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苹果   耍嘴皮子卖膏药的江湖郎中曹长青 2018-06-09 13:43:26  [点击:1310]
本人写了《曹长青为谁辛苦为谁忙》,意犹未尽。查了资料,觉得曹长青很懂得作秀包装,自我贴金,自欺欺人,沽名钓誉。

曹长青出国后,曾在个人简历,文章,演讲和政论节目中大势吹嘘,把自己夸耀成敢于向邓小平叫板,在媒体上公开要求邓小平下台的人物。傅国涌的《回到1986年“深圳青年报”的言论》还原历史真相:



1986年“10月21日,《深圳青年报》头版头条发表钱超英的文章《我赞成小平同志退休——与微音同志商榷》,成了“爆炸性新闻”。一周后,又在头版头条刊出《本报“我赞成小平同志退休”一文引起强烈反响》,并配发评论《人民应有议论领袖的权利》(许国)。”

http://blog.caijing.com.cn/expert_article-151422-23487.shtml

傅国涌认为:“这些大胆的言论在当时能公开发表有特殊的原因,邓小平有意推动政治改革,胡耀邦在台上,中宣部长朱厚泽提出了著名的‘三宽’(宽容、宽厚、宽松)”。当时曹长青只是副总编辑,没有最后拍板权。

薄熙来父亲毁掉《深圳青年报》(曹长青)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aochangqing/caochangqing-04122012093412.html

曹长青在自由亚洲电台说:钱超英的《我赞成小平同志退休——与微音同志商榷》“文章发表后各界反映很好,包括深圳市委领导都赞扬我们思想解放。于是我写了篇《本报“我赞成小平同志退休”一文引起强烈反响》的报道,又是发在头版头条”。

由此可见曹长青代表编辑部写《本报“我赞成小平同志退休”一文引起强烈反响》,是在得到深圳市委领导祝福下的顺风而为,并非冒险。因此曹长青在《政经看民视》及《长青论坛》中,周而复始,不厌其烦,刻意形塑自己当年在中国如何挑战中共,要求邓小平下台,因文肇祸,成了政治异见分子,受到迫害而到美国,乃夸大不实之词。

事实胜于雄辩,1988年曹长青获得中国政府“恩准”,持中国护照自费到美国留学。由此可见曹长青当时并非真正意义的异见分子。若非发生天安门事件,美国政府发给1989年6月4日到1990年4月11日之间在美国停留过的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绿卡,曹长青根本不符合资格得到梦寐以求的美国身份。



尤甚者,根据民阵陈景圣推文,曹长青是由时任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负责人王炳章做经济担保,才得以自费到美国留学。



若无民运领袖王炳章雪中送炭,曹长青可能无法赴美,命运将改写。古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看到曹长青过河抽板,不但与民运划清楚河汉界,还以怨报德,极尽鄙视、攻击之能事,能不令人心寒?

最近,曹长青为了附和郭文贵,声称他在美国三十年从不参加任何海外组织,是自外于民运组织的个体,根本是不尽不实之词。1989年6月26日,被称民运人士的曹长青与民运人士汪海涛,LU XIJING 一起创办美国加州民运报纸《新闻自由导报》,声援六四,这实质上就是参加广义的民运组织。以下为加州政府的登记记录(可公开记录,下同):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genelibrary71.txt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新聞自由導報

近在2018年,民视超高薪名嘴曹长青在民视老板主导的台湾喜乐岛政团的成立过程中扮演积极参与的骨干角色, 曹长青还在228成立大会上发言: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喜樂島聯盟



窥豹一斑,曹长青自称在美国三十年从不参加任何海外组织之说可以休矣。曹长青和郭文贵一样,撒谎不必打草稿。



曹长青随郭文贵起舞,痛斥民运骗捐。广告云:“要刮别人的胡子前,先把自己的刮干净”。

网上有人如是评论曹长青,姑妄听之:

“上次他大骂吴征作假时,我就指出他自我炫耀的假造《人民日报》案。如今他指责《北京之春》接受捐款事,却绝口不谈他当年办《新闻自由导报》时的经费来源。而且他本人也曾亲赴台湾找钱。

可笑的是,曹长青在此文中耻笑《北京之春》没能拿捐款买房子,是为腐败。可见他并不知道捐款的使用不能违背捐款者意愿。如果《北京之春》拿捐款买了不动产,甚至靠炒房地产发了财,那才是地地道道的非法和腐败。国内贪官的腐败,挪用公款用做它途是其主要手法。

当年曹长青离开《新闻自由导报》之后,该报经费立刻捉襟见肘,而从来未闻曹长青在寸土寸金的纽约有生活消费之忧。没准他就把当年找来的捐款买了不动产发的财。”


http://bbs.creaders.net/politics/bbsviewer.php?trd_id=29671

闪光的东西未必是金子,曹长青擅于化妆,道貌岸然,常常抢占道德高地,居高临下训斥他人,自以为是真理化身。其实,曹长青是否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网上早已沸沸扬扬:



http://blog.dwnews.com/post-811026.html

在六四后,曹长青与常造谣惑众,声名不好的《间谍》杂志合作,在美国伪造《人民日报》运入中国。为避免法律责任,假《人民日报》英文题头的“People's”换成“Peking”。假《人民日报》中的民运内容司空见惯,只是把文章标题改为符合中共语境。报纸标题赫然有“五百名共产党员向党的生日献礼”,内文却是五百名自称中共党员的人集体宣布退党并同时申请政治庇护。

美国入境申请表若承认是共产党员,不能入境。这五百名自称共产党员的之所以可以入境,原因在于入境时虚报,或根本不是共产党员,宣布退党目的在于申请政治庇护。至于这些人是否共产党员,美国官方无从查证。

有人明察秋毫:



显而易见,曹长青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有造假助人政庇,欺骗美国政府之嫌。不知道曹长青有没有丰厚广告收益?



曹长青在美国读书不成,没有得到任何学位。根据何频说法,1990年3月至1992年9月,黑龙江大学中文系毕业的曹长青担任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访问学者和夏威夷“东西方中心”文化与传播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http://caochangqing.com/gb/newsdisp.php?News_ID=551

我觉得这蛮像在当年特殊政治氛围下,美国政府对民运公众人士的照顾。在美国政府没有最后决定发六四绿卡前,曹长青有可能以主办声援六四的《新闻自由导报》,加入民运组织为由,申请政治庇护。

曹长青结束短暂访问学者生涯后,如此介绍自己的谋生方法:“好在我已经习惯、也喜欢写政论文了,而且在有限的华人世界,靠中文写作居然可以生存,并且状况比前辈的、其他国家的所谓流亡作家要好很多。”

其实,曹长青心里明白,美国华人要靠笔杆子谋生有如蜀道行,难以上青天。曹长青赖以生活滋润无忧的真正原因在于长期支持深绿,获得义务与权利均衡的丰厚资源。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曹长青曾威胁民进党,忽悠独派,力挺中共新宠毛粉柯文哲,而今批判柯文哲又成了曹长青牟取超高名嘴通告费的资源。曹长青对柯文哲的“批判”,正是他的真实写照。



曹长青曾发表评论《台湾经费和民运腐败》,合理推论曹长青应该也有拿台湾资助。独派名人傅云钦批评曹长青在绿营中永远是吃西瓜偎大边。




http://mypaper.pchome.com.tw/zygc/post/1304425325

虽然曹长青一路对陈水扁不离不弃,可是,在后陈水扁执政年代,陷入国务机要费风暴,权力虚化,资金被冻结。在2008年民进党总统提名中,陈水扁属意苏贞昌,曹长青毫不犹豫地支持绿营大金主辜宽敏的选择,写了很多文章,力挺游锡堃,相当识时务。

王丹与中国时报红顶商人蔡衍明因六四争议结怨,曹长青竟然应邀为他平素痛斥,“羞与为伍”的中国时报,就王丹疑似生脑瘤事件写评论赚稿费,唯利是图,没有不食周粟的风骨。

蔡英文作为民进党主席或总统,接受批评和质疑乃民主政治应有之义。可是,曹长青评论蔡英文往往会立场先导,恨屋及乌,不成比例的非理性情绪化攻击。例如,曹长青反对蔡英文选总统的理由之一,是穿裙子的不适合当总统。曹长青反对蔡英文当总统的另一理由,是她毕业于伦敦政经学院,“那所学院是‘社会主义经济学’的大本营,熏陶出很多满脑子社会主义思想的左派领袖。像印度经济长期落后,就因为其开国总理尼赫鲁接受伦敦经济学院那套社会主义想法,把印度经济国营化、社会主义化,最后全国贫穷”。这是诛心之论,蔡英文当选后,固然执政成效不如人意,过于保守,但台湾没有经济国营化、社会主义化。



曹长青的评论包赢不输:例如印度国大党选举失利,曹长青认为左派不得人心;该党若在选举中胜出,曹长青欢呼印度民主的胜利。这有如其膜拜的郭文贵,委内瑞拉总统选举有无变天,统统是战神的胜利,不容置疑。

2008年,曹长青发表《中国留学生为什么如此疯狂》,其中提到中国人是“群体主义下的‘蚂蚁’”:“他们个人的自尊、荣誉、自信等等,都要依赖群体和国家、建立在民族和集体荣誉之上。没有了那个国家、种族、群体,他觉得自己就像蚂蚁一样渺小”。

http://www.epochtimes.com/gb/8/5/8/n2109567.htm

曹长青有本书《理性的歧途——东西方知识分子的困境》,声称知识分子要有为有守,不是随当政者或主流起舞,必须具备有为有守的勇气,而且要把自己的意见明确表达出来。



今天,曹长青却对蚁后Sara训导下的小蚂蚁们对蚁王郭文贵的顶礼膜拜,唯命是从视为理所当然,甚至唾面自干,甘于当在郭文贵鞍前马后殷勤侍候的大蚂蚁。在“战神”脚下,曹长青忘记了他自称信奉个人主义,反对任何形式的集体主义。从曹长青“无为无守”,随郭文贵起舞,对小蚂蚁现象选择沉默,可见他是为了利益可以朝秦暮楚,欺世盗名,挂羊头卖狗肉的江湖郎中。他那些声嘶力竭,“义正词严”的表演,根本是政治戏子忽悠公众的拙劣秀。

曹长青自称新保守主义者,即自由主义右派的变身,强调的应是自由,民主,人权价值。可是,曹长青在郭文贵现象中却反其道而行之。





奢谈自由,民主,人权价值的曹长青,却大放厥词,怯于面对质疑,蛮横拒绝理性互动。被质疑的时候退缩无非是对自己立论缺乏自信,或者被人察觉逻辑上的漏洞,拉黑理性对手更是彰显自己的无德无能。

百合所言一矢中的:

“嘴炮民主贩子曹长青
在“自由派”与“封建专制霸权”
两极之间
游刃有余、摆荡自如;
嘴阔吃四海、无耻走天下”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6-12 18:17:0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