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老王社长 台湾“军政府”总召高将军把我的这篇收在《论台湾》一书   2018-12-03 17:40:29  


作者: 老王社长   恢复中华民国国号,才是解开中国和平统一死结的唯一出路 2018-12-03 17:41:26  [点击:5506]
恢复中华民国国号,才是解开中国和平统一死结的唯一出路
----在威斯康星大学东亚系密尔沃基中国问题研讨会上的发言
(一九九七年七月)

王希哲

大家知道,自一九四九年以来,中国处於分裂的状况已经近五十年了。
这场分裂,是国共内战的结果。战争的起因,从国内方面来说,是因为中共领
导的军队和它控制的地区(即所谓解放区)在抗战结束时已经发展的相当强大。
中共的这个强大,到底是积极抗日的结果,还是借助抗日的名义,乘机发展自
己的势力准备内战夺权的结果,这是另一个很大的问题,这里暂时不去讨论他。
无论如何,中共的力量强大了,它就要求在战後新中国的政权建设中,取得与
自己的实力地位相称的一席之地。因此,它提出要建立一个容纳各党各派的民
主的联合政府。它声言只有实现了这个联合政府,才能真正实现国、共两党都
表示信奉的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思想。
共产党的这个主张,得到了当时美国政府的支持。

国民党则对共产党充满了疑忌,他们对过去两次与共产党的合作,共产党都
趁机壮大了自己感到很不甘心。他们那时还在实行训政。这是孙中山先生为分阶
段在中国实现民主而制定的理论。依据这个理论,国民党要依据三民主义对中国
人民施行民主训练,在建立起民主的基础之後再还政於民,因此,在训政阶段,
就必须要由国民党来实行一党领导,即一党专政。
这个训政从三十年代初就开始,国民党制定了《五五宪草》。本来只规定训政
六年,但由於中日战争的爆发和持久,这个训政也就延续到了抗战胜利後。

孙中山改组国民党后,国民党在组织上是列宁式的威权主义党,但在党奋斗
的基本纲领上,它却是一个民主政党。这里就有矛盾。国民党是打算在抗战後结
束训政,施行宪政的。但他们仍然坚持宪政的实施,也应该由国民党来领导。

这时的共产党虽然口头上也承认国民党的领导,但共产党的最终目标是要在
中国实现苏俄式“无产阶级专政”。基本的冲突之外,当然,也确实存在着个人
的心理因素,毛泽东作为一个充满了封建帝王思想的共产党领袖,不甘於永远仆
居於国民党之下,他千方百计要发展自己的实力以取代国民党,这就无法避免摩
擦。於是谈判破裂了,内战发生了。战争的结局,毛泽东在“结束国民党一党专
政,实行民主”的口号下夺取了大陆的政权,迫使国民党政权从南京迁移到了台
湾,并继续保存了中华民国的国号。

为了夺得政权,毛泽东是这样向全中国全世界人民作出许诺的。他对路透社
记者说:“‘自由民主的中国’将是这样一个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
都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他们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
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它将保证国
家的独立,团结统一及与各民主强国的合作。”

但是我们看到,中共在大陆建立政权近五十年了,它至今并没有实践它夺权
时向人民许下的诺言。相反,它代替国民党实行了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而且,
如果说国民党专政,它承认有时限的话,共产党专政它则说是要“永远坚持”下
去。这是两岸始终无法得到和平统一的最根本的障碍。

由这个根本的障碍派生,一个新的严重障碍又在近十年内在台湾发生发展了。
这就是台独运动和以台独为纲领的民进党走上政治舞台。

“台独”是主张台湾独立的。但依我看,它实际的发展有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一八九五年“马关条约”後到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前。由清政
府台湾巡抚唐景崧发其端的台独运动,其矛头是向着日本殖民者的,他们是因坚
持台湾属中国不可得转而求其次,面向日本要求独立的,独立的最终目的,则是
为了回归中国作中国人。这个斗争绵延了五十年,出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
如罗福星、余清芳、蒋渭水等。这个向日本殖民者争台湾独立的斗争,曾得到过
中国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支持。

第二个阶段是抗战胜利後到中共夺取大陆,国民政府迁台前。这个阶段虽只
有短短几年,但全部恶果都在此时种下。由於接收台湾的国民党军队及其主要负
责人陈仪带着一种征服的心态,对台湾人民实行了错误的经济文化管制政策和政
治高压政策,引起了不满和反抗,从这种不满和反抗中发展起来了矛头指向国民
党中央政府的新性质的(请注意,是新性质的)台独运动。

更加错误的是,共产党这时没有站在维护民族统一的立场,却从所谓阶级斗
争的立场出发,把这个矛头指向国民党中央政府倾向分裂的台独运动,鼓吹为
“反抗国民党法西斯统治”的争取“台湾人民自治”的革命运动,指示它的台湾
工委会,作为自己推翻国民党的借用力量加以支持、煽动和布署。由此爆发了所
谓“2.28起义”。

“2.28起义”或“2.28事件”,实质是共产党力量联合台独力量向国民党
中央政府实行的一场决战。为确保台湾,国民党白崇禧部二十一师登陆台湾,砍
下了狠狠一刀。这一刀对台湾人民的心理创伤是那样深那样重,至今无法平复。

匪夷所思的是,以後的几十年共产党在大陆竟每年还要大张其事纪念“2.28
起义”。

第三个阶段是两蒋在台湾的统治时期。五、六十年代,由於蒋介石的严厉
镇压,台独运动没有什么起色,七十年代之後,由於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被排
挤出联合国,两蒋先後开始对他们的统治政策作出调整,台独运动借助台湾民间
的乡土意识,地方情绪,又一次发展了起来。

值得注意的是,这时的台独运动,一支重要的力量即所谓“社会主义台独”,
便声称自己是中共的“友党”,希望得到中共的经济、军事援助,并扬言在台独
“革命”成功以後,与中共“从平等地位谈判统一”问题。据大陆的国民党(民
革)中央透露,现在的台独运动许多重要人物,包括现任的民进党主席许信良,
就曾是这一派的主要成员。

可见这时的台独,还没有忘记自己四十年代末与中共结盟的蜜月,还寄希望
於在反蒋、反中华民国的名义下,得到中共的支持。由此亦可反证中共对台独所
负的不可推卸的责任!

第四个阶段为李登辉时期迄今的阶段。这个阶段,人们都已目击能详,不必
多说。须要指出它的特点是,由於一九八九年中共不惮在全世界包括台湾的电视
屏幕的暴露下,肆无忌惮地屠杀大陆和平示威的人民,并声言它屠杀的合法性,
使台湾人民对中共的大陆政权产生了极端的恐慌,力求疏远自保。而後来中共的
对内对外一系列倒行逆施事件,使其在国际社会极端孤立。这就为台独运动提供
了极其广阔的政治资源。当年与中共暗相党与,假台独真反蒋的“社会主义台独”
,见此民心大变,也就顺水推舟,假戏真作,闹起真台独来了。台独运动由小团
体迅速发展为规模浩大的群众运动。民进党也发展为强大的在野党,并且离执政
已经不远了。

这就是中国两岸关系的历史和当前的现状。

为结束两岸的分裂状况,完成国家的统一,中共提出了“一国两制”的方针。
这对中共来说,比较原来的“解放台湾”似乎是一个让步。但它实际上是中共明
白他们的“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失败,除了紧紧抓住已有的地盘外,
这个制度已经没有任何进取能力了。这个方针表面上是进攻的,实际是防御的,
它不过企图在国家形式统一的表像下,把两岸分裂,人民分离的现实法律化,固
定化罢了。

但这个方针却要求两点:

1、取消“中华民国”国号,即彻底结束中华民国。

2、台湾作为共产党专政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

不必详加分析,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两条是根本不可能的。

中共在没有任何德政可以服天下人心情况下,企图彻底结束孙中山先生亲手
缔造的中华民国,企图让已经逐步走上自由、民主之途的台湾人民去接受一个专
制政权的国号,台湾人民无论如何不会愿意接受。中共自己明白,排除了武力,
“一国两制”,完全是空谈。但用武力,中共也必须先行政治改革,在大陆实现
民主化,以取得所谓“义正词严,吊民伐罪”的资格,它总不能在它国际形像很
坏的情况下去打,否则,它只能在国内外一片反对的浪潮中陷於崩溃。

台湾的国民党政府坚持着中华民国的正统。他们提出,他们不仅关心中国形
式上的统一,更关心中国在自由、民主、均富的原则上的实质的统一。最近,副
总统连战更把这个统一的方针提炼为“一国良制”,用以对立“一国两制”。这
个方针是正确的,积极的,有前景的。可惜的是,由於国民党的逐渐本土化,以
及强大的台独力量的牵制,他们实现这个正确方针的主动性却很值得怀疑了。

这个僵局怎样来打破?死节怎样来解开?有人提出用联邦制或邦联制的办法。
但实际上,只要大陆没有实行民主化,无论联邦制、邦联制也都是台湾人民难以
接受的。因为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只要一想到要与一个庞大的专制政权靠拢在一
起,在它的巨掌覆盖下,台湾人民总感到不安全,总感到害怕。别的路都是不通
的,看来,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在大陆励行政治改革,恢复中华民国的国号,
有如一九四九年前一样,在一个中华民国的国号下,北京政府与台北政府协商。

现在企图彻底结束中华民国的,只有两种人,一是中共,二是台独。中共的
目的是为了“统一”,台独的目的是为了台独。

中共企图结束中华民国以达到统一,上面已经说过,除了战争之外,无路可
走,而台独的结束中华民国以走向台独,从而引发战争却不但是可能的且已经很
紧急了。可以说,中华民国的存亡兴废在今天已关系着中华民族或统一而和平,
或分裂而战争的最终命运。

大陆人民,除了极少数的“革命利益”垄断者,是不会在乎中华民国国号的
恢复的。因为这个国家本来就叫中华民国。台湾人民则不同。中国的清政府割弃
过台湾人民;中国的内战和分裂,白色恐怖和“中国”的飞弹恫吓在在都伤害过
台湾人民,台湾人的“中国情结”已经十分薄弱,台湾人普遍不愿承认自己是中
国人已是不争的事实,恰恰是“中华民国”成了一个台湾人无论走到哪里,还能
勉强记住自己是“中国人”的最后的,最重要的政治符号。抛弃了这个最后的符
号,用武力的逼迫要他们接受另一个遥远的,陌生的,恐怖的共产党“中国”符
号,来记住自己是中国人,这是可能的吗?

如果中共今天能认识到这一点,抛弃党派私利,以民族大义为重,毅然在大
陆恢复中华民国的国号,那么,两岸统一的死结将在一夜之间变成可以通通得到
解开的事情,台独领袖们用以主张台独,并在国际上产生影响和误导的一切借口,
都将失去效用,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未统治过台湾”:“中华民国仅仅是
一个虚幻的大中华国”:“台湾实际早已独立”等等。而中美关系几个公报中,
关於如何解释并和平解决“一个中国”问题的全部困扰,都将消弥於无形。

但是,人们会问,这对於中共来说,是有可能的吗?我反问:如果形势的发
展表明,中国的和平统一,只可能在中华民国的国号下完成,没有别的出路,那
么中共是否会顽固到为了一党之私,宁可战争也不顾民族大义呢?我想,在国家
和平统一历史使命的压力下,在国际各大国现实政治关系的逼迫下,中共是可能
改变的,它负不起由於它的专制而导致中华民族最终分裂的历史责任。

其实,深究一下,中共接受在大陆恢复中华民国国号也不是完全不可思议的。

1、联合国宪章的签字国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国号在国际法上更加具有正
统性,法理的延续性。

2、中共素喜称道自己为孙中山革命事业的继承者,是孙中山的最忠实的学
生。中华民国是孙中山先生缔造的。恢复中华民国国号,正是顺理成章。

3、中共在夺取大陆政权时反复宣告,他们“革命”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
“名符其实的中华民国”。中共甚至在国共合作宣言中向国民党发誓:“承认孙
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为今日中国之必须,本党愿为其彻底的实现而奋斗”。中共
虽从无信守诺言的传统,但其诺言铁案既在,人民便终有要求其兑现之权利。

4、毛泽东本人亦曾後悔改掉了中华民国的国号,这使他平白地丢掉了孙中
山的巨大政治遗产和精神优势。而所谓“人民共和国”是照搬苏联卫星国称号的
产物,是对苏“一边倒”的历史遗迹,即从民族主义的立场来看,它并不光采。
邓小平也提出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未必不可让步的想法。既然如此,恢复
中华民国国号以达和平统一当然是最佳选择了。

所以,我的结论是:只有在大陆恢复中华民国国号,才有可能消除各种障碍,
实现国家的和平统一,无论是联邦制,邦联制还是什么别的“良制”。当然,这
需要海内外中国人的共同努力。

一九九七年七月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