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萧峰   帝国主义在香港——闲聊帝国主义之三 2018-05-17 06:15:16  [点击:596]
帝国主义在香港——闲聊帝国主义之三

很多中国人将香港当作英国的殖民地,其实这是一个错误的观念,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英国的海外领地。香港从来就是自认为是中国人的人群居住的地方,英国人在香港虽然是统治者,但人数从来就是极少的,而且基本上都是过客,也就是住上几年,做完一个任期就回英国去了,可以说基本上都没有移居香港的念头,更不用说让子子孙孙都做香港人了。这跟开拓北美殖民地的英国人是完全不一样的,即使跟来到上海的英国人也是不一样的。最重要的一点,最先来到殖民地的殖民者一定是民间机构,又或者干脆就是个人和个人结合的团体,决不会是官方的机构,而最先来到香港的英国人,大都是英国官方派出来的。

还有,来到上海的英国人至少是要在上海做生意的,但来到香港的英国人,甚至连在香港做生意的兴趣都没有,生意是在广州做的,他们之所要得到香港,完全是出于对林则除的恐惧,林则除曾经把他们扣押起来,还断水断粮,好在有一个敢做敢当的义律,他们才逃过一劫。有了香港之后,他们的担心就放松多了,因为只要有个把人逃到香港,后再来一个林则除第二,又把他们给扣押起来,就可以招来一支皇家海军拯救他们没有来得及逃跑的同道。所以,香港一直是被当作皇家海军的临时基地,主要是补充淡水的其它物资的临时基地来经营的。所以,将香港当作殖民地无疑又是中国人为了能驱逐英国的统治者,认为“殖民地”这个被列宁党污名化了的名词有助于他们达到目的而硬帖在香港身上的标签。

但是,香港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标本,一个帝国主义的标本,通过香港来认识帝国主义会使很多的混沌得到澄清。

英国对香港是没有任何的强制的,即使是英国人认为极端不道德的习俗,也任由香港人保留,最典型的无疑就是纳妾,还有就是妇女裹脚,只是香港原本就很少有裹脚的女性,这是因为香港不是什么富裕的地方,没有什么千金少姐,女性大多是要干活的,小脚女人,除了生小孩之外,也就干不了什么活了,这样的女人是嫁不出去的,谁家也没有太多的余粮来奍不能干活的人,所以这方面就不如东亚的北部那么显眼了。

纳妾也就肯定避免不了妻妾争夺遗产的问题,这就是帝国主义的另外一个主要的体现,对这样的事,英国人会说:只要跟英国人无关的纠纷,你们华人自己解决,我们英国人是高尚的人,做不出纳妾这样不道德的事,妻妾纠纷这样肮脏的事情,还是由你们这些不道德的华人自己来处理吧。

但是,问题还是会有的,如果一方认为处理得不公平,那又如何申诉呢?申诉到英国人那里,英国人还能不管吗?你们英国人可是统治者啊。可是英国人就是有办法不管,他们发明了一种能够继续摆脱华人的做法,那就是任命几个太平绅士,由这些太平绅士来受理华人间纠纷的申诉,而太平绅士一般都是被认为德高望重的土豪,在本地都很有影响力,在他们出面后,即使还不服也不敢再闹了,因为如果再闹,以后就在本地就没法混了。

这样,就造成了一个后果,如果哪个家族出了一个太平绅士,那个家族不仅立马蓬荜生辉,而且还会在与其它家族的纠纷中占很大的便宜,而这个太平绅士的头衔又是英国人赏的,于是民间便出现了向英国的靠拢的趋势,要跟英国人靠拢,自然要用英国人的语言,而且还要有英国人的习惯法,这样一来,英国的秩序就在香港自发地生根了,英国没有使用任何强制的手段,秩序的漫延完全是自发的。

随着香港华人跟英国的交往的持续和深入,华人越来越意识到英国人的统治是远远优于大清统治的,虽然大清的统治对他们而言,也还算宽厚,因为香港地处帝国边缘,皇权再专制,到了边缘,效力也会大大降低。原本是为了家族利益才巴结英国,慢慢地变成了心悦诚服地向英国人学习。学习的时间长了,政治智慧和政治德行都有了很明显的提升。

漫长的十九世纪在远东却是短暂的,随着二十世纪的到来,帝国主义也已经接近它的末日了。这时,东亚出现列宁党的危机,邻近香港的广东,成了列宁党最为猖獗的地方,于是受不了列宁党迫害的广东士绅不断地逃到了香港,给香港人带来了列宁党的恐怖故事。这时,帝国主义的培养终于显现出丰硕的果实,香港人已经大大提升了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德行使他们很正确地意识到:能够保护他们免遭广东士绅那样命运的唯一指望,就是英国。同时他们也能明白,英国在香港的力量是不足的,因为它根本就没有好好经营香港,驻港的英军也不过是象征性的,最多管管治安,抵挡列宁党武装起来的国民革命军是没有可能的,这些英军的战斗力估计还比不上广州沙面的警察。而且他们还非常英明地预见到英国人是有一走了之的可能(以后在东亚内地的多个地方,英国人果然就是一走了之了,完全不顾当地那些习惯了跟他们打交道的本地人)。于是他们表现出坚决当汉奸的优秀人品,集合起来向英国人请愿,求他们不要走,并且在列宁党开始渗透香港,组织省港大罢工的关键时刻,宁愿不要工资也要帮助英国的维持港口的运作,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们还组织起自己的武装力量,准备跟入侵的列宁党武装开战。一个懂得拿起武器保卫自己的族群,本来是很有前途的,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确实令人遗憾。

正是这种坚决当汉奸的优秀人品使得列宁党不得不有所顾忌了,军事进攻香港肯定是要打着打倒帝国主义的旗号的,但首先面对的是坚决要做汉奸的香港本地武装,说起来还是有点政治不正确,毕竟不久前还把这些人称作香港同胞,再加上沙面事件(中国人称之为沙基惨案)又让他们有点过高地估计英国守卫香港的决心,最后还是放弃了收复香港的念头。

后来的香港为什么又变成了一个极度爱国主义的地方呢?一点也见不到当年那种优秀汉奸的风范。我估计应该是经历日本的打击,使香港人对英国的好感大大下降,另外,又有大量的列宁党进入了香港,这些列宁党是被另外一些列宁党打败之后逃到香港的。说直白一点吧:就是自称为国民党的列宁党被自称为共产党的列宁党打败后,便大批地逃到了香港,这批失败的列宁党已经没有底气再打出革命的旗号,打出三民主义的旗号,就只能打出民族主义的旗号,拼命地叫嚣自己是中国人。同时,由于胜利了的列宁党又受到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制裁,急需要一个出气口来维持与国际社会的联系,于是这两批列宁党又重新在爱国主义的旗号下找到了共同语言,重新勾搭在一起,胜利了的列宁党有一个出气口,失败的列宁党又了一个发大财的机会。当然胜利的列宁党本身也对香港进行了深入的渗透,成为香港的地下党。

在这批失败的列宁党的有效经营下,再加上帝国主义的消亡,当年那种坚决做汉奸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德行又很快地消失了。没有了政治德行的香港最终没能逃出列宁党的魔掌。对于东亚这块地域上的居民,基因里就严重缺乏政治德行,在帝国主义保护下艰难培养起来的政治德行,在失去帝国主义的保护后,很快就消耗殆尽了。威尔逊主义虽然合乎天理良心,但只能保护有政治德行的民族,台湾是可以的,香港就没戏了。

看到香港的过去和现在,就会明白帝国主义决不是坏东西,让我觉得非常遗憾的是:它的生命力实在是太脆弱了。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