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愿推赤心,共求自由----儒家应该怎样对待自由派 2021-02-21 18:25:49  [点击:1973]
愿推赤心,共求自由----儒家应该怎样对待自由派
余东海

论文化之品质,仁本主义最高,其次人本主义,其次佛本主义和道本主义,其次良性神本主义,其次国本主义,其次民粹主义,恶性神本主义,最次物本主义。

与之相对应的群体是儒家、自由派、佛道徒、耶教徒、爱国贼、民粹派、伊教徒、马列派。儒家是是非非,善善恶恶,“近交远攻”,以尽天责!近交,就是与自由派和佛道两家交往。

儒家和自由派都是正派。论正义性,除了儒家,自由派最高。两派虽然文化政治立场不同,但不矛盾,在自由方面完全可以建立一定共识。

双方目前虽然力量皆弱,却是当代吾国最重要的两个文化群体,对于未来中国都有相应的代表性。儒群思想、道德要更好地成长,更好地复兴儒家,重建中华,就应该对自由派的思想行为有一定的了解和理解。自由派也不能昧于儒家。

为此,双方进行和平的思想争鸣和商榷就很有必要。特以程颢先生劝王安石的一句话,与双方共勉:“天下事非一家私议,愿平气以听。”

自由派对待儒家的态度因人而异,概乎言之有二:一尊儒,一反儒。反儒派的伎俩有二:一是炒鲁迅、胡适们的剩饭,一是道德诬蔑,人身攻击。但自由派反儒,反的往往是他们虚构起来的靶子,与真正的儒家没什么关系。

对于两种自由派,儒家可以区别对待。对尊儒派当亲近之,共同致力于自由追求;对反儒派不妨疏远或存异求同,更应该辩异求同,把儒家思想、道德真相揭示给他们看,唯独不宜敌视。这方面欢迎儒生们向东海学习。

东海本来大肚能容,对自由派又特别容忍。无论是否故人旧识,任凭他们怎么态度无礼或批判无理,我都毫不计较,或温言相对,或一笑了之。有儒友认为没必要那样客气。儒友有所不知,我不是客气。

我是从自由主义转向儒家的,虽与自由派文化立场大异,政治立场有异,但我深知,论德行,自由派批判现实、反对极权最勇敢,奉献精神最充沛,对自由事业贡献最大。儒家对自由派自有思想批评的必要,但还没有道德批评的资格。德行方面,儒家群体应该向自由派好好学习、致敬。

其次,我与自由派颇有感情。东海还是老枭的时候,有两大爱好:一骂马,二维权。国内外自由派朋友给了我很多很大的支持和声援。这是让我一直感念的。

只要对方是豪杰之士和自由志士,无论怎么批判我,怎么误会我的思想和品德,我都不会生气,不离不气。无论对方态度如何,我都保持友好,以对待亲属和朋友的态度相待。如颜回:“人善我,我亦善之;人不善我,我亦善之。或如子贡:“人善我,我亦善之;人不善我,我则引之进退而己耳。”(语见《韩诗外传》)

当然,难免伤心。于世俗的误解,早已完全无动于衷,别说解释,连一笑了之的“一笑”都欠奉。因为我深知,误会误解总是难免的。孔子就被当时和后世无数人误解,之后还有无数的误解等着他老人家呢,我辈被误解,算得了什么。然而,来自亲友和自由志士的误解,仍然会让我遗憾和伤心。

顺便指出自由派一个比较比较普遍的错误:制度决定论,唯制度论。自由派强调制度的重要没错,错在对文化和领导人的重要性认识不清。

对政治品质、国家品格作用最大者有三:文化、制度、领导人。好制度要建设成功,背后需要好文化,前面需要好领导。不仅建设礼乐制度需要领导人非常好,建设民主制度也需要领导人相当好,美国的宪政,俄罗斯和台湾的民主化,就离不开华盛顿、戈尔巴乔夫、蒋经国三位领导人的努力。

文化、制度、领导人三者之中,文化才是决定性的。其实,真正的自由主义也明白文化的根本性,明白民主制度是由自由主义和人本主义导出来的。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五个价值观,就植根于人本主义文化体系之中。唯制度论者不明文化的决定性和道德的根本性,难免滑向文化虚无主义和道德虚无主义。

思想争鸣的时候,道理最大。东海真言直发,指出某些自由派思想误区,希望一些朋友不以为忤,并欢迎反批评,虽最有道理就听谁的。2016年郑州思想沙龙出版二十年纪念集,东海曾奉题一首七律,特录于此,以与自由派共勉。诗曰:

长夜茫茫待启明,中原廿载聚群英。
左争右论风雷激,下索上求肝胆倾。
扫地斯文期共振,仁民有道望同行。
自由理想良知士,历尽劫波发正声。2021-2-21
首发于东海儒钟公众号
https://mp.weixin.qq.com/cgi-bin/home?t=home/index&lang=zh_CN&token=62923430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