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刘刚 关于中国的几次自发的民主运动的动机问题   2021-02-25 05:33:49  


作者: 杨巍   真理和真相 2021-03-01 11:00:02  [点击:637]
刘刚说我讲话中认定自己掌握了绝对真理,认为对事情有个绝对正确的看法。我不知道此话从何说起。从理论上讲,我作为一个怀疑主义者,从不认为任何人,包括牛顿,爱因斯坦,能讲出绝对真理。怀疑主义的最简练表达法,就是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 大凡说得出的道理,就不再是永恒的真理。

从事实上讲,我把我2009年跟潘强的交流拿出来,来说明我对学生未能撤离广场的看法,省得另外再花时间去写。但是就在这篇东东中,我说明了我的怀疑主义观点,否定谁有什么绝对正确的看法或绝对真理。我说了我的观察角度,当然也不排除别人采用别的观察角度。

然而我们争论的,甚至还不是什么真理(道理),而是真相(事实)。真理和真相,虽然它们的英文都是truth,但是在中文里是不同的,前者是理论,后者是事实。好在我们是在用中文讨论。怀疑主义的怀疑(或曰批判)对象是一切理论的东西,但是并不怀疑人所共知的事实。怀疑主义认为,任何理论都不是终极真理,都应该是开放的,要准备根据新发现的事实来修正。

人所共知的事实是,学生提出了种种民主诉求,包括要求承认高自联的合法性,和学运的合法性,等等。后期坚持在广场上,其政治诉求是李鹏下台。坚持的理由是要等人大开会,讨论罢免李鹏之事。不管这些诉求是不是天真,是不是能实现或有实现的条件,它们是具体的政治诉求,而且是民主诉求,这是个事实,人所共知;而刘刚却说学生提不出具体诉求,只有青春骚动,狂欢宣泄。而老王就立即跳出了表示恍然大悟,相知恨晚。

讲刘刚此说给人的印象的同时,我也说了“这也许不是刘刚的原意”,因为作为八九学运最聪明的学生领袖和秦城铁汉,我相信刘刚的良心和记性还不至于坏到这个地步,至于老王的一拍即合,就另当别说了,只要是抹黑民运的东东,他都会很感兴趣的。

这次,刘刚还在坚持他“学生没有什么诉求”的说法,只是稍微含糊了一些,说成是对学生“动机”的探讨,也许想说,虽然学生提出了诉求,但是这只是表面上的东西,真正的动机嘛,还是狂欢宣泄! 各位,我累了,不想再缠下去,作什么“绝对正确的看法”了。 各位自己去评价吧。

事实上,正是刘刚自己,把自己关于学生的动机是宣泄狂欢说法当做绝对正确的看法,从而否定学生还有民主诉求。而我,除了坚持认为学生有民主诉求这一绝对真相外,并没有否认刘刚所说的宣泄动机。

把课程压力等作为学生上街的动机之一,这个说法我最早是在1991年底或1992年初看到的。当时我刚刚第二次来到美国后不久,我的大学同学赵鼎新来见我。他八九民运前快要拿到加拿大某名牌大学的生物学博士了,当时生物学博士是非常吃香的,前途一片光明。但是他因为受到六四血案的刺激,变得忧国忧民,于是弃理从文,从头学起社会学。(当然他认为生物学和社会学也是相通的,人不就是社会性动物嘛。)他给我留下几页纸,记得好像是英文的,忘了是他的论文摘要呢,还是homework。我后来翻了一下,正好就看到他列举学生的各种压力,包括学业,就业的压力,把这些也作为上街游行的动力。(但是绝不是唯一动机!)当时我觉得这个观察很新鲜,很独特,因而印象深刻而难忘,但是因为刚刚来美时,见的人太多,要做的事太多,时间太少,(估计刘刚刚刚来美时也是这个感受,)因此就没再跟他交流。后来赵去了浙江大学,一直做到社会学系主任,现已退休。网上对他的评价,说他学术一流,但是人比较傲,因此学生并不都喜欢他。其实在我的印象里,他在念大学的时候蛮低调的。他的理想是在中共许可的范围内,建立尽可能西化的社会学体系,因而既要坚持学术良心,又不能过分冒犯政治正确,时时在走钢丝,用心良苦,难为人道。他后来写过一本《天安门的力量——国家社会关系与八九北京学运》,包括了这些内容,但是太长了,我还没有机会细读。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