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为革命正名---东海客厅论革命 2021-09-16 17:27:34  [点击:998]
为革命正名---东海客厅论革命

儒家在政治上兼备保守性和革命性,对道统仁政是坚定保守,对于暴政暴君则主张革命。反抗和推翻暴君暴政是一种天赋人权,天道赋予人类的基本权利。

陈永苗厅友说:“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区别在于有无抵抗权”云。东海曰:不然。汤武革命的正义性早已得到《易经》和孟子的认同。孟子主张,君有大过则谏,反复之而不听,异姓之卿可以离去,贵戚之卿可以易位。这不就是抵抗权?

孟子又说:“无罪而杀士,则大夫可以去!无罪而戮民,则士可以徙。”又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对这些圣训,现代文明或许做得到,未必做得好也。

《史记》中记载了辕固生和黄生关于汤武革命之争(见附录),辕固生不愧为儒者,所言堂堂正正,是正大之理,可以代表儒家的革命观。黄生所言背逆政治大义,狡诈之辩,帮闲之腔。辕黄之争也从一个角度体现了儒道两家政治观的优劣。

汉景帝完全用不着乱打圆场。主有失行,臣下自当正言匡过,当然不能因过而诛之。但是,无道到桀纣、残暴到暴秦的程度,那就人人得而诛之灭之。汉高帝代秦即天子之位,顺天应人,名正言顺。

张子曰:‘此事间不容发。一日之间,天命未绝,则是君臣。当日命绝,则为独夫。然命之绝否,何以知之?人情而已。诸侯不期而会者八百,武王安得而止之哉?’一夫,言众叛亲离,不复以为君也。书曰:独夫纣。盖四海归之,则为天子;天下叛之,则为独夫。”(《孟子集注》)桀纣独夫,史有定论。

真正的革命,无论暴力非暴力,都有两个特性:上顺天道,下应民意。《易经•革卦》:“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应人即顺应民心民意,顺天即顺从天道天命。顺天必然应人,应人必须顺天。

顺天应人意味着天道和民意的双重合法性。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缺一便非革命。顺天而不应人,不是真正的顺天;应人而不顺天,那是造反作乱。

革命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有正人集团的领导,一有正义文化的指导,一有多数民众的支持。此即思想顺天应人,顺应天意民心。同时,行为要敬天保民,针对暴君暴政;手段要坚持正义,行一不义、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

真正的革命,结果必然是政治有道、社会和谐、人民幸福,是新一轮文明辉煌的开辟或者重启。革命的结果如果是内忧更深,外患更重,人民更苦,天下更乱,人道灾难更加丰富多彩,那么,所谓的革命有必要打个引号,或者非革命,是伪革命。其发动者、领导者和指导思想,必然存在严重的问题。

根据仁本主义标准,所有马家的革命显然是不真不正的。它所谓的革命,有三大错误:一、思想错误,背天逆理,利用人民,恶化民德;二、对象错误,针对资产阶级;三、手段错误,常常不择手段,危害无辜。所有罗刹革命都是反传统、反文明、反正义的造反作乱。

有一段名言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这就是马家革命的经典定义,错误一目了然。这种错误理论一旦付诸实践,结果必然是尸山血海人道浩劫!

马家革命堪称三作牌:马家作法,知识群体作祟,愚民刁民暴民作乱。百年浩劫就是那样作作出来的,百年来无数人作法自毙,作祟自困,作乱自害,为自作自受和自作孽不可逭两个成语作了最好的注脚。

或说:“中共从实践上高度认同农民起义,而儒家为农民起义提供理论支持,说明了中共儒体马用的实质。”东海答:大谬不然。儒家支持针对暴君暴政的革命和各种反抗活动,但反对一切破坏正常秩序、具有野蛮特征的造反作乱。马帮所谓的农民起义,很多是造反,包括暴民造反、邪教造反、土豪军阀造反等等,只有破坏性,毫无建设性。

或问:“为啥以资产阶级为革命对象就是错误的?”东海答:革命本义是一种暴力行为,针对性必须非常明确而且正确。以整个有产阶级或阶层为敌,显然错误;暴力相向,旨在消灭,更是大错特错。无产阶级中也有邪恶之徒,资产阶级中也有正善之士,居然以阶级或阶层分敌我,何其荒唐乃尔。

革命作为反对暴政的特殊手段和暴力行为,具有高度的道德性。山海厅友言:“伪人给我们上的一课,就是想用违背文明与道德的手法,去建立一个道德文明的社会,是妄想,甚至是罪孽。”

然哉,马家的革命和统治,堪称一节历史性的大课,充分证明了“反孔反儒就是最大的反人道”这一条东海律。不仅伪人,马恩列斯都是人类最好的反面教员,对于人类德智的成长,具有不可或缺的历史性意义。等这一课彻底结束之后,中国将洗心,人类将革面。吃一堑长一智,此之谓也。
2021-9-16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议报http://www.bjs.org/转载请注明

附《史记》:
清河王太傅辕固生者,齐人也。以治《诗》,孝景时为博士。与黄生争论景帝前。黄生曰:“汤武非受命,乃弑也。”辕固生曰:“不然。夫桀纣虐乱,天下之心皆归汤武,汤武与天下之心而诛桀纣,桀纣之民不为之使而归汤武,汤武不得已而立,非受命为何?”黄生曰:“冠虽敝,必加于首;履虽新,必关于足。何者,上下之分也。今桀纣虽失道,然君上也;汤武虽圣,臣下也。夫主有失行,臣下不能正言匡过以尊天子,反因过而诛之,代立践南面,非弑而何也?”辕固生曰:“必若所云,是高帝代秦即天子之位,非邪?”于是景帝曰“食肉不食马肝,不为不知味;言学者无言汤武受命,不为愚。”遂罢。是后学者莫敢明受命放杀者。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