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螺杆 香港人申请上街被拒,不勇武还真的不行,听话不闹事就天下太平   2019-10-14 14:36:14  


作者: 张鹤慈   仍然是毛泽东的好学生 2019-10-15 02:18:52  [点击:1970]
以北京反对暴力而不许谴责暴力,是糊涂,北京禁毒难道我们就要支持贩毒??其实应该反思的不是结论是否与北京一致,而是这里很多人的理论依据仍然是北京的阶级斗争:把人分为两种:地主是应该被打倒的,贫下中农是做什么都是对的。只有敌我没有对错。自己人做的都必须支持,不许谴责。贫下中农就是杀人放火,也是地主逼出来的。这些人对今天对勇武派的暴力行为的评价,就是造反有理。

1927年毛泽东 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若否认他们,便是否认革命。若打击他们,便是打击革命。他们的革命大方向始终没有错。他们损伤了土豪劣绅的体面。他们打翻了大小土豪劣绅在地上,并且踏上一只脚。他们在革命期内的许多所谓“过分”举动,实在正是革命的需要】这里可以把贫农换成勇武派,为勇武派的过分举动辩护。

香港“反送中”抗议暴力升级,示威者从破坏政府部门、立法会与警署,转移到破坏地铁站、银行、食肆和店铺,“吉野家”、“星巴克”、“元气寿司”、“一芳水果茶”等耳熟能详的品牌,成为抗议者针对的对象。对不同声音的店铺的暴力破坏,这是在争取自由,还是在争取一言堂下的独裁,用暴力恐吓不同声音?

【如果一项社会运动希望取得成果,而非仅仅宣泄情绪,最重要的就是尊重共同体中其他公民的权利——尽管他们可能有着不同的观点。正如香港律师会所言,在行使自由的权利时,对于他人自由权利的尊重、公共服务的正常运作以及社会的法律和秩序是不能被牺牲掉的】这是一直被左派攻击的@Audrey李佳佳写的难能可贵的是她写的时间是8月2日,今天的十月黎智英,美国议员也说这样的话,意义与作用就都不一样。

@Audrey李佳佳
有人说我谴责暴力就是权力帮凶,原因是政府也持有这样的立场。我在想,究竟是要从事实和底线出发去独立判断每一件事自己支持与否、支持到什么程度、过了某些底线是否还继续支持,过程中完全自主,根本不在乎他人、媒体、民粹、政府的态度,还是要一概先预设好立场:凡是xx支持的我都反对,凡是xx反对的我都支持,凡是支持xx的我都反对,凡是反对xx的我都支持?如果这样的话,如果xx说1+1=2,难道我要坚持1+1=3?

我不支持五大诉求,我认为要求无条件特赦释放所有违法示威者同时调查法办警察就是损害法治,就是《Animal Farm》所说的“所有动物都是平等的,但一些动物比另一些更加平等”。----@Audrey李佳佳-,

她还写了香港抗争为何流失大陆民意。谈了她的几个朋友从支持香港人抗争后的变化,如【他感到一群号称热爱自由的人去强行堵塞地铁自动门、机场值机柜台,将早高峰通勤的员工和急于回家的国际旅客当做“人质”,对于他人的时间、工作、旅程、乃至健康与生命缺乏尊重和体恤,甚至看着呼吸困难的孕妇、嚎啕大哭的婴儿、坐着轮椅的老人各种哀求,依然毫无恻隐之心。“一个人行使个人自由的边界是不能侵犯他人自由,无理性的激进从来都只会招致灾难”,他叹息。】

【你说你反对释放被捕学生市民,因为他们违反了法律。您老人家当年不也是违反了当时的法律?@张鹤慈 】第一,我什么时候说了,我反对释放学生?第二,我不认为我违反了当时的法律,是给我判刑的人,违反了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中国当年的宪法有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但他们不执行宪法,只执行违背宪法的阶级斗争下的无产阶级专政。

【一个靠老子打下天下老子说的算、拥有国家暴力机器的政权,可动用黑警、黑社会等一切黑白手段对待反对者,你如何指望处于弱势的一方,对抗中不出现极端行为】?习惯了唱高调会影响独立思考的能力,是香港还是大陆的暴力机构更强势,为什么大陆就不可能出现香港这样的几个月的暴力对抗警察?是大陆还是朝鲜的暴力机构更强势?朝鲜连个反对的声音度听不见,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