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没有儒家就没有中国----东海客厅论孙蒋 2021-09-15 18:47:18  [点击:875]
没有儒家就没有中国----东海客厅论孙蒋
余东海

政治有其因果,意识形态是决定性的因,决定着制度形态和社会形态,决定着国家的基本性质和命运。凡夫畏果,菩萨畏因,君子知因,即知其果。民国政治之不伦不类、制度之不三不四、国家之衰弱无力、社会之混乱无序、寿命之难以持久,原因就藏在三民主义里。

孙氏自创的三民主义思想,不上不下不尴不尬不死不活不中不西不正不邪不好不坏。说它坏则远远不如蚂主义,说它好又远远不如自由主义,遑论儒家文化。对儒家的态度也是不真不假不阴不阳似是而非的。

民国与其说是中华民国,不如称为民粹之国。其立国思想三民主义,流行思潮民主主义平等主义民族主义社会主义反儒主义,都属于民粹主义范畴。

民国大多数名家都是不中不西的。不中是不儒家,不西是不自由主义。它们往往错认民粹主义为自由主义和西方文明,甚至认为集体主义、社会主义和党主制公有制可以通往民主自由。它们不伦不类,不郎不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干什么坏什么,正好为极权主义作嫁。

即使自由社会,信奉、鼓吹、赞美两极主义的人多了,文明的溃败,自由的丧失,两极主义的崛起和成功,就是逻辑的必然。前有民国,现有阿富汗,都是殷鉴。

民国三界精英,坏者无底线,好者很有限,最好也只是正人善人的好。除了边缘化的新儒家群体,民国三界无君子也。新胡适堪称民国知识界翘楚,也很有限,他写过一本名为《容忍比自由更重要》的书,书名就是一句糊涂话。

在政治上,应该容忍错误,不能容忍罪恶。对于邪说歪理,应该言论容忍,不能理论容忍。换言之,对于邪说歪理,一方面应尊重其言论自由,一方面要将它批倒批臭,避免世人上当受骗。传真理与辟邪说都是文化人的天职,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胡适帮苏联说过话,帮鲁迅出过书,自以为宽容,我看无异于助恶。

孔子和儒家,是中华之魂。反孔反儒的社会和国家,与中华绝缘。孙蒋集团虽不反儒,但言行信仰大违儒家标准,无力阻止知识界和社会各界反孔反儒恶潮,更无力进行意识形态和社会思潮导良,下场不卜可知。


不学无术和德不配位,是民国三界精英的通病,孙蒋亦不例外。蒋先生若能达到他所尊崇的王文成公或曾文正公的境界,或者二公居总统位,中国的命运必大不一样,外寇不足扫、内贼不足平也,而且更大的可能是,根本没有贼寇。

即使上得君心,君皆明君,君子居于臣位,终究有很多不便,难以最大程度地施展手脚发挥能力。君子若有机会居于君位,那将大不一样。试想,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乃至王曾二公为总统,民国之内政外交将如何?内贼外寇尚有机会猖獗否?

我相信,圣贤君子居总统位,必与孙蒋大不同。先有三个绝不会:一不会信仰耶教,二不会勾搭苏俄,三不会重用民粹主义者。后有三个绝对会:一会树仁旗,团结贤人君子,以儒立国治国;二会建良制,吸收民主制的精华,建设公天下的礼制;三会辟邪说,严厉批判马主义和各种民粹主义。

关于蒋君信仰耶教,有人认为是不得已,为了娶宋美龄和更好地争取美援。我说任何理由都不成立。中华元首就应该和必须信仰昊天上帝,这是关乎民心党心军心和中华民族之魂,岂能为了任何理由而牺牲。

在用人方面,民国政府尊重和重用了一群最不值得尊重和重用的人。我指的是反儒派。让它们成为三界精英,主导教育和内政外交。这才是民国不可饶恕的大错误。没有礼法边界的自由,就是伪自由和恶自由。自由落到反儒派手里而不予以礼法制约,必然滑向民粹主义反秩序的自由,无法无天丛林化的自由。

反儒社会,建不起任何良制良法。既建不起礼制德治,也建不起民主法治。反儒社会最适合极权主义成长和成功,建立起来的只能是暴政恶制。换言之,反儒社会不配拥有人权自由和正常的生活,遑论王道。这是道德的不配,因果的不配。

自由落到反儒派和落到儒家手里,功用、结果都将大不一样。

自古以来,儒家是天下最值得尊重、最能善用自由的群体。反儒派恰好相反,是人世间最不值得尊重、最不应该重用、最不能善用自由的三个群体之一。故反儒派应该享有言论自由,但没有从政从教的资格。

正邪颠倒是人世间最大的颠倒,反儒尊马又是人世间最大的正邪颠倒。这个颠倒发生和流行于民国,民国三界精英和领导人都难辞其咎。

有厅友言:“如果东海处蒋的位置,在那个环境,不一定能做的更好。”我只能说,如果君子居于总统之位,一定能做得更好。至于说东海居其位如何,更好更不好都是空话。但我可以保证上面三个绝不会和三个绝对会。

其实,做不做得成又是一回事,应该怎样做是另一回事。假设君子上位,就应该这样做,至少要向这个方向努力。君子得位得势,只要努力去做,就有做成的希望。不要叹艰难,想想周文王。

历史有其逻辑和因果,不能假设。民国的土壤和气运只适合蒋君集团,即使圣贤置身民国,也不可能得位,就像孔孟置身春秋战国不可能得位一样,不仅不可能得君位,而且不可能得君心。我们假设历史,反思历史,考察历史人物的是非功过,是为了更好地吸取教训,积累经验,更好地追求和创造未来。


著名语文学家周有光先生尝言:“我经历过清末、北洋时期、民国、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五个历史时期从文化上看,最好的是民国时期。国家有民气,民众有文化,学界有国际一流学术成果,社会有言论自由,教师能教出好人才。”

同意这个判断。清朝本是所有儒家王朝中最差,清末又是清朝最差,所有儒家王朝到了末期,都会丧失中华的文明性和代表性而沦为一家一姓的小朝廷,清朝也一样。以初建民国与最差之最差儒家王朝末期相比,当然优势显著。

然复须知,民国的文化成果,仍拜传统所赐。转眼间就不行了,政治和文化迅速民粹化,先招敌寇来犯,后为蚂作嫁。

贾谊《过秦论》说暴秦:“一夫作难而七庙隳,身死人手,为天下笑者,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民国与暴秦,此正彼邪,当然不同,但不行仁道、不施仁义也是导致衰败的根本因。东海曰:一毛作难而九州隳,苟安一隅,为天下笑者,何也?仁义不足而攻守之势异也。

呜呼!覆民国者,民国也,非马也。去马者,马也,非天下也。嗟乎!使民国仁爱吾民,则足以拒马;使马家仁爱吾国之民,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政,谁得而去之也?马人不暇自哀而吾人哀之;吾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吾人也。唯有儒家政治,才能仁爱吾民,爱之以王道仁政和礼乐制度。

1943年3月,蒋介石先生发表《中国之命运》白皮书,说“没有国党就没有中国”。共党发表社论针锋相对:“没有共党就没有中国。”立场相反,同样非理非实。正确的说法是:没有儒家就没有中国。没有中道文化、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没有中华文明,所谓中国,皆非中国。
2021-9-15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儒家网https://www.rujiazg.com/article/21401转载请注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