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2019-10-13 03:37:20  [点击:2258]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老象《儒门三漏》,批判儒家一漏经济、二漏法治、三漏科学。只看小标题,就知道这是违背了儒家的思想理论、政治实践和历史事实的外行话。

首先,儒家全体大用,强调经世致用、经世济民---这也是经济一词的原义。经济之法是全方位多层次的,包括道德、文化、政治、制度、经济建设,经济建设又包括经济制度和各种富民惠民政策。外王学完全涵盖现代意义上的经济学。

历代儒家王朝兴盛之时,无不经济高度繁荣,人民富裕幸福。我在《中华历史精神》一书中曾指出,依照儒家高标准,历史上很多衰世或平世,亦丝毫不逊于西方历史上的盛世。这都是儒家经济学的功劳。

熊彼特先生认为四大轴心文明中只有儒家存在经济学思想。前清进士陈焕章博士在其《孔门理财学》)一书对儒家经济学思想做了系统的整理。此书按照西方经济学原理,分别讨论了孔子和儒家的一般经济学说及其在消费、生产、公共财产方面的思想。此书被称为20世纪早期“中国学者在西方刊行的第一部中国经济思想名著,也是国人在西方刊行的各种经济学科论著中的最早一部名著”(胡寄窗:《中国近代思想史大纲》)。当时著名的汉学教授施格所作的序言中,高度评价了陈采用西方经济学框架对孔子及其学派的经济思想所做的精湛研究。

其次,儒家不是法治,胜于法治。德治是德主刑辅,礼制是礼乐刑政。刑就是刑法、法律。历代史书都辟有《刑法志》,历代儒家王朝都非常重视法律建设,形成了道德挂帅、源远流长、独树一帜的中华法系。中华法系不但对古代中国影响深远,对中华文明圈各国的司法文明也产生了重要影响。

当然,古代礼制及其法律有其历史局限性。如果一定要将古代礼法和现代民主法治比较,认为德治不如法治,那只能说明自己缺乏历史意识和时间观念。

第三,儒学是道德学和政治学,并非分科而学之科学,但又充满科学精神。《大学》以“格物致知”为先。中格物致知和儒经中开物成务、制器利用、备物致用、立成器以为天下利等等话语,都承载着强烈的科学精神。

《大禹谟》强调“正德,利用,厚生,惟和。”“利用”即利物之用,属生产和科技范畴。《易经系辞下》介绍了包牺氏、神农氏、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和后世圣人重视科技研究、物质开发以利益人民的事迹。从《考工记》可知儒家对自然科学和生产劳动的定位。

正因为儒家充满科学精神,古代科技水平超前,科技硕果累累。有人认为宋代是历史上格物精神最发达的时代。其实元代整体上政治品格固然不如宋朝,但论格物精神之充沛,科技方面的发展,比起宋代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天文历法、数学、农牧业、医药学、食疗养生学、地理学、建筑学等等方面,元朝无不成就辉煌。

关于儒家文化饱满的科学精神和对科学技术巨大的促进作用,东海《中华历史精神》第五篇《历史的动力》第三章《儒家促进科技》中有详细介绍,兹不赘。

据介绍,《剑桥科学史》(剑桥大学出版社1983)中关于“中国科学”一章,系统论及了中国人的阴阳五行观念和整体性观念、中国古代数学(数字系统、算术、几何、代数)、天文学、地球科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和农业科学以及医学,认为中国古代科学涉及领域之广大和深入,所取得的成果,都是不可忽视的。并特别指出中国的医学和中国科学的其它方面一样,达到了预防和治疗的很高水平。该书的结论为:中国科学在很早的年代里,就在许多领域中达到了等于或者超过1500年后欧洲的知识水平。

另外,如果将科学这个概念扩大一点,儒学也可以称为是道德科学和政治科学(社会科学)。我在《道德科学初论》中指出:

佛道两家作为道德学,认知有偏,科学性不足,可以用于修身,但不足以格物致知和齐家治国平天下。唯儒家对道德的认知最为中正,最富有科学性,是最好的道德学,名副其实的道德科学,用于指导人生实践、社会实践和科学实践,用于指导政治、制度文明和物质科技文明建设,都很妥当,都有必要。化用《中庸》的话说,唯儒家为能成天下至诚,为能尽己之性人之性和物之性。

综上可见,说儒门三漏,恰恰是作者学术有三漏或见识三弊,对儒家思想、精神及历史实践缺乏常识性了解,误解偏见多多,情绪意气深深。略懂儒学者,不难知其误。拙文仅对所谓的儒门三漏略作回应,余不一一。

其实,把标题换成佛门三漏,倒是恰恰好。正如老象所说:“佛教虽不弃世法而更重超越轮回之出世间法,对世间琐事幻法多无兴趣!”无兴趣自然就不会认真研究深入实践之。说佛家不明经济不能法治没有科学精神,纵释迦重来,当无可辩解也。2019-10-13余东海

附:儒门三漏
老象声明:1、此文不代表佛门意见——本人信佛只是初学,孤漏寡闻!还须老实闻思修也;况白衣不说法,绝对没资格代表佛教观;2、个人之见,仅从俗世之理观察推测;此文没资格代表他人,亦无意代表任何人;3、文责自负!个人试以另一名分——从文学批评家角度,越出专业范围,谈点印象式浅见。4、作者奉行“下笔作千秋想〞信念,此文仅为初稿,依网络发布与修定之便,日后还将修定不足与错误,或予定稿时附上驳斥批评指正此文的意见;5、反驳请依学理、举事例,重逻辑论证。胡搅蛮缠,扯离本文此三个论题,恕不奉陪!
小引
儒家自称为集入世法之大成、圆满无碍!无漏无缺!可唯儒独尊,以儒教包揽教化万民,由儒家一统天下治理人类社会,即可万世太平!是这样吗!?
看一个人、一个单位、各种部门,乃至种种群伙、团党宗派、政府与国别,既要听其言以析,更应观其行方判。空话与实际(实践),在究竟的真理之镜面前,真相终究会毕露无遗!
本文所说儒门之“漏”,指遗漏、缺漏;即有欠缺之意。
一漏:经济。
指社会经济政策及具体运作法规、具体操作措施等等。
无论是古代经济、近代经济、现代经济、从理论到法规、政策、操作细则,儒生对人类究竟有多少实际贡献?几千年中华史、似乎只有北宋朝一位杂儒(兼学别家)的王安石力推的变法值得一提!可惜,立即有以司马光为首的所谓“君子儒”以捍卫祖宗家法(即先儒礼制那一套)拉帮结伙成派,群起攻之!斥王安石搞变法的人为〝小人儒〞!拚命往死里整!极尽诬陷破坏之能事!结果宋帝国只好维稳混世,继续腐败,终于很快国破家亡!
如果说、这是儒生嫌当“国师”还不够,没获得最高权力施政而失败!(回避王安石变法失败之主因,出自儒学儒教儒生互相恶斗!)那么,咱大中华分明给过儒家学派一次千载难逢的历史机会——当时众望所归的大儒生王莾,通过禅让获得最高权力当了皇帝,手握生殺予夺之专政大权发号施令,他所凭据的正是正宗儒家教理,其治理天下如何? 结果在经济局面上弄得全国一团糟!民怨沸腾官民俱闹起义军,很快江山易主,王莾也人头落地。
儒门擅长空谈义理,但落实到实际操作层面,儒生多傻眼;唐大诗人李白对此看得清楚,故有诗曰:〝腐儒谈五经,白发死章句,问以经济策,茫如堕烟雾。”
小结:儒家重法先王,故四书五经之类,开不出推动社会发展的经济理论、经济制度、经济法规来。
二漏:法治。
指社会管理依法治理、限制权力为非作恶的一整套社会治理的理论、法规、政策;以不断限制强权恶政,最终将权力关进笼子,公开让民众围观监督!以体现人类文明实质性的发展进步。
这一条,千年中华政治治理,一向为儒家学派主统。而众多儒生之作为,有何贡献值得一提?!相反,令人失望与绝望!乃至罪迹历历可数!千年以降,陷我华族总是五体投地为皇家奴才官家奴仆,为强权役使如牛马,被威权呼召似猪羊,苦难不绝!儒家儒教,岂不当负主要罪责!!!——全部罪责推给儒门,当然也不合理。
儒生若不思如何限死君权、制死种种个人、或团伙性的独裁式强权、威权、霸权、恶权,却口口声声大谈“治国平天下”,真该掌嘴!
小结:儒门四书五经,开不出文明进步之法治 ——将权力关进笼子里。
三漏:科学。
现代科学己经证明:天人合一不是科学;阴阳五行不是科学。不是科学并非说它不对不行!天人合一与阴阳五行并不是迷信,作为一种认识论,天人合一与阴阳五行等可以作为一种文化观念,解释自然人生许多现象;但却不能对之迷信,什么都往上套!
科学须有三要素:一、科学目的。即发现规律(自然、社会、人生发展,都有规律);二、科学精神。一为质疑。即权威或既定的一切;一是独立。不迷信他人与旧说,独立研究创获新知。三、科学方法。一为实验、实证。依观察所得验证,尊重事实;二为演绎的计算,注重量化;三为形式逻辑推理;强调学理化的逻辑性思维方式。离开这三要素、都不是科学。(可收看最近风行网络的华藉天文学家、天体物理学家张双南博士惊醒中华学人的演讲视屏)
现代科学标举的三要素、儒教都没有!中国传统文化也没有——春秋时期是否有某些因子?却因斥为奇技淫巧,更因独尊儒术导致科学精神的缺失;据张双南博士揭示并承认:中华文化在科学原理上对人类毫无贡献!500年来对于人类现代文明进步的科学发现、发明、创造,竟一片空白!
小结:儒家重法先王、一向保守;其所据之四书五经开不出科学三要素,更开不出现代科学。凭儒门四书五经,能搞科学发现与发明推动人类社会文明进步?
最后说一句:儒门之儒教,当然是文明社会需要的好东西!儒家教理对于当今现代社会、乃至未来的时代亦不可缺!但明明没有,就别比七比八了;与其言过其实,何不堵缺补漏、取信于人呢?20191013即兴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