方共同的敌人。”

此言颇有道理。“底层观念正是上层利益的来源”之说符合一条东海律:民粹主义与现代极权主义相反相成。平等主义、民主主义、民族主义、社会主义、爱国主义这些民粹主义观念在底层颇为盛行,为极权主义提供了最好的思想和社会基础,而特权阶级和恶性利益集团就是极权主义的恶果。

所有极权主义的成功,都是邪恶的成功、逆淘汰的成功和人类的劫难,人民代价和生命代价巨大。极权主义一旦成长起来,就是要吃人的,不仅吃弱势群体,也要吃特权阶级。极权主义势力自身也要为之付出无穷无尽的代价,包括特权阶级的生命代价,直到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换言之,极权势力自身也是极权主义的受害者。君不见,暴秦、长毛、纳粹、苏联们的统治阶级,无不厄运缠身,内斗惨烈,死伤惨重,下场悲惨!

政治邪恶是人类最大的邪恶,极权主义又是最邪恶的政治,最善于制造厄运共同体。它直接恶化弱势群体的命运,间接恶化特权阶级的命运。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坚持着和支持者,各有各的代价,各有各的不幸。

日本战后流行一句名言:“发动战争的不是普通人,而承担代价的却一定是他们。”其实不确,不义战争的发动者参与者支持者,各有各的代价。注意,支持不义战争的民众并非无辜的羔羊。发动者是首恶,参与者是行恶,支持者是助恶。

政治和法律,重迹不重心;道德和因果,重迹更重心。无论贫富贵贱,强权弱势,心地坏了就是坏人,心性物化恶化其人就非人化。论道德,任何人信仰邪教、崇拜恶魔,就会邪恶化;论因果,任何邪恶都有相应的业果和报应,特权阶级和弱势群体各有各的报应。

洪水滔滔,没有一滴水是无辜的;雪崩汹汹,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极权暴政赫赫,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奴役者和被奴役者,强权和弱势,屠夫和牛羊,豺狼和鸡犬,各有各的因果和罪责。当然,这是就道德和因果而论。论政治正义,万方有罪,罪在极权主义和特权阶级。
2021-9-16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民主中国https://minzhuzhongguo.org/default.php?id=91322转载请注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