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杨巍 应该承认,老王当年确实是常常为民主着急,就像现在常常   2021-02-24 20:20:23  


作者: 刘刚   关于中国的几次自发的民主运动的动机问题 2021-02-25 05:33:49  [点击:11099]
我这里只是说8964学生运动中参与者中的人的动机、动力。我并不否认有部分人有民主理念。

任何大规模的、自发的群体示威活动,通常是一群人的在某种情感上达到共振、共鸣而集体走上街头的爆发。这就如同是核聚变一样。核聚变需要几个临界条件:

1.足够数量的某种能够产生聚变或裂变的核物质的聚集;

2.温度达到临界点

人群的自发的聚集也需要类似的临界条件:

1. 有某种情绪的人聚集都足够数量,这种情绪可以说亢奋、愤怒、悲伤等等,但是要有同样的情绪,亢奋的人和悲伤的人混杂在一起不足以爆发。

2. 外界条件足够温和,使得这些需要爆发的人能够聚集

3. 中国的这种群体爆发通常是因为某一众所周知的事件而激起某个人群在同一时间产生同一种爆发情绪。

比如,中国女排获得冠军,使得在电视机前集体观看比赛的大学生们就会达到极度的兴奋,这种群体的极度兴奋就会导致人们集体喊叫、狂欢、上街游行。这是80年代初的一些大学生游行的主要形式。

四五运动是由于周恩来的死,使得人们对毛泽东的愤怒在同一时间里爆发。

8964则是由于胡耀邦的突然逝世使得人们在愤怒中爆发。

80年女排胜利后的大学生游行、45运动中人们在天安门广场聚会、8964中百万人大游行,可以说其引爆点同民主自由没什么关系,但是,其客观后果都造成了对暴政的冲击,客观效果也是推进了民主。

女排胜利后的游行,这至少是让人们享受了游行示威的权利,在共产党严厉管控游行的状态下,这种自发的游行就会让共产党感到恐慌。

45运动、8964学生运动,也都是属于这种自发的群体示威事件。人们只是因为某一个事件在同一时间里激发出同一种爆发的情绪,这种情绪的聚合导致不上街不足以宣泄。

在这种自发的群体情绪爆发宣泄的过程中,愤怒是共同的情绪,上街游行狂欢是宣泄形式。在主观上并不需要有什么民主、自由理念。如果非要说跟民主自由有关联,那就是人们长期被剥夺民主自由后的压抑状态,就如同核聚变原子核在高压下才达到一定的密度和温度,从而得以爆发。

核聚变会可形成蘑菇云、冲击波而造成巨大的破坏力,也可以产出电能化为造福于人类的能源。但你不能说那些参与核聚变的原子核的主观意图就是为了形成蘑菇云或是为了人类造就电能。

类似地,8964运动、女排胜利后的游行、45运动中人们自发的那些示威游行,尽管这些示威在客观上有推进中国民主运动的效果,我们也不能就认定所有的参与人员在主观上就是为了推动这种民主运动。

类似地,东德人聚集柏林墙并在狂欢中推倒柏林墙的行动,苏联坦克占领匈牙利、布拉格后的民众自发地上街抗议,这都并不能算是人们主观上要推进民主、自由的行动,只是在客观效果上起到了推进民主自由的事件。

但是,有些运动,就是属于有组织、有计划、有目的的民主运动,比如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捷克的77宪章运动,中国79后的民刊行动,90年代中国的组党运动,2011年的中国茉莉花革命,等等等等,尽管这些运动的规模都远不如8964学生运动,客观效果也未必能同8964运动相媲美,但是,这些运动中有足够强的组织及领袖,运动的形式通常是通过策划、组织,有目的、有目标的。比如,民刊运动就是为了追求民办刊物的合法化,是有一批人是用“发行民刊”的方式来实现出版言论的自由,这是可以切实地努力争取实现的、是可以看得到的目标。这是有组织、有领袖人物、有方法、有策略、有目标的运动。

但是,8964的运动就大为不同。8964中虽然也成立了各种组织,但很多组织就是一个招牌,没有任何影响力,对参与运动的人没有约束力,无法引导运动的大方向。运动中的确有各种各样的口号,但什么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的口号,很多口号都是虚无缥缈无法实现的。诸如“反官倒”、“反腐败”、“要民主”等等等等,都属于是请愿式口号,这些目标是否能实现,都是取决于政府官员的承诺。无论政府给出什么样的承诺,参与示威的人也不会认为实现了运动的目标而结束示威。

8964的学生示威,基本上是属于无法因为满足目标而自动收场的示威。能够结束这种运动只能有下面几种方式:

1. 被镇压
2. 玩累了
3. 政府在示威面前倒台

但因为这是没有组织、没有目标的自发式群体宣泄运动,不会造成让政府自动下台的威力。第三种可能几乎不存在。

至于说玩累了,那也是不可能,因为不断地有全国各地赶往北京的新人的参与,这批人玩累了,马上就有新人加入,永远不会因为玩累了而收场。

毛泽东选集中有多篇文章论述“自发运动”和“自为运动”的区别。当然,自发运动也可以演变为自为运动。但8964运动就不曾演化为自为运动。这主要是核心组成不够强大,核心成员之间没有形成真正的合力。

就我当时所参与的“北京高自联”的组织状况,我当时认为我们只能组织、掌控各个高校在校内的抗议示威,也可以进行“4-27”大游行那样的事先约定目标和游行方案(包括如何结束)的示威活动。到了天安门广场角色及占领天安门广场,就演变成没人能掌控的运动,类似于布朗运动,就只能是听天由命、结果无法预期、无法把握的运动了。

中国的某些群体示威事件是有具体的诉求的,比如民刊运动的诉求就是要求自己办的刊物的合法化、组党运动的诉求就是要求可以自由组党已经自己成立的政治组织的合法化、下岗工人的示威就是要求政府补助或安排工作、访民的集体抗议是要求更好的拆迁补偿、退伍军人的示威是要求提高自身待遇,等等。但8964中的各种口号几乎都是无法在示威中就能得到满意的答复的,比如“要民主,要自由”“反官倒”等等,而有些诉求诸如“参加胡耀邦追悼会”、“撤销4-26”社论等等,就干脆是移动靶子,你实现了这个诉求,马上会得寸进尺提出更多的诉求。也就是使得示威变得永无休止。

80年代的学生基本上提不出比较具体的诉求。因为那些学生基本上不存在经济问题,不存在对社会不公的切身感受,也不存在具体的受迫害体会,你能让他们能对什么诉求有共鸣?

记得是在1988年人大会期间(4月份),北大学生曾经贴出大字报要去天安门广场擦皮鞋。这实际上是北大教师对赵紫阳号召的知识分子要高第三产业的讽刺和抗议。我在天安门广场召集了一群北京高校学生和教师在广场进行示威,学生都提不出具体的诉求来,有几名青年教师,北大张毅生和气象学院的徐培就拿出一张报纸写上了自己的诉求“要求增加教育经费”(More Money For Education),这实际上是要求给教师涨工资,这是教师的诉求,不是学生的诉求。我想象不出那个年代的学生能提出自己的什么诉求。

我只是在这里讲述一下我对当时8964学生运动的一些看法,是无一家之言。对于这些历史事件,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看法,没什么权威看法,更不存在绝对真理,不存在绝对正确的看法。

杨威讲话的方式,就总是认定有一个绝对真理,有一个绝对正确的看法,而且也只有他掌握了绝对真理。

我这里只是要说明的是“How”和“what happened"的问题, 而无意去猜测为什么会这样以及应该是怎样“why”“ought”一类的问题,那是应该留给上帝回答的问题。
最后编辑时间: 2021-02-25 05:54:0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