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孙丰是也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2019-02-06 22:09:19  [点击:2797]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所以政治安全和意识形态安全,全是中山狼们要吃人要吮血,为防止被吃的
人的奋起反抗而制造岀的镇压人民的借口。

政治是人的后天存在所“习得”的领域关系。关系又不是实存物,仅是物与物的联系。关系只可被思及不能触及——此可证关系不是实际而是空的。空无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还要安全干么?既然空无又何来的安全要求?

我们就要问共产党,你们那嘴是用来说理的还是用来放屁的?

“政治安全”是能把政治拿来垫屁股的那些人的安全!因为——

只有借了“政治”之“名”,才可能把“政治”垫到腚底下。

只有借了“政治”,那些人的安全才能借政治之“名”来自我神化,只有神
化到超然世界之上的地步,才可能得心应手地放肆地镇压民众!

所以政治安全就是超越常人的“安全”的安全。是压倒一切人的安全的安全
!压倒一切的安全就是任意剥夺他人的安全,只有剥夺他人的安全他们才能感到自己的安全!所以根本不存在什么政治安全和意识形态安全。

至此须澄清到底什么是政治?

在上已给出“政治是因人的后天存在所“习得”的关系,关系所涉及的仅仅是“性质”。须回答的是:什么品质的性质?答曰:政治关涉的是正当、正义或公平。因人人都是类中的一个分子,所以正当、正义、公平当然而然的属之人人,而非属之一部分人。

政治之做为社会关系,就是通过正当和正义这两种手续,来保证人人都能在社会联系中得到公平、合理的对待的建筑设施。

省部级干部研讨班所强调的“底线”,却是——为了保证能把政治垫屁股底下的那些特殊个人的安全,而牺牲所有国民的安全,以成全这帮匪徒流氓的安全,别的一切人的安全就统统忽略不计、在所不惜,说砍就砍说杀就杀。此就是习产党的省部级干部的行动的底线!

为什么说政治和意识形态都不需要安全呢?

答曰:因政治仅是人际间的领域关系,关系不属自然界,是绝对空无,空无既不吃也不喝,没有生命性,凡没有生物生命性的都不存在安全问题,所以政治安全和意识形态安全就是用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名义来吃人的理由。

人是“能意识”的存在物,不是“意识形态存在物”!

此言的前半句揭示出意识只是人的能识别的能力,识别的功能仅仅是把被识别的对象转化成意识中的观念。意识中的观念是由对象的剌激作用所造成,所以观念的形态就是对象原有的形态。对象对人脑的剌激并不能使观念另有形态。

在只有人是“意识形态存在物”这个前提下,才开能有“意识形态的安全”。因意识内只有被意识的对象对意识的剌激所留下的关于对象的观念,且也只有这么一个观念,根本不存在安不安全的问题。

因意识只是人的能力,能力的功能仅是去意识,只能保证它触到的是什么,输入进大脑的印象还是什么。因意识输入进大脑的是关于对象的印象。对象的印象永远授之于对象的剌激,对象的剌激所生成的观念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对象的,不可能有异于对象的形态。所以说从来不可能有意识形态的安全这个问题。

意识形态上的安全必须以输入进大脑的,关于对象的观念不同于对象的条件下才有可能。

也就是说只有习近平的照片所照的根本不是习近平,才有形态上的相异!请栗战术或王沪宁或王毅拿相机为习近平照像,看看会不出现照片与对象在形态上的不相同一?这是科学上的而非逻辑上的不同,照像这个行为和被照的对象(习近平)都是实际,不是形式。其可靠性只受实验工具与实验程序所得结果的支持。

人不是“意识识形态上的存在物”,哪来的意识形态上的安全?所以“意识形态安全”纯是那帮把政治垫到腚底下的流氓、强盗所扯的任意镇压国民的.借口。只有有了这个口实,他们才能借着这个口实去镇压那些能独立思考的清流或正派的国民。

“意识”所揭示的只是——看到山便把“山”意识成“山”,看到山上的狼便把“狼”意识成“狼”……看到水便把“水”意识成“水”,看到水里的鱼便把“鱼”意识成“鱼”……看到人便把“人”意识成“人”;看到慈善的人便把“慈善的人”意识成“慈善的人”,看到恶毒的人便把“恶毒的人”意识成“恶毒的人”……意识之做为能力,仅只是看到“什么”所意识到的就“还是什么”。因被意识的对象既可能在身外,也可能在身内或心内,但只要被意识的就一概是对象。只要是对象,进入到意识的就只是对对象的反映。进入意识的观念与被意识的对象不可能有差别。

此一关联就是纯粹意识。

意识的对象与反映对象的观念永它不会相异,所以也不可能有什么安不安全的问题!因对象与观念是同一的和全等的——哪有自身不与自身相等同的事,怎么会有不安全?所以“意识形态的安全问题”是一个的命题是骗术。

思辩形态——

形是形状,如三角形、棱形、平行四边形、正方形……态是状态,如大小、粗细、固态、液态……也就是说“山有山貌,水有水样;陈丕斯是陈丕斯的样,范冰冰是范冰冰的相……这些例子也可让我们一槌定音为——形态只属于对象不属于意识。形态既不属于意识,意识又哪来的形态性?非说意识有形态性,那形态也是来自被意识的对象或领域,.不来自意识——文学艺术有文学与艺术的形态性,地理学有地理的形态性,天文学有天文的形态性,医学有医学的形态生……理论有理论的形态性,日常意识有日常意识的形态性……意识上的形态性来自被意识的对象或领域,不来自意识。意识是内在的能力,全类无差别。但意识形态说的却是差别性,习娃子连这点都分不清。

意识就是把山意识成山,把水意识成水……不论是习近平,还是习近平他爹或他爷,他爷的爷,他老老爷爷的老老老老爷……直追到他姓习的始祖;也不论是汉人或是美国人或俄罗斯人……都把水意识成水,把山意识成山……水与山的不同是对象或领域本来就不同,不是意识上的不同!意识是全类共一个呀,全犀一个哪来的形态性?形态揭示的是相差异。

儒家是儒家,道家是道家,墨家是墨家,名家是名家……不错,战国时期有势力的学派都可窥到形态上的差异,可他们的不同是学说出发点或内容上的,是领域的不同不是意识的不同。说到底还是研究科目或对象的不同。意识所指是人的能识别的能力,人的能识别的能力全类是同一个,哪有形态上的不同?没有形态上的不同,又哪来的意识形态的安全?

只有老孙说的“意识形态的安全观”才入木三分,凿穿洞壁,字字透骨。共产党若不服,咱在公共网上一辩,来一个敞开的批判如何?

共党和习近平说的实际的“中美间的意识形态交量”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其实那是因任何物都属之某种或某类,不属于种或类的物是没有的。物只要属于某种或类,物的分子在性质上就无差异,无差异就是普遍与必然的——人类的任何个员的意识都是同一个,都仅仅是把对象印象化,并不能使印象与对象发生形态性变化。此是纯粹的意识,即是欧美国家的意识。是无形态的纯意识。见山只能是山,见水只能是水——纯意识获得的观念没有改变对象的原有形态。因为纯意识是意识能力直面被意识的对象,是建立在经验之上的。

意识要有形态,必须在意识能力与被意识的对象之间充加一环节,意识能力透过这个环节不再是直观对象,才能使观念具有了形态。比如意识能力透过“共产主义”或一切信仰,一切宗教来观对象,对象留在意识里的印象因增加了中间环节,从而就使观念不同于对象原有的形态。

我们可以抗战为例在经验的角度內来证明这个问题——

日本的靖国神社对侵华战争日军的死亡人数有精确的统计:死于国军之手的是318883人,死于苏军之手的是126607人;死于中共百团大战的302人,死于平型关战斗的167人,死于38年晋察冀秋季扫荡的27人,死于40年春扫荡的11人,死于115师陆方突围战的16人,还有一些零星死亡的,总计死于共
军之手的851人。此统计与国府抗战的档案记载相一致,也与苏军二战统计相一致。老孙说这个统计就是见山意识成山,见水意识成水的纯意识。不是有形态的意识。

彭德怀的百团大战报告讲话,林彪和聂荣臻的战后给毛与军委的电报,也此大致相同,说到获多少被服、枪支,炸毁多少车辆,摩托车,歼灭鬼子的人数只说有百人左右;但林、聂向统帅部(即蒋)的报告却说成“歼敌数千”。他们为什么改口了呢?因为他们是共产党,共产党要证明自己也在抗日,就只好改口。

这事到了当近的习近平手里,他有机会阅中央档案馆的绝密资料,知道共产党从无真话,自己不只不抗日,且毛、周与李克农等还派范汉年与日军暗通曲款,夹击国军。面对二战纪念,共党实在是没脸面对国人与世界,他就提出说“共产党是抗战的中流砥柱”,而不谈实际作战和实际伤亡,习的这些
行为就是因在人的直观与被认识的事实之间,增加了共产主义这个意识环节而引起的对事实的形态上的变化。

意识能力直观事实,得到的是真正的关于上的观念,这叫纯意识。在意识能力直观的事实之间,强行塞上一个与关的意识环节,由与个环节是意识外的,却参入了意识,成为意识构成的要素,使观念多了一个意外的要素,结果就使意识有了形态性,有了形态性性的意识总是陷在纯正意识的对比中,这种比对造成了对有形态的特殊意识的威胁,才使有了形态形态的意识面临了安全的问题。

共产党惧怕国民一旦了解真相,怎么办呢?掩盖呀!所以习近平曾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消毁档案的建议,以免被清算时减轻罪责追查。这也是出于政治安全的一种举措呀。

其实习近平所以提出防黑天鵞与防黑犀牛,提出政治安全与意识形态安全,就是因人的意识只是用来意识世界的,映于眼廉的是什么,得到的观念就是什么,即只要贯彻的是普遍性原则,就只有意识而没有形态。只有贯彻的是特殊原则才必然地造成意识形态。它要使特殊合法嘛,怎么办才能合法?就只有把特殊神化到超越的地步,别无他法。意识能有形态性就是一切贯彻特殊性制度者必须的神化的结果。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