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2018-05-16 20:07:07  [点击:633]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中庸》第三十一章说:

“唯天下至圣,为能聪明睿知,足以有临也;宽裕温柔,足以有容也;发强刚毅,足以有执也;齐庄中正,足以有敬也;文理密察,足以有别也。”

只有天下大圣人,才能聪明智慧,足以居上位而临下民;宽宏温柔,足以包容天下;刚强坚毅,足以坚定立场坚持原则;端庄公正,足以博得尊敬;条理清晰细致,足以辨别是非邪正。

本章说明了天下至圣拥有的五种道德能力,可称为至圣五德。聪明睿知,以本体之德、至诚之用而言。聪是耳无所蔽,明是目无所蔽,睿是思无所蔽,知是心无所蔽。临,居上而临下。以下四德,因事而用。

宽裕温柔,仁也,足以有容,容其所当容之众;发强刚毅,义也,足以有执,执其所当执之宜;齐庄中正,礼也,足以有敬,敬其所当敬之事物;文理密察,智也,足以有别,别其所当别。

这五德是儒家圣德独具的特色,非其它外道所能及,亦非佛道两家所能及。佛道极高明而未能道中庸,至广大而未能尽精微,故聪明睿知不足,不足以有临;宽裕温柔不足,不足以有容;齐庄中正不足,不足以有敬。至于发强刚毅和文理密察,更是望儒莫及。

佛教把我执、法执都视为妄执,强调去执,去掉对一切事物、理论、思想以及意见等的固执。允执厥中和择善固执,属于法执,无非妄执,在所必去。道家同样以无执为高明,把仁义礼法教化视为人生的累赘和人性的桎梏,强调无己、无功、无名、无情的绝对自由逍遥。

唯我儒家,足以有执。执,孔颖达解释为断决。孔疏:“执,犹断也。言孔子发起志意,坚强刚毅,足以断决事物也。”我以为不够准确。这里的执应解为坚守、坚持为宜。《洪武正韻》解为:“守也,持也。”《尚书•大禹謨》“允执厥中”,《中庸》“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都是持守之义。

佛道作为出世法,千经万论无不专注彼岸。它们对于人类文明,包括道德文明、政治文明、制度文明、物质文明、科技文明等等,并无理论关怀和实践追求;对于世间万物人生万事,并无深入探索研究的兴趣。故论及政治、社会问题,论及人世间是非、正邪、善恶、华夷、人禽之别,往往一团混沌。

唯我儒家,足以有别。文理密察,文,文章。理,条理。密,详细,缜密。察,明辩。文理密察,便是精义入神,自有明察秋毫的明辨能力,足以断决事物。发强刚毅则是义德,判断、断决属于智德,“文理密察,足以有别。”这就是儒智。


圣人值得人民尊重,人民也应该尊重圣人。正常社会,人民都懂德尊重圣人;反过来,人民都懂得尊重圣人,才是正常社会。以圣人之道即中庸之道为指导思想的儒家社会,特别中正和符合常道。如果全世界都信奉中庸之道,那就是天下归仁,就是全球大同之时。

德到至圣,可以配天;圣人为王,可建王道。《中庸》第三十一章接着说:

“溥博渊泉,而时出之。溥博如天,渊泉如渊。见而民莫不敬,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说,是以声名洋溢乎中国,施及蛮貊。舟车所至,人力所通,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队,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故曰配天。”

圣人美德广博深厚,时常表现出来。广博如天,深沉如渊。表现在仪容上人民无不敬佩,表现在言论中人民无不信服。表现在行动上人民无不喜悦。所以美好的名声广泛流传于中国,传播到边远地区。车船所到的地方,人力通行的地方,天所覆盖的地方,地所承载的地方,日月照耀的地方,霜露降落的地方,凡有血气的人,无不尊重和亲近,所以说圣人与天相配。

这段话介绍了至圣五德的政治功用和王道天下的美好光明。《尚书-大禹谟》记叙尧帝时代的文明盛况,可与《中庸》这段话参看。《大禹谟》说:“曰若稽古,帝尧,曰放勋,钦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

大意是,查考古代历史,尧帝叫放勋,为政敬慎明察,文明通达,宽容温和,诚然恭敬,能够礼让,光辉普照四方,达于上上下下。能够发扬美德才智,使家族亲和。家族亲和以后,又辨明百官优劣。百官优劣辨明以后,又使各族协调和顺,万民从此就友好和睦了。

帝尧就是天下至圣。其道德光辉自近而远,充满天下。这也是仁者无敌、王者无敌的最好说明。不是物质力量无敌,而是道德力量、文化力量、精神力量的无敌。“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谁忍为敌,谁能为敌,何敌之有。

圣人的神通何其广大乃尔。孟子说:“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圣人作为民族之魂,就可以说就是中华之神。2018-5-14余东海
首发于中国文化基金会公众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